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施夏明:将老城南拍出昆曲的味道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25]
昆曲演员施夏明是江苏省昆剧院新生代演员中的当红小生,也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在他的微博名字下,备注着一个标签:一个贴着摄影标签的戏曲工作者。他表达得比较低调,事实上,他称得上是一个摄影发烧友。

这不,2月18号夜里的那场大雪,让他在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赶去老城南追拍雪景。他说:“我喜欢雪景,因为雪是白色的,而白色象征着纯净。南京挺少下雪,即使下也下不大,所以这厚厚的积雪让我一激动就起了个大早,5五点多就出门了,路上积雪难开车,还打滑了一次,下车扒除前轮附近的积雪,才得以继续前行。去到了中华门,瞻园。白鹭洲公园竟然不开放,甚是可惜。其实一天也没拍出啥片,但就是激动,暴走了10多公里,只为难得一见的雪。”

才二十六七岁,已成功担纲主演过《1699桃花扇》、《白罗衫》、《红楼梦》与《南柯梦》的施夏明,在摄影方面也小有成就。用他的摄影作品制作成的《忆金陵》明信片已经卖出了上千套,其中,每卖出一份都会从中提取一元作为公益基金。不久前,他的作品还参加了在老门东历史街区举办的《心之最,城之南》摄影展,其中一幅还被选作整个摄影展的海报呢。

拍旧首饰踏上摄影不归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说起玩摄影的缘起,施夏明回忆说:“大约是6六年前吧,我老爸有一天对我说:‘走,买个数码单反去。’我当时对摄影没什么爱好,也不知道’‘想要让一个男人破产,就送他一台单反’这句话,稀里糊涂去数码城把我家第一台数码单反相机佳能400D请了回来,老爸先用了两年。偶然间通过博客认识了米兰Lady,她有不少古旧首饰的收藏,聊着聊着她提出让我试试拍她的那些首饰,于是把老爸的相机‘借’了过来慢慢琢磨拍了起来。没想到照片颇受大家欢迎,自信心受到极大鼓舞,从此踏上漫漫摄途不归路……”

施夏明平时主要用可更换镜头的数码相机,镜头以定焦为主,“因为定焦镜头画质一般会比变焦镜头要好(我是画质控),然后就是数码存储出片修片都方便。不过近一年来受几个胶片论坛荼毒,折腾了两只胶片机刚开始玩起来,冰箱里囤了一堆胶卷,不知能拍到猴年马月……目前胶片还没拍出自己特别喜欢的片子,跟爱机还在磨合中呢。”

作品被认为有昆曲的味道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昆曲节奏很慢,拍照也需要慢工出细活,这二者之间有什么相互影响吗?施夏明说:“每一次唱曲,我都会很用心,同理,在拍摄每一张照片时,我同样也很用心。许多观众在看过我的摄影作品后都评价说有昆曲的味道在里面,没错,我希望我用心拍摄的照片能像昆曲里的一字一腔,婉转,悠长,静静地被人欣赏。”

说起不久前参加《心之最,城之南》摄影展,自己的那组老城南作品,施夏明很有感触,他说:“从我家能眺望明城墙,墙的里里外外已没有多少旧迹可循,触目所及尽皆高楼大厦。唯有那墙体,就如同它的岁月一样延绵,一眼仿佛望不到头。心之所牵挂,便是这城之南的旧忆,所以我在这次影展中选用的照片多以古建筑的细节来呈现,回不到过去,至少可以留下影像回望吧。”

说起那幅被选作海报的海报用图,施夏明回忆说那是在老门东一个翻修过的老宅子里面拍的:“那是二楼的窗页,窗页是新的仿古制品,光线透过窗将影子打在墙上,层层交叠朦胧迷离,究竟是窗页照出了影子?还是影子映出了窗格?我很少拍人拍动物,所以就算决定抓拍时对象往往也是静止的物件或风景,应该只能算是会摆拍吧。”

这位被粉丝们亲切地称为“小明”的昆曲演员,喜欢有历史感的地方,小时候他家住在苏州盘门附近,有个瓮城,他经常去玩。那时很小,站在城边抬头往上看觉得墙都齐天高了。再眺望眼前南京老城南,小明说,“那明城墙的周围高楼林立,原本高大的城墙反倒显得低矮了。时代变迁,社会发展,让老城南不再苍老,那城墙倒像是一根废弃的手杖,静静横卧在城南,见证古往今来,我愿意用我的镜头记录这旧迹长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明信片作品参与做公益

说到自己拍旧首饰的经历,施夏明的叙述很有趣:“我拍首饰时经常让宝贝悬枝高挂,上天入海无所不往,让宝贝们比杂技演员还辛有一次,我把一根发簪搁在荷叶上拍,一阵风来,发簪Bling一声华丽丽直体720度旋转入水,连水花都没起一个。我倒不着急,因为拍摄地选在一口大缸内,是盆栽荷花。从容把相机放过一边,挽起袖子开始捞呗,手一伸下去发现不对,缸里一半多高都是淤泥!一拍脑袋(当然是另外一只手)想起‘出淤泥而不染’这句了,可惜我的手可不是藕节,没那么粉嫩不沾泥。继续捞啊捞,发现情况不对,松软的泥质会随着搅动带着发簪跑,从缸里捞出发簪的难度绝对高于在海底捞火锅里不用汤匙夹起虾滑,虾滑至少漂上面还看得见,簪子可在被越搅越混的黑泥水里啊……捞了一个小时越来越绝望,差点想学司马光了,还好赶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把簪子捞出来了,拍照真心没花多久,时间都花在捞簪子上了。现在回想,算是一大囧事了吧?哈哈。”

对于摄影这个爱好,施夏明表示自己没啥野心,“我拍拍,大家看看,都是图一乐。”但不久前,微博上一个叫派卡网的组织(成员都是在校大学生)用他的作品做了一套明信片。这套题名为“忆金陵”明信片总共好像做了5000套吧,每套售价六元,每卖出一份都会从中提取一元作为公益基金。他们给了我500套,我都用来送朋友了哦。”

【慢感悟】不急不慢  心灵都变得温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个火急火燎的人唱不了昆曲,也欣赏不了昆曲。缘起于600多年前的昆曲有着从容安闲的时间味道。一位昆曲演员被这种经过时光沉淀的唱腔浸润着,他看待生活,看待老物件,比如旧首饰,明城墙,老城南,也有了那种宛若昆曲般一字一腔,婉转悠长的味道。

施夏明说:“对于时间而言,我们都是静止的,时间过去一秒,我们动一秒。但我们可以在时间给的每一秒每一分里自由自在,做任何想做的事。我选择了拍照,因为它可以记录时间留下的痕迹,手中相机定格的不仅仅是光影,更是岁月。”听昆曲,看老物件,品味岁月,定格镜头,都是养心之举,因为不紧不慢,你的耳朵、眼睛、心灵都变得温润,也更能捕捉美丽的瞬间。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