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昆曲让一个孤独症少年 走出家门 走出孤独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8]
陆诚的孤独症确诊来得比较晚,所以他的父母之前并没有把他送到一些孤独症康复机构进行训练,之后也没有。在他们看来,与其把孩子放到与现实相对隔绝的康复机构,不如直接让孩子接触社会。但是“身在社会,心在自身”,很多年下来,陆诚依旧还是一个孤独的孩子。

“机会总是降临在有准备的人身上”,2008年的一天转机来了。这一天,陆诚跟着妈妈来到了朝天宫4号,江苏省昆剧院的兰苑剧场,观看时任院长的柯军的个人专场。虽然当天晚上,陆诚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但是日积月累,随着昆曲对他影响的逐渐增大,江苏省昆剧院成了陆诚的第二个家,当他拿着票独自走进剧院大门,他内心通往现实的那扇门也慢慢被打开了。陆诚自己则认为,“我小时候有孤独症,现在差不多已经好了”。

拿着本书

走进兰苑剧场

2008年6月21日,对于陆诚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晚上陆诚和妈妈走进了位于朝天宫的省昆兰苑剧场,观看时任江苏省昆剧院院长柯军的个人专场。陆诚妈妈在媒体工作,因为这个缘故,她被送了两张票。

“虽然我当时对昆曲不了解,也不感兴趣,但是,在妈妈的劝说之下,还是带着爸爸刚刚为我买的《四大名著赏析与考点》这本书跟着妈妈去兰苑了。”陆诚在一篇名为《认识全部的昆曲演员中》的文字中,记录下了这个日子。之所以带着本书去剧场,陆诚妈妈说是他怕戏不好看,“与其打瞌睡,不如翻翻书。”

“我第一次观赏昆曲,心情还算好,自从看完柯军专场之后,我只对柯军略有了解,知道他是江苏省昆剧院院长。”这是陆诚那天晚上的观感。再次观看昆曲,中间隔了一年多。2010年10月中旬,陆诚在妈妈带领下,去上海世博会,顺便观看柯军在上海国际艺术节的演出。

真正激起陆诚对昆曲兴趣的是“昆丑”的表演。2010年11月5日,妈妈带着陆诚去紫金大剧院观看江苏省昆剧院副院长、“名丑”李鸿良的昆丑专场。当天晚上一共五出折子戏,李鸿良的精彩表演,让陆诚激动不已。“自此,我对昆丑达到痴迷的状态,非常喜欢。”

谁也说不清,陆诚为什么迷上了昆丑,或许昆丑的夸张造型,或许是喜剧的力量。因为省昆每个星期在兰苑都有演出,自此以后,陆诚每个星期都要求妈妈带他去兰苑看戏。但是因为时近中考,陆诚妈妈只答应每个月带他看两场。

昆曲,让一个孤独症少年,走出家门,同时,渐渐走出孤独。

从看戏到追星

这只“昆虫”渐入佳境

随着昆曲的传播越来越广,和其他类型艺术一样,昆曲迷也越来越多。人们把他们称作“昆虫”。陆诚也是其中的一只。

在2011年年初的李鸿良专场上,省昆剧院另外一位“名丑”计韶清进入了陆诚的视野。“因为计老师的脸圆圆的,演得又很搞笑,所以我对计老师特别喜欢”,陆诚说。

2012年初,他央求妈妈带他去见计韶清。这让陆诚妈妈犯了难,“我不认识计老师,而且陆诚特殊的情况,我怕人家接受不了。”

但在陆诚的“纠缠”之下,陆诚妈妈只好打电话给柯军,把情况如实相告。之前对陆诚已经有所了解的柯军听后一口答应,说此事由他解决。去年4月13日下午,陆诚如愿以偿,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偶像。

日前,计韶清在他的办公室介绍了当时的场景,“可能是太紧张了,陆诚脸涨得通红,说话时都不敢看着我。”陆诚妈妈说,因为陆诚说话很快,所以他说的话,要由她来翻译。据他们回忆,陆诚那天的问题五花八门。他说出了他看过的计韶清的每一出戏后,然后会问“为什么这场戏的一个动作和另外一次不一样?”“这个人物的个性是什么?”“计老师举办专场时,最后谢幕时,是谁给了一个棒棒糖,为什么给你?” 计韶清则一一耐心回答。

这种场面,对于普通人来说很平常,但是对于陆诚来说则是一件大事。“这是陆诚第一次和一个陌生人说这么长时间的话。”在陆诚妈妈看来,陆诚向社会迈出了重要一步。在这之后,陆诚又由计韶清介绍,认识了另外一个偶像,青年演员徐思佳。

