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包头 改革从小剧场开始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16]
据说现在对一个电影、话剧“火不火”的评价要用“尿点”多不多来衡量。2012年底,记者和一位刚看完一场话剧的观众唠嗑,“怎么样?有没有‘尿点’?”“全程无尿点,从头看到尾没动窝儿!”她肯定地回答。

这是对《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货》的一个非主流正面评价。2012年末,爆笑贺岁剧逆袭全国,《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货》也笑翻了包头人。

【小剧场现状】观众热捧 只图高兴
西汶艺术网
2011年,《触不到的恋人I》试演成功;2012年,《触不到的恋人II》《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货》陆续上演,一股新式的话剧风潮席卷了包头,这就是小剧场话剧。《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货》,自演出以来场场爆满,不仅一票难求并且“遭遇”加座……轻松幽默的剧情、夸张搞笑的表演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将话剧表演延伸到每一个包头人心里,让观看小剧场话剧成为包头市民文化生活的一部分,更成为了一种新的时尚。

2013年1月18日,新剧《九月九的九儿》首场开演,当晚观看人数达到80%,大部分都是看了之前的话剧专门来看新剧的。“现在在包头看话剧也成为了一种新时尚,《触不到的恋人》和《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货》我都看了,非常喜欢,这段时间也一直在留意新剧的演出时间,今天特意来看第一场先睹为快。”观众刘琪雅说。

爆炸头、高叉黑礼服、网纹袜、高跟鞋,撩人的舞姿,魅人的表情,《九月九的九儿》中九儿男扮女装上场时的“妖孽样”笑翻了众人。小剧场话剧究竟好在哪?大多数观众给出的回答是:放松。演员们表演时舞台煽动力和爆发力都极强,每个演员都有精彩点,都有“戳痒”观众的笑点。“现在生活压力这么大,特别需要解压,而小剧场话剧恰恰能让我开怀一笑,很轻松。”国企上班的张强说。现实中生活压力大的老百姓更愿意花钱找乐子,速效娱乐正当道。

【话剧背景】改革从小剧场开始

包头,作为一个省级话剧院所在的城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话剧市场并不乐观。记者获悉,多年来,内蒙古话剧院戏剧产出平均每年只有三十场左右,产值也就几十万而已,这远远配不上一个省级剧院应有的能力和工作业绩,这也导致许多市民并不知道内蒙古话剧院,也从未看过话剧演出,戏剧市场接近于零。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业内人士分析说,话剧市场渐渐走向萧条,主要还是话剧院工作的针对性不明确,排演的戏剧作品并不是观众希望看到的,已与市场脱轨。对于戏剧产品的市场运作手段也过于程式化,还停留在过去的单纯依靠政府文件和各单位包场这样的营销策略上。另外,对于戏剧人才的培养和有效利用以及人才保护方面也做得不够好,很多优秀的演员流失了,话剧也逐渐的被边缘化……

如何改变现状让话剧市场再次焕发活力,成为摆在话剧人面前的一道难题。唯一的解决办法只有改革和创新。

“现如今,在北京以及上海等全国一线城市,小剧场话剧市场的繁荣发展可见一斑,光北京现有的包括国有及民营的话剧院团剧社就不下一百余家,每晚分布在全市各个大小剧场上演的话剧就有二十余部,一些知名的剧院或工作室的戏更是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就拿北京人艺来说,一年在本剧院大小剧场的演出就达到三百余场,全年的戏剧产值达到三千余万元。可想而知那是多么大的一个市场。我觉得我们包头人也应该会喜欢这种新模式。”内蒙古话剧院剧目创作策划中心主任阿云嘎说。

就是这个想法,让话剧改革从小剧场开始了……

【演出剧目】优秀原创剧本稀缺 主打“外援”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作为“北京小剧场戏剧联盟”里唯一一家外地工作室,阿云嘎戏剧工作室目前演出的话剧全部是改编剧,都是北京演出反响不错的话剧,授权后进行了本土化修改才呈献给观众的。“目前优秀的原创剧本太少了,为了保证演出,现在的剧本都是从北京‘淘’来的。”阿云嘎说,虽然北京戏剧量很大,几百部戏可以选择,但他们对于剧本的选择,一定是要经过市场考验的好戏才会拿来演。

