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从名家的联演透视秦腔剧目的失传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16]
今天上街看见不少结婚的,于是,我也想在精神上体验一下龙凤呈祥,在网上下载了乐天益友(在此感谢这位网友,他上传的片子画质很好)上传的1992年版名家联演《回荆州》。我从热热闹闹的戏剧表演看到的是背后隐藏的秦腔的凄凉和正宗秦腔剧目演出的失传。

第一部分《甘露寺》,这部分耍的就是乔玄和他的白口。可是,看到是怎样的乔玄呢?一是他连帽子都不会带,一个须生演员帽子戴的太高太后,露出个超大的脑门,成了净角的戴法,整个面部显得像个冬瓜——臭大了。二是不会道白,那道白“白”的跟“说”没有太大区别,要是遇到《草坡辩理》和《哭祖庙》不知怎么办。所以第一部分演出基本失败。
西汶艺术网
周瑜坐帐部分,周瑜的发堂让我很是吃惊,周瑜的发堂应该是大发堂,可是你又会看到什么呢?不要说什么发堂的环节了,才开始发堂就已经坐在了帐上,让人莫名其妙。更莫名其妙的是此周瑜发堂坐帐连名都不表,让你不知道他是谁,这个太突兀吓人了,木有这么玩儿的。诸位不信?说是你——回-去-看,回-去-看,哎嘿回——去——看!

孙尚香别母一场唱的很好,赞一个!不然我写不下去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周瑜赶驾一场,应该有周瑜的“差(chai)将”。周瑜上来差二将,刘备一个过场;再差将,刘备再一个过场,八将是俩个俩个上的,不是一起上的。可是从剧中没有看到差将。有了差将,你方能感觉到周瑜追的有多紧,刘备逃得有多慌?而且在这里刘备和孙尚香还有唱,以烘托剧情。没有了差将,这戏嘛——你说吧,我——才不会说了!——刘备着的哪门子慌嘛!!!

诸葛亮撑船一场,是非常好的戏,草帽道袍打扮的诸葛孔明一派十分打眼的造型,可是演员没有唱出诸葛先生此时世外高人打扮的这股道骨仙风来。而那一身蓝色道袍让人觉得不伦不类。如果是其他什么人,蓝色黑色无所谓啦,但诸葛这个特殊人物,必须是黑的。蓝色就俗了,道骨仙风没有了。(演员的胡穿衣,嘿嘿,我再告诉你个秘密:温军海版《二进宫》李艳妃穿的白色衣服,简单头饰,比她旁边的徐小姐灰头土脸多了)而诸葛撑船接人应该是面对观众的一面接,而这位大仙背对观众,一个后备加屁股,迎接了主公,熏走了观众。接到刘备后,刘备与诸葛先生应该各自叫三声“好先生”“好主公”,然后就是“咋——呀,哈哈哈哈哈”的畅怀对笑,情趣气氛全有了,东吴人更恼羞成怒了,这又是为剧情服务。

芦花荡一场,是这本戏里最出彩的,因为这是中国历史上张飞和周瑜的对决,而且周瑜最终死在了芦花荡。本场戏彰显的是张飞这个盖世英雄,剧中张飞借鉴的是京剧的脸谱,这木有问题。但问题在于:这里张飞应该是背上背诸葛先生的一道令,在他的背后应背一个类似画轴一样的东西,造型好看别致。张飞在这场戏以“马不备鞍,人不穿甲,嬉笑耍骂"中方显这个二花脸的英雄本色。所以他是穿麻鞋上场的,可是我们这么大的剧团大概没有麻鞋。更要命的是,芦花荡张飞应该用牌子,唱的是喇叭,与周瑜边打边唱:“不用我的枪来扎,只用我的丈八蛇矛将你揉——揉——揉三下,揉的你浑身酸麻”。一看这句子,就知道:这里用独特的喇叭牌子彰显张飞的武艺、胆量和气概。可是在剧中这些完全没有,根本没有,一股脑儿没有。而且,芦花荡里周瑜被张飞三捉三放,不用丈八蛇矛,张飞用手打周瑜三掌(当然是舞蹈动作的打),肩膀一掌,胸前一掌,周瑜起脚去踢,张飞又是脚踝一掌。这里又是通过舞蹈动作在刻画张飞和周瑜各自的形象。周瑜这个少年气盛的“小娃娃”最终在这里被气死。但在名家联演里,周瑜一抓一放,就玩完了。人们常说的三气周瑜在名家那里嘛——我只能用田德年的笑:吼-吼-吼-吼。

在这样的戏里面,刘备荆州回的容易;在这样的戏里面,周瑜死的也容易。

好一个这样的演法(最后一折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画蛇添足)。传统戏就是这样被那些不负责任的人慢慢演失传的。

这么演戏把戏抽干了,不能看了。好不气——好不气——好不···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