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谈一下京剧花脸的继承与发展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16]
在早期京剧的花脸唱腔艺术之中,包含着两种不同的演唱发声方法。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目前我们能听到的、最早的京剧花脸音响资料大概就是人称“何九先生”的何桂山的几张唱片了。他生于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一说生于1841年),卒于民国五年(1917),大体与谭鑫培同时。由于他有深厚的昆曲功底,既是京剧的,同时也是一位昆剧的花脸表演艺术家,所以他的演唱艺术特点在发声、用嗓的方法上就必然向昆曲借鉴得多一些。但无论如何还是兼有我们前面所说的梆子、昆曲的两种发声特征。他正是那种“昆乱不挡”的全才。在演唱的风格上也是既有铜锤的庄重,又有架子的粗犷,是一位集大成的艺术家。

在当时,何桂山是铜锤花脸的代表人物;而他的同代人中,与他同岁的黄润甫(一说比他小四岁,1845—1916),则以架子花脸著称了。黄润甫的唱腔是典型的梆子式的发音方法。《中国京剧史》说他“早年嗓音响脆,不尚花腔,又多沙音、炸音,尤以炸音为主。”这种唱法当然很毁嗓子,所以“晚年嗓音失润……有时干脆改唱为念。有时就以哑嗓对付”云云。这是可以理解的。遗憾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无法找到黄润甫的音响资料,对此只好付之想象了。不过,黄润甫的唱法对后世的影响还是不小的。这我们以后从侯喜瑞等人的唱腔中还可以找到一些痕迹。

与何桂山、黄润甫同时,还有一位铜锤、架子两门抱的名家穆凤山。他善于使用鼻音,勇于创新,演唱风格恢谐活泼,对京剧花脸唱腔艺术的发展有很大贡献。非常可惜的是,他也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音响资料。

继他们之后的名净金秀山(1855—1915)、刘永春(1862—1926)、裘桂仙(1878—1933)都是何桂山的弟子或传人。但演唱风格则各有特点。其中最接近何桂山的是刘永春,演唱平直古朴,不尚花巧。但他们所面对的观众已经发生了变化,在谭鑫培开创的京剧唱腔旋律美化之潮流的推动下,花脸的唱腔、唱法也必然要求有所发展。金秀山、裘桂仙的唱腔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出现的承前启后的转型期的代表。

金秀山的嗓音宽亮而又有韵味,他的唱腔比何桂山显得浑厚而圆润。在唱法上善于使用鼻音,这也与何桂山完全不同。

而在金秀山、裘桂仙之后,京剧花脸的声乐艺术和表演艺术有了迅速的发展,出现了许多出色的表演艺术家。其中最突出的有三位,就是被后人称为“花脸三杰”的金少山(1890—1948)、郝寿臣(1886—1961)和侯喜瑞(1892—1983)。郝寿臣生于1886年,金少山生于1890年,侯喜瑞生于1892年。他们只比裘桂仙小十岁左右,而分别比金秀山晚了三十年;比何桂山、黄润甫晚了五十年。但他们都或多或少地接受了那几位前辈艺术家的薰染或传授,成为他们的传人。而郝寿臣、金少山、侯喜瑞这三杰又各有所长,形成了不同的艺术特点,在不同的领域为京剧花脸艺术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郝寿臣是“花脸三杰”中最年长的一位。“花脸三杰”还有另两位艺术家──俗称“金、郝、侯”的“金”(金少山) 和“侯”(侯喜瑞)。在“花脸三杰”之中,郝寿臣是以铜锤的功底演架子,是铜锤、架子“两门抱”的;而金少山则是从架子入手而主工铜锤,同样是唱、作兼长;侯喜瑞则是专工架子而能在唱、念、表演上独树一帜、分庭抗礼的艺术家。

“花脸三杰”“金”、“郝”、“侯”并称,而习惯上总是以“金”为首。这是因为在他们活动的当时,确实是以金少山的声望最高、影响最大。

金少山是金秀山的儿子。他身躯高大、体形魁梧,嗓音极其洪亮、“响堂”,开口一唱,真个是声震屋瓦,余音绕梁。可以说是要嗓子有嗓子,有扮像有扮像,要唱功有唱功,要做派有做派,因而被观众们推崇为“十全大净”。又因为他是在与梅兰芳合演《霸王别姬》时以西楚霸王项羽一角一炮打红的,而且他演的项羽雄伟豪迈、威风凛凛,声情并茂、形神兼备,非常成功,于是又被称为“金霸王”。
西汶艺术网
“花脸三杰”是京剧发展史上,花脸行中承前启后的、里程碑式的伟大艺术家。在他们的时代,京剧花脸的铜锤、架子两大行当的声乐艺术各自正式形成了自己的演唱规范。

京剧舞台上发现了金少山,大家仿佛一下子统一了认识:京剧的铜锤就得是像金少山那样的!一定要像金少山那样人高马大、雄壮魁梧,一定要像金少山那样嗓音洪亮、声震屋瓦!否则,怎么能算是合格的“大花脸”呢?

