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舞台剧为何只能靠影视明星撑市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16]
近日,由刘晓庆主演的话剧《风华绝代》引发了观剧热潮,其明星效应是《风华绝代》成功的重要因素。近几年票房口碑俱佳的舞台剧中,由明星主演的占据大部分,而草根阵容往往在票房上乏善可陈,这不禁让人陷入了思考,难道中国的舞台剧只能靠影视明星撑起市场吗?

明星戏引爆话剧市场

近日,由刘晓庆主演的话剧《风华绝代》班师回京,从去年年初巡演至今,该剧每到一地都引发观影热潮,在台湾连演10场,在四川尚未公演就订出100多场巡演。目前,《风华绝代》已在全国18个城市上演过,上座率均达95%以上。明年,此剧将继续在全国巡演,依据目前已签订的演出合同,到明年年中,《风华绝代》演出场次将达到116场,创造票房总价值8000万元。早些时候,陈道明、何冰主演的话剧《喜剧的忧伤》也出现过一票难求的局面,曾创造刚刚开票,首轮6场演出所有680元以下的门票全部售罄的佳绩,高价票也十分紧俏,由此可见明星对票房号召力之大。

早在2010年,赖声川首部内地原创大戏《陪我看电视》,就以全明星阵容创造了近年话剧舞台新纪录。至于为什么要启动明星战略,策划兼制作人、北京央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王可然说得很坦白,《陪我看电视》首演在央视大剧院,目的就是要吸引更多的人进剧场,把“沉睡在剧场之外”的有文化消费力和愿望的观众拉进剧场,而明星号召力就是个最有效的手段。

对此,木马剧场总经理唐虓珲也十分赞同,“一场演出主要看的就是演员,演员的号召力是最强的,通过演员的影响力能带领更多人走进剧场”。毋庸置疑,话剧需要明星,但是放眼近几年的明星话剧,参演话剧的明星无一例外都是在电影电视圈走红。这不禁让人思考,为何话剧市场自己造不出大腕儿呢?

演员月入三千收入难保

汤砚馨是木马剧场惟一一个签约演员,她向记者讲述了一段自己的经历:去年10月,有剧组想邀请她和刘晓庆合作演电视剧,她参演四到五集拍摄,时间大约半个月,剧组开的报酬是4万-5万元。这个价格比演话剧高出十几倍,对她来说诱惑确实不小。“如果我只演话剧,加上基本工资和演出费,平均每个月也就五六千元的收入。因为我是和剧场签约的演员,所以每个月还有1000元基本工资以及五险。但很多新入行的年轻演员根本没有这样的待遇,不少人往往只有演出费、排练费和每场演出都上的集体险。”话剧演员姚毅也坦言,现在话剧演员的平均工资也就是3000元一个月,收入并不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签了公司或者剧场的演员的工资构成模式是:基本工资 排练费或演出费。在一场演出排练期间,演员一天只能拿到30-40元的补助,通常排练期持续30-40天,一些引进的音乐剧排练时间会更长。在正式演出期间,演员则是按演出场次拿演出费,演出费根据演员的档次定价,刚毕业的演员每场是100-200元,在业内稍有名气的演员则在每场500元左右。

开心麻花总经理张晨也向记者透露,在演出市场上,真正能够和演出剧场、公司签约的演员是极少数。如果演员没有签约,就没有基本工资,完全依靠排练费和演出费生活,而且他们往往会面临无戏可拍的窘境。这也就造成了大部分话剧演员都在生存线上挣扎,成名挣钱成为了遥远的神话

演一轮换一拨演员
西汶艺术网
演员待遇低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演出市场演员流动性大。姚毅就是演员流动潮中的一员,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姚毅曾是名话剧演员,每月只能拿到3000元工资,迫于生活的压力最终只能暂别舞台剧而转投影视圈。

“我现在就是靠拍影视剧赚钱,演话剧成了兴趣爱好。”姚毅如是说,影视剧市场的高收入分流了一大批优秀的话剧演员,在中国的话剧市场,像姚毅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杨立新、宋春丽、郭达、潘虹、濮存昕、葛优这些在影视圈红极一时的明星都是话剧演员出身。

流动性不仅仅体现在优秀演员上,群众演员或者是低层演员的流动性更大,而这部分演员往往是在话剧市场内部流动。张晨介绍道:“整个演出行业的演员流动都很大,一场戏如果成功还好,如果不成功,基本上演完第一轮演员就全部流失了,现在的话剧基本上都是短命的,戏不好收入不高,演员流动性就大,演员流动性大,演出的质量就更没保障了,完全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剧场苦于生计

对于舞台剧演员片酬低的问题,剧场和演出公司也表示无奈。承办京剧《赤壁》演出的“艺动天下”负责人许霈霖曾算过一笔账:《赤壁》在上海国际艺术节上上演的两场演出费共50万元,布景道具等的运输费12万元,上海大剧院两场演出加两天布置场地的费用折算后为26万元,150位演职人员来回全部坐火车也要22万元,还要加上150人在上海这几天的住宿、吃饭等费用……两场演出的总票务全部售罄也仅100万元出头,这中间的空缺得靠外来资助弥补,更不用提给演员涨工资了。

大隐剧院总经理朱明明表示,话剧受众群体小,一场话剧最多也就1000名观众,演10场受众也才1万人,但是影视剧的播放至少几十万人在观看,知名度会不一样。张晨则表示,演出行业处于整个娱乐行业的底端,收入层次低,而劳动量的付出反而是最高的。正是因为剧场和演出公司自身经营都面临困难,很多剧场都选择不签约演员,因为签长期演员,会增加剧场的负担和成本,但是票房收入又不能保证。如此反复,最终造就了现在一个不健康的演出行业产业链。
西汶艺术网
期待演出基地出现

谈及如何解决目前的困境,汤砚馨呼吁政府应该加大扶持力度以及媒体应该加大对话剧的宣传。“例如电视台可以专门有一个话剧频道做宣传,现在话剧的受众还是太窄,观众主要是一些文艺青年、学生和游客,只有通过宣传才能吸引更多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晨期待有更多的像开心麻花一样的文化发展公司能站出来,为演员提供更加稳定的保障。从长远来看,更多演员签约公司或者剧场能促进演出市场繁荣,但是音乐剧演员卞佳平担忧演员会因此受到束缚,而不能参演自己真正想表演的剧目,这也是包括他在内的很多演员选择不签公司的原因。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卞佳平建议成立一个类似于原创音乐剧基地这样的演出基地,“这个团体整体是一个公司,有自己的剧场、销售团队、宣传团队,这样不仅能维持演员的稳定性,同时可以通过整合资源来推戏,不过这个团体必须要同时排演几部剧,签约的演员可以自行选择参演的剧目,演员有选择剧目的权利,对演员来说也是一种保护”。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