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由电影《毛子佩闯宫》想到武汉市越剧团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4]
越剧是各地方戏中搬上银幕频率最高的剧种。解放前就有过《石榴红》、《想思树》、《祥林嫂》,解放初期则有《越剧菁华》(内括《双看相》、《卖婆记》、《楼台会》等折子戏),后来摄制了新中国第一部彩戏曲片《梁山伯与祝英台》,此后益发不可收拾,其中大部分是上影厂完成的,先后有《情探》、《追鱼》、《红楼梦》、《碧玉簪》、《王老虎抢亲》、《三看御妹刘金定》、重拍的彩色片《祥林嫂》,(除剧院《王老虎抢亲》外,其它都是上海越剧院的产品)杭州越剧院和浙江越也拍摄过《梨花情》和《胭脂》。(如记忆有误的话两片是长影厂摄制的。)长春电影制片厂也拍了一些越剧片:象《柳毅传书》(南京越剧团演出)、《云中落绣鞋》(天津越剧团演出)《毛子佩闯宫》(武汉越剧团演出)、《五女拜寿》(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演出)。据说长影最近还在筹拍杭越的《流花溪》。浙江电影制片厂曾拍摄过《西厢记》(张茵演崔莺莺)但反晌平平。
西汶艺术网
说到《毛子佩闯宫》和《柳毅传书》那必须提到武汉越剧团和南京越剧团,现在我先写前者。

《毛子佩闯宫》情节复杂,纠葛起伏,毛子佩三次闯入宫中都是为了自己青梅竹马的知音恋人薛梅,三闯三出,险象环生,而都是看好毛子佩的宫女张书昭所救,用当今的目光看,这也是一场三角恋爱,但出自同情,张书昭还是毅然割断情丝,让这对有心人终成眷属。所以这部电影的确很吸引人。

毛子佩的扮演者是金雅楼。

金雅楼也是科班出身,可说是和赵瑞花、姚水娟等是同辈老艺人,她闯荡上海后先在陆锦花的少壮越剧团中任二肩小生,后来自行搭班,和史翠贞、玉牡丹、筱灵凤等组建联合越剧团,她自挑小生大梁,该越剧团在上海越剧界只能算是二流剧团。但和筱湘麟为主的东升戏班合并后闯入武汉先建菁华越剧团,后来剧团在武汉名声直嚣,连武汉文化局也相中了,从民营剧团改成国营剧团。金雅楼等人的功劳不可小觑。

武汉越剧团有几个演员在此必须提及:一是“金家四姐妹“,大姐金月楼(工小生)三妹金梅楼(旦行)四妹金佩楼(工丑行)。同在梨园的姐妹兄弟是不多的。除京剧的言家班、童家班、李蔷华、李薇华的姐妹花外,据我所知还有一组是上海的“金家三姐妹“:大姐金采风是越剧金派的创始人,二妹金采凌也是越剧旦行的,三妹金釆琴则单挑昆曲,戏校出科时她总和华文漪合演《游园惊梦》,华的杜丽娘金的春香,两人搭配默契,我还看过她和蔡正仁合演的《长生殿》赠盒一折的录象,改革放后她却悄没声了。

武汉越剧团还有一个叫筱宝奎的,她原是拜师周宝奎,后来却不从师行成了旦角,在少壮越剧团中也任二肩花旦,我还在上海国联大戏院看到过她的戏装照片,后离团赴武汉加入武汉越剧团,想不到也出了点小名气,在《闯宫》中担任女二号张书昭一角,但戏份却很多。
西汶艺术网
最后一个是展敏,他是山东人,改唱越剧后先入武。加入杭州越剧院,任职导演,现为国家一级导演,曾荣获过中国戏剧节、中国艺术节优秀导演奖,他导演的《海上夫人》等改编自挪威卜生名剧,两度出国受到挪威王后的接见。偶亦串戏,最近我看到杭越的《流花溪》,其中的三叔婆一角就是他反串的,那老朽腐吁,顽固不化的形象,入木三分,烘着背、走起路来跌跌冲冲像个活僵尸,实在看不出原来是个男演员。

如果我记忆还行的话,《毛子佩闯宫》中另外两个演员也很重要,一是子佩的父亲毛龙由筱灵凤担任,她也是一名科班出身的老演员。而正德皇帝的扮演者筱湘麟则是来武汉前上海东升舞台的台柱。原舞台上薛梅是由越剧团一肩花旦史翠贞扮演的,也是三考出身的老演员,摄制影片时可能考虑到形象需要改为当时的新秀华倩担任。

值得一提的是《毛》剧曾两次进京入中南海演出,中央首长前来观赏后还留影纪念,周总理亲切会见讲话、宴请。另外在一九五四年全国戏曲观摩演出中金雅楼和玉牡丹荣获一等奖,与袁雪芬、范瑞娟、傅全香、徐玉兰等齐名,而那时上海初出茅庐的如今越剧流派创始人金采风、吕瑞英等人还只获得三等奖呢。

《毛子佩闯宫》在于一个“闯“字,毛子佩的精神是为了爱情三次冒死入宫。当然现今我们完没有必要即使为了公众也绝无必要私闯中南海,因为我们有的是人民代表,有的是人民代表大会,有人民来访接待等等。但是我想到的是文革期间江青怎么没有想到批判此剧,可能是因为武汉越剧团不是中央一级的越剧团,假若是中央一级的国家剧团,那批判起来可能更加猛烈,连《海瑞上书》都冠以为影射毛主席,那就一个闯字,够武汉越剧团的编剧、导演、演员吃不着兜着转了。不过今天我们还要提倡这个“闯“字,勇敢创业,在各个行业中闯出新业绩。

武汉是中州要衢,也是中国戏曲之源地。汉剧就是京剧的鼻祖,因此京剧白口及唱词特别讲究中州音。湖北土产的剧种楚剧是民间小剧种,但以诙谐见称,我曾看过《葛麻》,有趣得很,湖北东部还流行黄梅戏。所以武汉越剧团能在这夹缝中生存,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但越剧引入武汉却历史悠久,早在一九三六年,男科班演员就带领过当时的小辈演员赵瑞花、吴素琴、陶素莲(上海陶叶剧团创始人,戚雅仙的师傅)到汉口大中华剧场演出,原来只答应演三个月,后来武汉市民力挽便演了六个月。

这里有个问题值得大家沉思:上海是创造人才的地方,也是埋没人才的地,象金雅楼等人不到武汉而扎根在上海,可能也只能是默默无闻一辈子,因为上海人给她们的机会太少了。上越郑国凤、赵志刚的出走赴杭不是极好的例子吗。还有两期《越女争锋》上越也确实涌现了不少实力很强的青年一代新人,但是她们苦于缺少演出实践的机会,更不会有专为她们量身定料的剧本,这样这群年青演员窝在一起,很少有出头的机会,也许也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退出舞台了。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