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茅威涛:不能因为一些人的坚持,让越剧变得越来越边缘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6]
褪华服剃秀发“变身”穷酸潦倒的“孔乙己”,卸水袖扬折扇让“化蝶”更为抽象写意;从精品新编的《陆游与唐婉》到原创探索的《孔乙己》,再到经典再造的《梁祝》……茅威涛率领浙江小百花在越剧改革创新路上从未止步,在沉淀六年、历经近6个月炼狱式折磨后,“越剧第一女小生”茅威涛又带着的新概念《江南好人》闯滩,并将作为第六届东方名家名剧月的开幕大戏,在3月21、22日献演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融合西方话剧和东方戏剧

1月13日,再度被问及会否担心外界的争议与质疑时,茅威涛已然变得从容淡定:“我这次是穿着‘防弹衣’来演《江南好人》的,我相信唯有通过了上海观众的考验,我们才算是真正‘突围’。”

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改编自德国著名戏剧家布莱希特话剧名作《四川好人》:神仙下凡寻访好人屡遭拒,惟歌伎沈黛收留。为表感谢,神仙送她小绸缎店,并勉励其继续行善。不料刁民恶商等轮番上门,兼之遭爱人欺骗,沈黛不得不数度易装,以表兄隋达身份出现。现实冷血的隋达最终被众人以谋杀沈黛罪名告上法庭。庭审现场,隋达无奈当众易装,露出沈黛面貌。

据悉,《江南好人》在保留故事梗概及大纲的前提下,编导将故事移植至民国初年的江南小城,串联以丝绸、织机、水烟、水牌、西装、旗袍等“江南”及“民国”元素,使用恰当技术手段,将之与布莱希特提倡的“间离”、中国戏曲固有的写意表现手段相互融合,呈现了一个颇具现代感的戏剧舞台。导演郭小男表示,要将布莱希特的作品移植到越剧中十分不易:“布莱希特的作品极具思辨性和哲理性,而东方戏曲故事通常是引发人情感宣泄的,要让习惯戏曲审美模式的观众自情绪中跳脱出来,带着思考性去看戏是种挑战。但若我们能在这两者间寻找到一个平衡点,就是种成功,起码能让西方人看到中国传统戏曲是可以站在世界戏剧平台上进行对话的。”

郭小男承认,《江南好人》或许并不能博得所有观众的欢心,但这没关系:“喜欢看老戏的观众,依然可以看我们的《陆游与唐婉》或是《西厢记》,浙江小百花在创新的同时不会丢失传统,我们始终在做传承的工作。只是也希望观众能看到越剧还可能有另外的表达,也能驾驭具有哲理性、思辨性的作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不因怕挨骂放弃越剧创新

在《江南好人》的首演过程中,舞台上的演员不仅身穿西装、旗袍,以各种具有民初风格的服装造型示人,而且口念完全打碎越剧韵白的台词,加入现代舞、爵士舞、说唱RAP,甚至每一场都会出现一位演员跳出故事,以第三人称代序剧情进展的表演方式。这一切观剧经验,都与观众既有的对“小百花”著称于世的唯美浪漫、古典诗化的表演方式的沉积大相径庭。

不得不承认以《江南好人》的标准来看,以往的《孔乙己》或是《梁祝》的探索步子都还只属于微调,而试图挑战布莱希特确实是种“冒险”。对于这样大跨步的探索,茅威涛直言并非是乱来,而是有着身为当代越剧人的思考:“如果我只是茅威涛,不是小百花的‘班主’,那或许只要承担个人的艺术得失,但事实上我不得不承担着剧团发展重任,也总要有人为剧种的未来寻找更多的出路。”

更为大胆的探索也意味着更多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对此,茅威涛早就调整好心态面对可能到来的疾风骤雨,她笑说:“说我扛起创新大旗也好,把我比作越剧界的切·格瓦拉也罢,这一路走来我就是被‘骂’大的,争议、质疑或是反对都不能停下我们探索的脚步。我只想说,若我们的创新尝试无意间伤害了那些认为越剧应该是这样的老观众,那么我们只能说抱歉,但我不会因为他们的‘认为’而放弃寻找新路,也不会因为害怕挨骂而让越剧涉危或是逐渐走向边缘化。”

花絮

首秀“女红妆” 茅威涛从头练走步

新概念《江南好人》一剧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迄今为止创作所有剧目中,参加表演的演员人数最多的一次。而且大部分的演员,均反串不同于自身所工的行当。其中以主演茅威涛、陈辉玲最具突破性。吕派花旦陈辉玲第一次在其艺术生涯中反串男性角色,饰演了见利忘义、背信无德的男主角“杨森”,梳平头、穿西装、抽香烟、蓄短须的陈辉玲另所有观众直呼“逆天”。更惊艳的是,茅威涛首秀“女红妆”,在全剧中一人兼饰“沈黛”与“隋达”一男一女两个角色。

在悠悠的“摆一张桌案,放两幅茶盏”的唱腔中,身着绿色长裙的“沈黛”稳坐二层小楼之中,与观众隔帘相见时,所有观众惊异,这可还是当年那个风流倜傥的“梁山伯”、郁郁顿挫的“陆放翁”?男装版的“隋达”,是一个以西装皮鞋文明杖的冷峻、刻薄人物,全无以往“茅氏”角色的温文尔雅……全剧演出中,茅威涛数度易装,“秒转”男女装,另观者几乎目不暇接。现场易装的剧场效果,在全剧几近结束时达到顶峰:法庭审判一场,茅威涛在观众眼前 ,以极短时间由“隋达”转换为“沈黛”,幽怨地吟唱着“声来一娇女,楚楚可怜身”。

对于仿若魔术般的“变装秀”,茅威涛笑说:“暂时不能透露瞬间换装的窍槛。”但首度挑战“女红妆”也的确让她吃足了苦头:“本来觉得演‘沈黛’应该是驾轻就熟的,我本来就是女小生,有女性的柔媚又有小生的功架,可实际却并非如此。下地排练的那天,我几乎手足无措,小生的表演和花旦是天差地别,就以‘站’一个姿势,花旦用脚尖、小生着力在脚跟,为了让我体会花旦的感觉,导演让我一到排练场就换绣花鞋、穿百褶裙,还得带着杨二车娜姆似的大红花。”为了习惯用脚尖走路,茅威涛在短短几周内就把脚掌磨出了老茧,苦不堪言。然而,就是这份毅力,让她所饰演的“沈黛”获得了北京观众的认可。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