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戏曲界的“女强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5]
二十多年前,以大口落子风格为主体的天津评剧院调进一位花派新秀。至今,我对当年《天津新闻》中播出“我市评剧院青年演员曾昭娟主演的《牧羊卷》受到观众热烈欢迎”之镜头仍留有深刻印象。时过境迁,“青年演员曾昭娟”早已成为“天津评剧院副院长曾昭娟”,那出《牧羊卷》也已改编为新版《赵锦棠》。作为“全国地方戏精粹展演”中代表评剧的一台剧目,天津评剧院《赵锦棠》演出效果之好出乎意料,现场气氛火爆异常。

是日与两位朋友同往观剧,我三人俱是传统戏坚定支持者,一致认为老戏根本无需改革。但面对只有改革方能获奖这一把控戏曲院团发展命脉的残酷要求及由此造成的无可奈何的现实局面,相对于那些被改得面目全非的戏,《赵锦棠》尚属于小打小闹,且保留了《牧羊卷》的精华,因此我们几个“顽固分子”倒还都可以接受。

《赵》剧舞美、灯光、服饰等方面的创新步伐较大,但基本属于以高科技手段为剧情服务。唯有女主角两件前排扣的褶子不伦不类,后半场牧羊、乞讨时所穿两件行头上也赫然绣着花朵…初衷大概是想给观众带来更多美感,但瞧惯了传统扮相的戏迷肯定觉着扎眼…
西汶艺术网
《赵》剧故事情节与传统戏一般无二,唱腔的改动大都在前半场——改编者还不糊涂,明白“赵锦棠跪席棚泪流满面”与“哭灵”两段的分量,任你怎么改都是不能动的。当二位主演唱到这两段的时候,台下真可谓掌声如雷。说句实话,《赵锦棠》之所以成功,很大程度上还是依靠的这两段经典。

作为为曾昭娟女士量身打造之剧目,新版《赵锦棠》从传统生旦对戏改为以突出旦角为主。曾女士将若干昆曲身段用到与朱春登分别处来表现夫妻二人依依不舍,在下感觉并不合适。“牧羊山”一场舞蹈化的圆场、卧鱼、碎步等技巧在传统基础上稍加夸大,倒还说得过去。但当晚不少天津戏迷特地赶来助阵,演到夫妻二人翩翩起舞处高喊:“漂亮!”曾女士刚跑半个圆场便大鼓其掌,实在有点捧过了~

曾昭娟女士的演唱技巧出众(让我们暂且放下有关“韵味”的讨论),快而不乱、慢而不散,字字清晰入耳。尤其“席棚”一场著名的“搭调”,对音准音色的掌握、气息气口的控制已极其成熟,在无乐器伴奏的情况下,给人以如泣如诉的感受,直击观众心灵。记得曾有人称李维康女士为“京剧歌唱家”,是褒是贬、仁智各见,但对其唱功无疑持肯定态度。据我看曾昭娟女士也属于实至名归的“评剧歌唱家”~

曾女士所戴之耳麦在网络上引发了一些争议:戏曲演员戴胸麦较普遍,戴耳麦我确实还是首次见到。但在演唱过程中,耳麦为美化声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手作用,况且并未特别影响人物扮相,故在下以为这真算不上什么罪过~

剧中另一主演剧文林先生饰演朱春登,前半场以小生应工,后半场改回老生。前半场展示了他边式的身段,后半场亮出他不俗的唱功,可惜因感冒而未臻完美,“哭灵”唱完嗓音便有些嘶哑了。

新版对“朱母”人物形象的修正值得称道。看老戏时,始终对朱母有那么一丝反感,这次通过减去表现朱母本能自私一面的部分细节,使人加深了对此人物的同情与理解。饰演朱母的夏霞是个很全面的好演员,“牧羊山”一场与曾昭娟女士配合出一组组优美的造型,不过其唱功并未得到充分发挥,如一家人相认处的“大悲调”,凭夏女士的条件绝对能唱好,因一切以突出“赵锦棠”为主而舍弃未免可惜。

剧本将老戏中可有可无的朱春科成功删去,但未交代宋氏因羞愧投井自尽的结局,对看惯了“好人好报、恶人恶报”的戏迷来说总会觉得少了点内容。瑕不掩瑜,《赵锦棠》对于传统戏《牧羊卷》的改编,尚属可取。