从此,陆诚开始并加快了在省昆的“人脉建设”工作。去年七八两月,因为“朱鹮工作坊”和《南柯梦》排练的缘故,原本胆小内向的陆诚,走到省昆的青年演员中间,很快就成了他们的好朋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真的很感谢昆曲,昆曲让陆诚走出了家门,走出了自己的世界;我更感谢省昆的"昆曲人"们,感谢他们的大度和善意,他们知道陆诚的情况后,不仅没有拒绝他,而且还主动敞开大门接纳他。”陆诚妈妈认为,这也体现了昆曲的正能量。而昆曲人则对此报以一颗平常心。“他只是待在他的世界多一点而已,他是我们大家的小朋友。” 计韶清这么说,徐思佳这么说,在剧院负责宣传的陆梨青也这么说。

朝天宫4号,差不多成了陆诚的另外一个家,他几乎成了省昆的一位“编外人员”。
西汶艺术网
开微博,会“昆虫”
西汶艺术网
到香港过一把戏瘾

认识了许多青年演员后,在妈妈的帮助下,陆诚开了微博。

“江苏省昆剧院朱鹮实验工作坊大合影,照片加我画的画。背景是妈妈帮忙涂的,因为我懒了,人太多,我不想再画了……请哥哥姐姐们找自己。”这是陆诚发出的第一条微博,时间是去年8月1日。在这条微博后,他@了六七位他刚认识不久的省昆青年演员。

对于一个长年沉迷于自己世界的少年来说,陆诚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孤独症孩子最大的问题是社交困难,难以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与别人相处。而陆诚在成功地经历了一两起“社交事件”后,主动出击,通过微博与别人沟通。浏览陆诚的微博,你看到的完全是一个热爱昆曲的热心少年。在微博中,他转发省昆的演出信息,评价演员的演出。据陆诚妈妈介绍,陆诚酷爱用“私信”与喜爱的演员交流、沟通。

不仅与演员交流,在观看昆曲的过程中,陆诚还认识了一些南京的“昆虫”,并成为好友,最有代表性的是郭峰和阿檬。他们三个人相约一起看戏,一起去认识演员。有一个细节,让陆诚妈妈难以忘怀。陆诚说话发音不清,平时他都是通过手机短信和微博私信与朋友交流。有一天,陆诚妈妈看见陆诚竟然在给阿檬打电话,“看上去非常自然,好像忽然从量变实现了质变,”这个场景让陆诚爸妈欣喜不已。阿檬也很有成就感:我是陆诚第一个通电话的外人!

2012年,因为昆曲的引带,17岁的陆诚有了很多人生第一次的突破,这些第一次对于普通孩子来说都十分的寻常:第一次自己结识朋友、第一次独立完成和外人的约会、第一次和家人之外的人打电话、第一次独立邀约生日宴、第一次在学校同学面前进行表演、第一次独立邀请同学到家、第一次登上舞台……

陆诚看戏、画戏,还喜欢演戏,一些昆丑戏,看得多了,台词、动作都了然于胸。在家里,他常常逼着爸妈给他配戏。而去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陆诚登上了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的舞台。虽然只是一个龙套角色,但也体现了陆诚在昆曲上的“全能能力”。

专家:

孤独症儿童需要

社会切实帮助

因为对昆曲的热爱,陆诚的绘画才能被激发出来,之后,经过努力,相信这个少年会迸发出更大的艺术能量。但是在陆诚妈妈看来,陆诚以后能否成为一个艺术家不是最重要的,她最看重的是孩子能够快乐,能够融入社会。“其实,陆诚与昆曲的结缘,一步一步走进社会,本身就是一种康复过程。”

南京脑科医院儿童心理卫生研究中心所长柯晓燕同意陆诚妈妈的观点。柯晓燕介绍说,孤独症不是一个统一的概念,孤独症患者中的每一个人都不相同。孤独症主要有三种类型:冷漠型、高功能型、阿斯伯格型。其中后两者中,多数人智力正常,有的甚至超过普通人。他们只是社交有障碍,有的人有社交欲望,但是交流技巧、能力差了些。柯晓燕说,应该让他们融入普通教育体系。“我们国家的中小学教育,不应该是精英式教育,学校不能只看眼前的成绩,在学校学习其实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

柯晓燕说,一些孤独症孩子只是怪一些而已,让他们和正常孩子在一起,有利于他们融入社会。如果“圈起来”,只会造成不利后果。柯晓燕说,孤独症孩子需要社会的切实帮助。

柯晓燕对陆诚爸爸妈妈的做法很赞赏,她建议家长要准确发现孩子身上的特长,正确引导,把他们的兴趣引导至将来有可能成为职业的方向。

对于多数智力困难的孩子,柯晓燕则建议家长早治疗早康复,“5岁是个关键年龄,儿童的大脑没有定型,具有可塑性。”
西汶艺术网
南京市残疾人联合会康复科刘科长介绍了目前南京孤独症儿童的情况,他说,按照相关政策,南京市对具有本市户口、0至6岁的孤独症儿童每年提供1.2万元康复经费。目前登记在册的孤独症儿童有几十人。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