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康保东路二人台光芒不再的背后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16]
二人台作为一种地方戏剧,其产生的社会根源可以说是贫穷,而主要集中于康保县的东路二人台更被称为“穷人的艺术”。在中国传统文化受到外来文化冲击和地方经济快速发展的双重背景下,东路二人台逐渐失去昔日地位,一个鲜明的例子便是县剧团举步为艰,难以为继。与之相反,草台班子在民间尤其兴盛,成为人们娶亲殡丧的必请之客,东路二人台仿佛演变成一种民俗。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种,如何看待东路二人台的变化以及如何让其再生光芒,是从业者和爱好者们不得不深思的问题。

康保二人台剧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的一栋四层建筑里,团长王晓生的办公室在三楼,宽敞明亮,陈设简单,“平时,演员是不来上班的,他们都有各自的活计,等上级有演出任务时,再将大家集合到一起。”

透过王晓声办公室的窗户俯视,可以看到路上车来人往,妇女们有说有笑,边散步边逛商店。剧团两侧有很多时装店,店旁的墙壁上凌乱地贴着一些广告招贴画,画上俊男靓女们穿着各式时装摆着好看的姿势,吸引着每一个路人。剧团对面有一家音像店,店面不大,从店门两旁立着的黑色音响里传出的《喜唰唰》歌声却不小。几个20岁上下的大男孩懒散地聚在一起,嘻笑着闲聊,其中一个男孩的头发染成了红色,他身边的木板上贴着一张电影宣传画,那是正在热映的香港黑社会题材影片《以和为贵》。

康保是东路二人台的主要发源地。清朝时,外地大量移民北迁至此,使得内地盛行的道情、民歌、社火、秧歌、打坐腔等艺术形式与蒙古民歌、好来宝、蒙古人长调相融合,为东路二人台的产生提供了艺术土壤。另外,解放前的坝上地区一直很贫瘠,很多人连肚子都填不饱,一些艺人只好卖唱讨生活,东路二人台得到了普及。50年代和70年代,东路二人台在坝上风行一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传统文化受到外来文化的有力冲击,戏剧也不例外,人们熟知的赵丽蓉主演的小品《如此包装》就反映了这一现实。此外,坝上地区早已解决温饱,人们只能在红白事时才能见到卖唱讨吃的情景,“穷人的艺术”正在失去繁衍的土壤。当王晓生陪记者走出剧团时,正赶上康保一中中午放学,三五成群的学生们有说有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其中,三个女孩正轻声哼唱着一首《大长今》。

白秀,康保县文化体育局局长,康保东路二人台被列入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要推动者。面对东路二人台越来越萧条的现实,白秀及其前任曾先后三次招收二人台学员,但都没有摆脱流产的命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一次是上世纪80年代,因承诺安置工作招到了50人,但最终也没兑现承诺,学员们就自行散了;第二次成立了一个50人的戏校,演了几天没人看也散了;2001年我到任后,采取学历教育的形式开了一个三年制的中专班,到了第二年,30个孩子就都流失了。”白秀将三次招生流产的主要原因归结于不能让学员毕业后有一个稳定的工作。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流失的学员最终都成为草台班子的主要成员,并且收入颇丰。

白秀正在编一个有关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剧本,“写了半截儿就写不下去了,要写一个既有意义又让观众觉得好看的剧本真是太难了!”白秀在感叹创作难的同时,也为近几年康保二人台取得的成绩感到欣慰,在县文体局楼梯过道的一面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挂着一幅各级领导与获奖二人台演员合影的照片。

现代二人台《父子争权》在2000年12月8日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成功上演之后,这部戏又在晋、蒙、陕、冀四省区二人台电视大奖赛中荣获一等奖。《抢财神》、《神圣的职责》、《进退两难》都是康保二人台反映现代生活的获奖剧目,“2000年以来是康保二人台的一个辉煌时期。”康保二人台第五代演员的罗英认为主要原因是“政府的重视”。