新剧《九月九的九儿》依然延续前一部戏的风格,是一部爆笑类话剧。莫非也是看中了当前人们需要笑声的心理,刻意为之?阿云嘎说:“小剧场话剧分很多类别,悬疑、爆笑、减压、情节类等,形式很多,我们的剧各种题材的都有,不会把它圈定在哪一类上。因为在包头现在只有我们在做,我不能够显著地做某一类,那这样的话观众的面太窄,我想让观众看到各式各样的戏剧种类。”对于话剧市场定位,阿云嘎则认为,培养观众应从简单开始。他举例说,像第一部《触不到的恋人》,它是一部很深的戏,大部分观众看明白了,但还有一部分人没太看懂。正是考虑到观众可能一下无法理解太深的戏,所以阿云嘎转变思路,由简至难,将原定在《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货》后上演的幽默黑色喜剧《你好,打劫》往后推,先演爆笑剧《九月九的九儿》,它和第二部戏一样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戏,观众只需坐在台下跟着嘻嘻哈哈就行,也是想让大家高高兴兴地过个年,然后再看《你好,打劫》,好好思考一下到底是谁打劫了谁。
西汶艺术网
虽然这些外来剧目反响不错,但打造包头人自己的话剧,依旧是不可放弃的梦想。记者从阿云嘎戏剧工作室了解到,目前他们的原创剧目也在紧锣密鼓地创作之中,他们将带着原创话剧受邀参加今年九月份的北京市国际青年戏剧节。

【话剧团队】提供舞台 培养人才

2011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影视表演专业的晏颖卉,从未想过自己能够干回本行。“我从小就喜欢表演,当时报考表演专业时家里人都不太赞同,觉得没什么出路,以后找工作不好找。而毕业以后确实也没有从事这行,一直在少年宫工作,以为今后就这样,没想到2012年朋友介绍说工作室招人演话剧,我就报名参加了。”晏颖卉说,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在第二部话剧中她竟然就当上了女一号。“当知道让我演女一号时心里特别矛盾,既想演又怕给砸锅了,很有压力。在三周的排练里,前辈们给予了我很多的帮助和指点,让我突破了表演瓶颈,现在也是越演越好了。”晏颖卉说,他们在排练时都是一起讨论剧本,群策群力提供好的点子、包袱,目的只有一个———排出观众喜欢的话剧。

和晏颖卉一样,有很多热爱表演的新人加入到阿云嘎戏剧工作室,并通过话剧舞台施展了自己的表演才华。“我们这个团队除了话剧院在编演员外还招了很多新人,我也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散落在包头各个角落热爱这一行的人集聚起来,不管是不是学表演这个专业的,只要有激情、热爱表演就可以来我这儿。”阿云嘎说,他们的团队不会论资排辈,重要角色就必须是有经验的老演员来演,公平竞争,谁适合谁演。

作为内蒙古话剧院一名“80后”在编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郭晨在《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货》中出演的是男一号梅远贵,在《九月九的九儿》中演的是房东小米,虽然从前也参演了话剧院的许多戏,但真正让他感受到表演带给他的乐趣的还是在小剧场的演出。“以前在话剧院都是硬性任务,现在演这些搞笑的角色,觉得更轻松,更好诠释一些。”随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货》的火爆,这也让郭晨找到了明星的感觉。“现在走在街上,会有人认出我,叫我剧中人物的名字,听了以后特别感动。观众能记住这个人物就证明我们演好了。”

记者手记:

作为一种时尚先锋文化,“小剧场话剧”近年来风靡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如今能在家门口看到,实实在在为包头市民的文化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

起初得知《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货》时,对这部话剧并无好感,认为就是用低俗的方式博取观众的笑声。后因采访需要,在百般无奈下观看了该剧。不可否认,小剧场话剧带给我很大的惊喜———舞台与观众基本“零距离”,每位演员个性化的表演,充满搞笑、温情的剧情,还有一些时尚元素的加入,不时引得现场观众或窃笑或爆笑。而新剧《九月九的九儿》同样没有让人们失望,在两个小时的演出中,笑声和掌声一直回荡在耳边。

纵观京沪小剧场话剧的发展,无论在受众范围,还是在社会影响上,小剧场话剧并不“小”,市场文化需求就是它旺盛的生命力。包头试水小剧场话剧,就像一桌让人听着有些稀罕的“夜宵”,它的百般滋味,还有待观众细细品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现在文化休闲娱乐活动中,市民们除了K歌、看电影外,又多了一种全新的休闲解压方式。
西汶艺术网
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号角奏响的今天,在文化体制改革先行先试方面,包头话剧改革迈出了一小步,同时也是一大步。小剧场话剧体现出的勃勃生机让我们充满期待———期待更多专业创作者、戏剧爱好者,以热烈而持久的爱,投身于戏剧事业,更期待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大力扶持,让它的发展更多元、更繁荣。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