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我的父亲与二人台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4]
我的父亲是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战士,从小酷爱文艺。参军后,在八路军晋绥五分区政治部宣传队工作和战斗。解放战争中,该队称解放军长城剧社,后为绥远军区文工团。“九一九”绥远和平起义后,党和政府为了接管地方政权,加强干部队伍的配备,大批军队干部转业,充实到各级政府和行政事业单位。一九五二年、父亲转业到绥远省文化局所属的绥远省群众艺校任秘书工作,地址在现呼和浩特市新城东街。

二人台是深受内蒙人民和晋、陕、冀三北百姓喜爱的民间艺术,是文艺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绥远解放前、二人台艺人饱受蔑视和摧残,从来没有一个专业演出团体,只作为小玩艺在民间流传。解放后、党和政府为挽救这门民间传统艺术,在绥远省群众艺校、先后举办了七期民间艺人学习会时称“民艺会”。学员来自土地改革运动中青年文艺宣传骨干和民间艺人。民艺会广泛收集了散落民间的二人台剧目和曲牌,经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整理,从而使这些可贵的艺术资料、成为今后几十年二人台艺术殿堂的基石。

一九五三年、省政府和上级有关部门决定,从学员中选拔20多名优秀人才、组建“绥远省前进实验剧团”,团长由艺人张二英虎和任万宝担任。这些人中顾晓青、乔玉莲、刘全、刘银威、高秀峰、王兰等人、成为二人台著名演员。赵四、张埃宾、周治家、张连仲等人、成为优秀乐队演奏员。我父亲和郭贵作为国家干部、组成工作组,最早被派驻前进实验剧团指导工作。

同年九月绥远省政府根据中央部署,派出一支由我父亲为领队的二人台演出小分队,参加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慰问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慰问团的人员有:刘全、刘银威、高金栓、任万宝、周治家、张挨宾、张来运。小分队与河北保定舞狮队一起合并于天津歌舞团,组成华北第六分团文工团。慰问团总团长是贺龙元帅,六分团文工团团长曹火星是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作者,父亲任副团长。慰问团先在沈阳集中培训了半个月,贺龙元帅动员之后他们开始学习政策、学习军事常识、学习朝鲜的日常用语和审查节目。父亲他们小分队准备的节目有“打金钱”“打秋千”“小放牛”“走西口”等二人台传统节目。首场演出是在朝鲜的元山市,受到志愿军官兵的热烈欢迎,尤其是绥、晋、冀、陕籍战士看了来自家乡民间传统的二人台表演,更是热泪盈眶;激动万分。从鸭绿江到三八线,慰问团每到一地,和志愿军、朝鲜人民军、朝鲜老百姓举行联欢,互赠礼品。一位曾经和父亲在晋绥共同战斗过的志愿军团长,送给他一个用炮弹壳做的铜质笔筒,成了他多年来心爱之物。回国后、父亲和刘全还受到总团的表扬和嘉奖。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九五四年绥蒙合并,成立了内蒙古自治区。绥远省前进实验剧团,改名为内蒙古前进剧团。上级决定我父亲正式调到团里、任副团长兼导演。剧团选拔扩招了一批青年演员。从这年开始,内蒙文化局先后派往前进剧团的国家干部有吕烈、白文奇、李野、袁述、王彥彪、董舒等十多人,他们都是新型的文艺工作者,负责编剧、导演和音乐创作。一九五六年归绥改名呼和浩特市。绥远省前进剧团、同时更名为呼和浩特市民间歌剧一团,隶属关系归市。这一年呼市文化局决定,将建国后组建的五家民营二人台戏班子“和平剧社”、“民众剧社”、“红旗剧社”、“朝阳宣传队”、“平地泉行政区歌剧团”合并为呼和浩特市民间歌剧二团。亢文彬、韩世五、郝秀珍、班玉莲、王淑珍、张惠娟等著名演员均出自二团。一九五八年一团、二团合并成立了呼和浩特市民间歌剧总团,团长由文化局局长包德力兼任;我父亲仍是副团长兼导演。至此民间歌剧团与二人台传统艺术,步入发展的黄金时期。截至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呼和浩特市民间歌剧团共演出传统戏40出;移植改编古装和现代戏76出;创作剧目44出;演奏牌子曲46首。极大的丰富了内蒙各族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很多节目都灌制了唱片,广为流传。