目前内行观众对于曾昭娟女士艺术之评价似乎贬大于褒,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不像花派了,二是不唱老戏了。在下也认为曾女士对花派唱腔的改革步伐过大,但曾昭娟很明显不愿意仅仅作为一名“优秀花派传人”而已,还想在发展个人艺术风格上做出自己的努力探索,因此才有了《三关明月》、《凤阳情》和《寄印传奇》。如今曾女士开始意识到平地起高楼之不易,掉头在传统戏中挑选能充分展现自身优势的剧目,总是件好事。反正还算欣赏曾女士艺术的我,在电视里都不曾完整地看过她那三出新创剧目,而《赵锦棠》若有机会还是可以再听的。

“全国地方戏精粹展演”为建国后首次举办的大型地方戏演出活动,故而经验不足,显得缺乏规范:入围者既有经典传统戏,又有新编历史剧,更有近代、现代戏。“三并举”使观众对戏与戏、剧种与剧种之间的比较无从下手,但所有入围剧目无疑都是经过多年舞台实践打磨出来的好戏。像我这样的传统戏铁杆粉丝,也去看了一场近代戏——重庆市川剧院《金子》。

身居京城,欣赏川剧的机会不多,然当代川剧界三大领军人物:四川省川剧院院长陈智林先生、成都市川剧院副院长陈巧茹女士、重庆市川剧院院长沈铁梅女士的舞台风采皆有幸领略过,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2005年,沈铁梅女士携《金子》及传统戏《思凡》、《阖宫欢庆》进京献艺,并出席中国艺术研究院为其举办的表演艺术研讨会。当时曾连看两场演出,对沈女士卓越的唱功与演技佩服不已,尤其这出斩获大奖无数的《金子》,居然被专家誉为“超越了原作《原野》”!看后深感名不虚传,沈铁梅塑造的“金子”确实是自《原野》问世以来最成功版本。时隔八年,沈铁梅女士再次把《金子》带到北京观众面前,又一次走进长安大戏院欣赏——能让我花钱看两遍的新戏、尤其还是近代、现代戏,当属凤毛麟角。

《金子》一剧出场人物仅六位,其中“常五”的戏份并不多、“白傻子”也基本属于串场人物。大部分时间,场上只有“金子”、“仇虎”、“焦大星”、“焦母”四个人物。这四个人物通过演员的精彩演绎紧紧地吸引着观众的眼球,两小时十分钟的戏丝毫没有冷场瞬间,现场始终笼罩于一种略显恐怖的压抑气氛之中。川剧传统绝活“变脸”、“藏刀”之运用恰到好处,“帮腔”的配合更起到锦上添花、推动剧情发展的作用,值得称道。
西汶艺术网
由沈铁梅女士饰演的金子无疑是该戏之灵魂人物。沈女士被业内誉为“川剧声腔第一人”,其清亮空灵的声音使人闻之便如临美丽的天府之国一般。而沈女士之演技更是堪称完美,不但成功借鉴了电影、话剧等现代艺术形式,还能巧妙地结合传统戏曲程式。难怪沈女士当年以《金子》毫无悬念地摘取“二度梅”,更使我对沈铁梅女士荣获“梅花大奖”的《李亚仙》充满着期待!

剧中其余五位演员平均年龄超过60岁,俱是陪伴《金子》走过十几年、几百场的老人,沈铁梅女士也已年近半百。如今在重庆当地演出,《金子》早就推出了“青春版”,此次受邀进京,大概便是《金子》原班人马的最后舞台呈现,于如此重要场合代表川剧得满堂彩谢幕,堪称圆满。

一周内连看两出风格迥异却同样精彩的好戏,两位女主角同样身兼院团领导与领衔主演之职,同样未因繁忙的行政工作影响到自身艺术创作,真真难能可贵。实则中国戏曲由名角挑班历来有之,将演员并不擅长的部分工作强加其身才是近几十年之“创举”,能平衡好二者关系的杰出人士少之又少,曾昭娟、沈铁梅当属其“二”。期盼戏曲界这样的“女强人”再多些!更希望从前那种主演担任团长只负责艺术事宜的模式重新回到现在的院团中来!果如此,方为戏曲人才健康发展之正路也!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