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红楼经典永不衰”——蛇年春节重看“青春版”黄梅戏《红楼梦》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18]
“红楼经典永不衰”

——蛇年春节重看“青春版”黄梅戏红楼梦

春节假期,各种艺术精品美不胜收目不暇接,我先在上海戏剧频道看了交响乐版越剧《红楼梦》,意犹未尽,想起我们安徽黄梅戏也有一台“青春版”《红楼梦》,于是上网找到,重看了一遍。

黄梅戏迷们一定对大型黄梅戏《红楼梦》记忆犹新,是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的保留剧目,曾获得过文华奖,可以说能与越剧版《红楼梦》相媲美,都是常演不衰的文艺精品。

该剧根据曹雪芹传世经典作品《红楼梦》改编,通过出家宝玉在白茫茫雪地里的深情回忆,展现宝黛爱情故事的凄婉与美丽,艰难与崇高。

在改编过程中,突出了宝黛思想心灵上的相互理解和一致性,赋予他们爱情以更强的叛逆色彩,揭示出宝黛爱情悲剧的社会意义,批判了封建礼教的罪恶本质。该剧采取倒叙的方式,通过舞台精彩展现,淋漓尽致地刻画了几个主要人物的鲜明性格,充分展示了黄梅戏长于抒情、音乐优美、表演细腻、风格质朴、青春气息浓郁的特点,丰富了黄梅戏的表现手段,探索了新的表演样式,拓展了新的舞台空间。

该戏由安徽省黄梅戏剧院1991年改编排演。编剧陈西汀,导演马科、孙怀仁,主要演员马兰、吴亚玲。荣获中宣部第一届“五个一工程”奖。

这出戏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起,先后演出了300多场,受到广泛关注和好评。尤其是马兰(饰宝玉)的精彩表现更是轰动全国。

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十余年来,此剧从舞台上消失,直到2004年,蒋建国院长等毅然决定复排“青春版”《红楼梦》,由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小梅花团的青年演员担纲主演,让这出“老戏”再现辉煌。

在第五届北京国际戏剧节上,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献演的青春版”黄梅戏《红楼梦》精彩亮相,全新阵容赢得了北京观众的高度赞誉。

该剧采取倒叙演绎方式,极具意境:

大幕拉开,出家为僧的贾宝玉从茫茫大地上走来,启开荣国府的重门;

唱段:

白茫茫,真干净,风雪迷漫一孤僧。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青春年少昨日事,寂寞空门掩泪痕。

留下了一段至情动人心,留下了千古悲歌年年听。

而到了剧终,贾宝玉则身披袈裟关闭荣国府的重门,向茫茫大地走去。

全局通过贾宝玉的痛苦回忆,再现了与林妹妹悲欢离合的情景,刻画了几个主要人物的鲜明个性。该剧没有沿袭宝玉、黛玉、宝钗三人恋情纠葛的窠臼,而是以宝玉的个人境遇为主线,揭露封建制度的罪恶,倡导个性解放的必然。

有知名媒体评价青春版黄梅戏创作《红楼梦》敢于创新,跳出传统戏剧舞台的标准模式,让观众看了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非常值得赞赏的是青年演员的表演非常出色,被评为黄梅新世纪“五朵金花”之首的何云在剧中饰演宝玉,其演唱颇有当年马兰的韵味,特别是在最后的《死别》一场中,何云显然已经完全进入到角色之中,“哭灵”一段,将宝玉面对黛玉灵柩那种撕心裂肺的悲痛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而演黛玉的魏蓓蓓也不逊色,完美演绎了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艺术形象。

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黄新德见此演出盛况,也由衷地感到兴奋和欣慰,他用一种艺术浪漫语言告诉记者:

“我居然有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那是一种硝烟未散,漫步沙场的仰天长啸,一种肩头重担被后辈接去,掸掸尘土吸吸袋烟的坦然一笑,一种令人愉悦的舒畅,一丝如释重负的宽慰……。”

黄新德老师观看演出后,立刻高兴地给各位演员做了专业点评:

“扮演贾宝玉的何云,在继承学习原版的基础上,又渗入了时代精神与自身特质,使得人物声情并茂,栩栩如生;
西汶艺术网
扮演黛玉的魏蓓蓓,是一个‘活脱脱的美人坯子’!然而,小蓓蓓清醒地意识到仅靠所谓青春原材料是注定成不了一位好的艺术家,她正用自己的坚韧和努力向成功迈进;

扮演贾母的王霞,年轻的脸庞上刻意去制造衰老,台下的娃娃,一旦上场,从声音到形态判若两人,显示出了一位称职演员所必备的良好素质;

扮演蒋玉菡的梅院军,扮相俊美,嗓音清醇,举手投足中洋溢着青春气息,是一位有极大发展前途的生角人才;扮演长史官的琚翔,以声音造型和形态设计,较为细腻地刻画了一个崭新形象,显示了他的艺术潜力和良好的发展势头。

还有扮演王熙凤的程小君,扮演宝钗的吴芳,扮演王夫人的周升慧……每个人都倾其心力,为此剧的成功奉献了汗水和智慧!”

最后我还要注重指出一点:该剧并不是全盘照搬其他剧种的长处,而是发扬保持着黄梅戏乡村艺术的独有特点,以俗为主,俗中带情。如第三场中宝玉和黛玉关门的对唱:

“推不开就敲,敲不开就踹,踹不开就砸,砸不开就叫人来,一把大火烧起来,天下哪有那么大的门闩,能把你我两分开!”

如此口语乡俗化的语言,却真切地表达着爱的心迹。

但是红楼梦原著风格是极雅的,所以戏俗中还要见雅。第二场众人送花神庆贺宝钗生日时林黛玉有一段唱,原著里无辞句,改编唱词从情境和人物性格入手,即由黛玉娓娓唱出小说描写的这个故事情节的欢闹之景、寂寞之情,但又不失诗词古韵:

眼前情境惊我心, 黛玉何处可立身?

花在风中颤, 月向雾中昏。

宝姐姐做人做得巧, 上下一片赞扬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她是牡丹天富贵,送罢花神过生辰, 我是潇湘一枝竹,只向西风觅诗魂。

虽然有关戏曲专家认为,尽管从艺术层面上看,“青春版”黄梅戏《红楼梦》各方面还显稚嫩不成熟,尚有提高空间和一个精心打磨提高的过程。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且非常有意义,那就通过这场戏的演出,说明黄梅戏后继有人,“小梅花”们站起来了,动起来了,强起来了,其表现出的成长势头如此迅猛,令人倍感欣慰。

而演出单位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历史上就是一个优秀的戏曲演出团体,享誉全国。黄梅戏皇后严凤英就是该团当家台柱子。

他们在国内外常年演出《天仙配》、《女驸马》、《罗帕记》等优秀传统保留剧目; 根据民间传说和中外古典名著改编的《墙头马上》、《孟姜女》、《梁祝》、《红楼梦》、《长恨歌》、《无事生非》等剧目,

近年来还创作推出《风尘女画家》、《风雨丽人行》、《木瓜上市》、《雷雨》、《霸王别姬》、《逆火》、《徽商胡雪岩》等新剧目,与时俱进,适应了时代和人民群众审美的提升和变化,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并充分证明了黄梅戏艺术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和广阔的发展空间,用黄梅戏艺术传播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和唯美价值。

黄梅戏《红楼梦》的改编、创作演出成功,向世人昭示:黄梅戏已经当之无愧地进入文化艺术的宏伟殿堂。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