虽然康保二人台的一些剧目频频获奖,但剧团的生计却岌岌可危。“如果将这些剧目投向市场,群众肯定不愿意看,因为说教性太强。”团长王晓声感叹。但真正深受群众喜欢的剧本又乏善可陈,获奖剧目与赢利剧目的矛盾显示二人台排演与市场的脱节,而二者的统一又是摆在二人台管理者与从业者面前的一个难题。
西汶艺术网
草台班子里的获奖演员

一家办丧事的农户,院门一侧用帆布搭起一个简易棚子。一男一女在台上激昂高亢地唱,台下不时发出阵阵笑声和起哄声却没有掌声。门口的热闹与院落内农户一家哭天喊地的场面显得滑稽。

在康保县,每有人家娶亲殡丧时,必然要请草台班子演出二人台剧目,特别是办丧事的人家,如果不请是会被人笑话“不孝”的。有人家办丧事就有二人台可看,这已成为村民们娱乐消遣的一种重要方式。在二人台慢慢演变成一种民俗时,也催化了草台班子的繁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活跃在康保县的二人台草台班子有70多个,从业人员约有1000人左右。

一个叫蒋利平的演员,在草台班子里异常活跃。台上的他大多是一身蓝色中山服,并很相配得戴一顶蓝色带檐的帽子,鼻下贴两撇胡子,扮相滑稽让他每次出场都会迎来笑声。蒋利平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草台班子演员,他还是获奖剧目《抢财神》的主演,曾受到各级领导的接见。白秀很怜惜这个年轻优秀的二人台演员,有意将他收归旗下,无奈无法解决工资问题。

不仅像蒋利平这样的编外演员在草台班子里维持生计,许多编内演员也都加入其中。“生意好得很,一个能唱的一年能挣两万元左右。”但白秀仍认为这只宠大的编外军团只是一份谋生的职业,却并不利于二人台的健康发展。

东路二人台路在何方
西汶艺术网
二人台作为一种地方戏剧,贫穷是其产生的社会根源,主要集中于康保县的东路二人台更被称为“穷人的艺术”。在中国传统文化受到外来文化冲击和地方经济快速发展的双重背景下,东路二人台逐渐失去昔日的娱乐地位,特别是县剧团举步为艰,难以为继。与之相反,草台班子在民间尤其兴盛,成为人们娶亲殡丧的必请之客,从业者盈利颇丰,诚然这与草台班子演出的某些剧本格调低下有关,但至少说明二人台依然有着生机和活力。

作为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的一员,东路二人台的生存现状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但要挽救甚至重塑它的辉煌,除了投入财力物力,更重要的是能让已经产生年龄断层的观众认可并喜爱,但目前尚没有看到为挽回观众而采取的动作。

49岁的罗英对1977年演出《朝阳沟》的盛况记忆犹新,“在张家口大众剧院演出时,坐无虚席,很多人都是站着看完一个半小时戏的。”当年还是小配角的罗英早已成为县剧团骨干,她坚信只要有好的剧本当年的盛况一定会继续。二人台《朝阳沟》是根据当年风行全国的豫剧《朝阳沟》改编的,它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有效结合让参与的演员兴奋多年,但这部戏成功的原因更多在于当年的时代背景,在那样一个娱乐形式贫乏、后百业待兴的时期,人们需要一种精神支柱,而《朝阳沟》恰恰契合了那个时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娱乐形式日趋多样化,二人台受到冲击不是意外。

为挽回二人台的观众,首先要排一部把观众吸引回剧院的戏。“排一部戏首先要有一个吸引观众的剧本,但现在能够让观众欢迎的剧本仍然是老剧本,此外,排一部戏的费用怎么也得5、6万元,而国家给我们剧团50多人一年的开支才2万元。”王晓生在抱怨剧本和投入缺失的同时,也意识到了二人台运用市场的能力的不足。

与二人台仅一字之差的二人转火暴全国,造成这种天壤之别的原因有二人台的方言俚语造成包袱无法展开,而二人转的东北方言却都能理解;二人转嫁接小品的形式更易让观众理解,并且东北籍小品明星带动了二人转的普及,这些是二人台缺乏的。很多的二人台从业人员认为政府投入不够是二人台不能重铸辉煌的原因,但二人转从业人员运用市场找资金的意识和能力却是二人台从业者应该学习的。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