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艺术坚守:把昆曲表演当成事业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0]
昆曲表演艺术家计镇华曾说过:“昆曲最好的观众在台北,最好的演员在大陆,最好的青年演员在北昆。”在2011年举办的全国昆曲优秀中青年演员展演周上,北方昆曲剧院青年演员的亮相就被评为最抢眼,文武各行当的主演几乎都是30岁以下的青年演员,整体实力不错。最近,北昆的29位演员又参加了北方昆曲剧院中青年演员折子戏展演,除11位中年艺术家外,参与展演的青年演员有18位。这些年轻的昆曲演员为何会选择坚守昆曲这门“小众”艺术,记者在新年之际探班北昆青年演员,了解了他们幕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成长困惑: 在学习中等待机会

金貂玉带加身,蟒袍披挂一新,《长生殿》马上开场了,此时的张贝勒紧张得手心直冒汗,他静坐着再在心里默了一遍戏。虽然同样的戏唱了几十遍,但每次上台,张贝勒还是很珍惜,因为上台的机会好不容易才能得到。

“昆曲男演员的成材率比较低,因为要面临变声的难关。”张贝勒说。主攻小生的张贝勒十五六岁进北方昆曲剧院时正处于变声期,因嗓子长期处于充血状态不能唱,剧院就安排他学习武生戏。“到了18岁,嗓子基本定型,可是我还是没有恢复。”他说。在大家眼里“条件不好、命运挺悲惨”的张贝勒却不想放弃,他找到上海昆剧团的蔡正仁老师,要学习蔡老师那套几乎没有几个学生能坚持下来的练声方法,开始了长达5年的“魔鬼训练”。每天两三个小时的发声练习,艰苦的练功过程中的很多事让张贝勒记忆深刻,比如练功练得练功厅周围的居民从开始时的愤怒到慢慢地习惯。“只知道这是科学的练声方法,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见效,就像赌博一样,看不到未来。”张贝勒说。

北昆近几年排出了不少新戏,人们每天都处于忙碌的状态,但焦灼的期望和等待仍一直伴随和考验着剧院的每一位青年演员。曾经,昆曲以“三小”戏为主,小生、小旦、小丑的戏最多,但现在丑戏不景气,为此,肖宇江在上学时本不愿学习丑角,后来老师划分行当把他划了过去。“虽然丑角总是戏中的配角,但学习丑角一点不比其他行当轻松。丑角从3岁小孩到80岁老人都要会演,所以学的就更多。”肖宇江说。现在,作为剧院的3位丑角之一,肖宇江每个月平均有五六场演出,一般都是给别人配戏。排一个自己能充分发挥的新戏,演一个真正属于自己创造的人物,是每个演员都渴望的。虽然现在北昆青年演员排大戏的机会越来越多,比如26岁的于雪娇进院5年来每年都有机会排演一出大戏,但更多的演员只能充当默默奉献的“绿叶”。

要从事艺术,当然要耐得住寂寞和磨练。多年来。对于“曲高和寡、知音难觅”的窘境,这群青年演员早已习惯。“很多观众对昆曲的第一印象可能是咿呀呀不知在唱什么,一开始听到观众这样评价时,总是很伤心。”于雪娇说。虽然这些年,缘于政府与社会的重视和昆曲界自身的努力,昆曲的青年观众正越来越多,但是对于这一剧种的前景,他们依然感到担忧。

生存压力: 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

北方昆曲剧院占地只有标准跑道操场的一半大,陈旧的四层办公楼一半空间用来办公,另一半是演员宿舍。院里还有个小剧场,台下的空间和舞台差不多大,多半当排练厅用。
西汶艺术网
记者采访于雪娇时,她正在平房宿舍里看剧本,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刚刚能放下两张单人床和两张书桌,房间里住着她和另外一位女演员。房间外挂满了洗好的衣服,时不时有演员吊嗓的声音传来。

而记者见到的另一名演员——刚从中国昆曲博物馆调到北昆的38岁的肖向平,住在办公楼里的宿舍,房间里暖气不足,在北京这个严寒的冬天,他在屋内也裹着羽绒服。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