但是,偏偏就有这么一位看来绝对合不了格的花脸演员,带着自己的独特风格,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上了舞台、占领了舞台、统治了舞台!他竟然取代了金少山,成为今天京剧观众心目中正宗铜锤花脸的标准与典范。大家一定心里早就明白了──这个演员就是裘盛戎。

裘盛戎(1915-1971)是裘桂仙的儿子。他身材不高,长像儿也瘦小单薄,但他像侯喜瑞一样善于用“放大了”的工架身段去弥补这一点,使人感觉他似乎很魁梧高大。他的嗓音宽厚,但并不特别嘹亮,而且缺少沙、炸音,容易显得单薄,他却很好地继承和发展了父亲裘桂仙“以共鸣补炸音”的发声方法,大大地加强了声乐艺术的韵味美,乃至最后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科学的花脸发声方法的体系,对京剧花脸的声乐艺术做出了革命性的贡献。

裘盛戎对于发展京剧花脸声乐艺术,特别是发展正净、也就是铜锤花脸的唱腔艺术作出的卓越贡献。在他演唱的一些传统剧目中裘盛戎只是在发声、唱法和情感的投入与表达上做了一些加工,并没有改变什么重要的东西,却已经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创造出了一大批脍炙人口的经典性唱段。“十净九裘”,乃至“无净不裘”,而且其风头之劲,有一度几乎压倒了生、旦两大行,在舞台上“独领风骚”,成了京剧艺术的“全权代表”!

然而与裘盛戎、袁世海大体同时或前后,却有几位花脸艺术家,走了一条专工正净的艺术道路。他们直接间接、或多或少都接受过金少山在铜锤唱功方面的影响,专以唱功取胜,几乎从来不演架子花脸的戏。其中最著名、也是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曾先后在中国京剧院工作过的王泉奎(1911-1987)、娄振奎(1923-1980)和赵文奎(1921年生)。由于在他们的名字中都有一个“奎”字,所以被观众们称为“京剧院三奎”或者“正净三奎”。
西汶艺术网
王泉奎比裘盛戎大四岁,比袁世海大五岁,是一位资历很深的老艺术家。

从王泉奎演唱的用嗓上,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他与裘盛戎的声音有很大的不同。虽然他们的发声方法都是基于阔口膛音的、以共鸣音为主而很少使用沙、炸音,但在共鸣位置、音色处理、发声劲头等方面却是各有特点。显然,王泉奎的唱法更接近于金少山。

与王泉奎在中国京剧院同事的娄振奎,像王泉奎一样,是以专演正工铜锤为特征的花脸演员。他学花脸的开蒙老师是金少山松竹社(戏班)的管事李德奎。因而在唱功上,他完全走的是金少山的路子。当年曾以“金派传人”而享名于大江南北。他的体形魁梧、嗓音洪亮而圆润,而且善于在演唱中表现人物的感情。比起王泉奎的严谨端方来,娄振奎的演唱往往显得更加活泛、灵动一些。

赵文奎是“正净三奎”中进入中国京剧院比较晚的一位。但他参加的演出并不少。他以其正宗“金派”铜锤的演唱风格,追步着王泉奎和娄振奎的艺术路子,曾同李和曾、叶盛兰、杜近芳等名家合作演出过许多优秀剧目。后来在六十年代初调往上海,在上海京剧院参加了现代戏《海港》剧组,饰演海港工人高志扬。虽然这出戏由于时代的局限,里面的唱词有不少像标语口号,显得很空洞、做作。但创腔者的精心设计和演唱者的努力发挥,还是使这出戏在音乐上、特别是声乐上给我们留下了不少可供欣赏和值得玩味的东西。赵文奎饰演的高志扬,他那宽阔洪亮的嗓音和激情澎湃的演唱,就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