从一九五五年第一届全区音乐舞蹈戏剧观摩演出大会开始,民间歌剧团先后有15个参会剧目获奖,父亲导演的“茶瓶记”在一九五七年获得导演奖,该剧在内蒙中西部和山西雁北地区曾风靡一时。包头、大同两市歌剧团,都请我父亲去执导此剧。除了繁忙的行政工作和导演外,父亲偶然也参加演出,一九五八年剧团上演“大破威虎山”时,杨子荣就是他扮演的。后来罗国胜、韩进良也都扮演过这一角色。一九六二年、剧团移植了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创作的话剧剧本”南海长城”,董舒改编、王彥彪作曲、由我父亲导演。该剧紧密地配合当时的政治形势,演出空前成功。创下了连续上演130场,场场满座的民间歌剧团演出史上的最高记录。在包头巡演时,还举行了”南海长城”百场演出庆祝大会,上级领导亲临祝贺。
西汶艺术网
最令父亲他们全团人自豪的是、一九五八年进京汇报演出。在天桥剧场的几场演出后,上级安排他们到中南海怀仁堂为中央领导汇报演出。接着又为文化部、中国文联进行了专场演出,受到周恩来、贺龙、田汉、周扬等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正在北京参加党的“八届二中全会”的自治区领导乌兰夫飞、杨植霖、奎壁、苏谦益、王逸伦和剧团全体人员游览颐和园合影留念。遗憾的是,父亲带回来的许多珍贵照片,文化大革命在抄家时全部丢失了。这次进京汇报演出,在歌剧团历史上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受到极大地鼓舞。大家充分感受到,新中国民间艺人真正当家了做主人,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啊!在剧团返回呼市的那天,我早早来到车站接父亲。他们一出车站,便打起庆祝赴京演出成功的横幅、乐队敲起凯旋的锣鼓,吹起欢快的笙、管、喇叭,一路上吹吹打打,从车站一直走回到旧城三官庙剧团驻地。我们接站的家属小孩,跟着他们的队伍,享受着沿途人们送来的羡慕的目光和赞扬。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我的记忆里,那些年父亲和他们民间歌剧团经常外出巡演。他们时而集中演出,时而又派出小分队奔赴青藏高原、东北林区、边防哨卡、革命老区、工厂农村、部队学校慰问演出。尤其赴青藏高原慰问平叛部队的人员克服高山缺氧的困难,圆满地完成了任务。除了表演传统二人台小戏外,一些节目是由本团创作班子自己现搞出来的。

为了让二人台这门艺术走向全国发扬光大,团里先后抽调了一批艺术骨干调往包头、大同、张家口,协助那里成立了三个民间歌剧团。在那里他们中,有人担任了领导工作,其余全部是业务骨干。剧团还应邀派出刘全、刘银威、张埃宾、周治家、周满仓、秦有年到天津歌舞团、天津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中央实验歌剧院讲学,传授二人台的唱腔、表演和演奏艺术。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还派来三人,吃住在歌剧团,专门学习二人台的唱腔和手绢舞、彩绸舞、霸王鞭的表演艺术。

十年内乱期间,二人台传统艺术被视为低级下流和黄色剧种被停演。呼和浩特市民间歌剧团被迫改名为呼和浩特市文工团。跳起了芭蕾舞,演起了歌舞和杂技。领导全被打倒并受到批判、我的父亲亦被冠以“走资派”、“叛徒”、“黑导演”、“内人党”等罪名而遭到批斗、抄家和隔离审查,之后又被送往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值得一提的是,民间歌剧团的一些有识之士和老艺人,一直为恢复二人台的名誉奔走呼号。在文化部和上级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一九七四年恢复了呼和浩特市民间歌剧团的称谓,二人台的传统艺术又获新生,并且得到继续传承并发扬光大。同年、父亲又重返工作岗位,继续他所热爱的文化艺术生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二人台剧种和民间歌剧团;又一次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

一九八九年、任戏剧家协会理事的父亲离休后,仍在呼市戏剧研究室工作,为他喜爱的文化艺术事业发挥着余热,直至一九九八年去世。父亲一生,留给我最大的遗产是;他那对文艺事业执著的热爱和无限的忠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后附我父亲姚士英和二人台著名演员韩世五研究剧本工作照)(姚一平)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