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二人台在河套的形成与发展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8]
一、二人台的起源及其形成

二人台在旧社会称为“打玩意”。因为是两个人就可演出一台戏,故命名为二人台。它产生的年代,据考证始于清朝咸丰(1851—1861)年间。从二人台的传统剧目《走西口》的唱词中,便可找到确切的根据,如“咸丰整五年,逸事出了个鲜,将逸事出自在山西府太原……”再从未经改动的《打连城》唱词中亦可证实,如“咸丰年间海棠村,苏家的姑娘打连城……”基于上述论据,足以证明二人台产生的年代是在清咸丰年间,及今已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二人台到了光绪初年,才逐渐形成了内容粗糙,唱作装扮非常简陋的雏型。

关于二人台的发源地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说二人台的老根子是在山西省河曲县,因为有些流行节目如《走西口》等的剧情,反映的是河曲人的生活;有的说二人台发源于内蒙古土默川萨拉齐和包头一带;有的说是在河套“爬山调”的基础上形成的;也有人认为是从陕西民歌“信天游”演化为二人台的等说法。我们从《走西口》的时间地点来看,当时所谓的西口,就是府谷县固城镇的西城墙之出口。由于清政府对劳动人民进行残酷的压榨,生活在河曲、保德、府谷一带贫瘠土地上的农民,更加贫困潦倒,难以活命。于是从口里出走西口,到口外(内蒙古)谋生。如《走西口》的剧中人孙玉莲唱道“家住太原府……”即是一个证词。据明史记载:“太原府领州五、县二十,所辖保德州、河曲县。”由此可知其时的保德州河曲县人民,当然会自称家住太原府了。另一个证明是孙玉莲在她丈夫太春走西口时,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太春梳头,如唱词中“哥哥走西口,妹妹也难留,怀抱上梳头匣,我给你梳一梳头”。如果是短发,是不会有这一举动的,所以一定是长发。而中国的男人普遍留长发是在清代,据此可以推断出来二人台产生的时间是清咸丰年间;起源的地点始于保德州河曲县一带。再从《走西口》唱词中的路线来看,也可证明二人台是在河曲民歌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如当太春临别时,孙玉莲嘱咐道:“坐船你要坐船舱,千万不要坐船头,恐怕来个风摆浪,摆在哥哥河里头”。以后渐次进入丝弦坐腔阶段,进而形成二人台剧目的。如以内蒙西部开发情况来看,人口来源和组成,以及二人台在音乐和唱词方面的特色,皆认为二人台发源于山西太原府保德州河曲县,有的剧目形成于内蒙古土默川萨拉齐和包头以西地区。特别是西路二人台的形成与发展更是如此。

自清乾隆四十三年河套平原划归山西省管辖,晋陕贫苦农民,为谋生计,便来土默川一带“跑青”,春来秋去不定居。及至光绪二年(1876),清政府废除禁止妇女出关的法令,农民才得以来此定居。随之内地农民迁移河套开垦者日益增多。由于汉农的大量落户,汉商亦相继纷纷出边,辐集于河套地区,使这个人烟寥落的沙漠荒原,由以牧为主逐步走上半农半牧。同时并把晋北保德河曲等州县和雁北陕北一带的民歌如《走西口》、《十对花》、《五哥放羊》、《打连城》等和秧歌中的码头调,如《西厢》、《卖菜》、《割韭菜》、《掐蒜苔》等都吸收过来,发展成载歌载舞的演唱剧目。加上坐腔这种艺术形式,在蒙汉人民中早就盛行了。一些能拉会唱的人们,很自然地聚在一起,趁喜庆集会或劳动之余围坐在一起,尽情欢歌。其它如“社火”是汉民从内地带来的一种群众性业余文娱活动形式。每当农历正月十五、二月二,群众为了自我娱乐,预祝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群众自发地组织“三官社”,大闹“红火”,俗称“闹三官”,社火是它的简称。因每年办“社火”具有季节性,不能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娱要求,因而力求创新,进一步演化为二人台。二人台既不受时间限制,又不受空间束缚,随时随地都可以演出,所以说二人台的起源地虽在河曲,其形成和河套蒙汉人民有着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

二、二人台在河套地区的成长与发展

二人台形成于内蒙西部地区,而逐渐发展盛行在后套平原上。根据现有的一百多个剧目,直接间接以河套地区的人物事件为题材的占有一定的比重。如演唱光绪三十年农历六月水淹包头灾难情景的剧目《水刮西包头》,在唱词中说:“当天一圪堵云,空中打雷声,对面站着一个人,望也望不清。看着看,瓦窑沟就把那个大水行,火烧如月号,水刮德茂新,戳开一楂楂馆,刮了七个跑堂人……”以后套地区所发生的刘天佑造反而导致了《打后套》为题材的剧目。当时河套人民把起义军打清军,打地商的除暴行动,誉为打后套,编出一首赞歌:“刘天佑传命令,打牛犋,刁公中,要把河套一扫平。要占五原厅,活捉王同春,辫子一圪绺,那就是我们的英雄刘天佑。上下一般胖,那就是英雄搭木架。”《种洋烟》所描述的事实,大都是旧社会后套地区广种鸦片的写照,如唱词:“洋烟本是英国进,传到中国害黎民。打罢春来阳气往上升,后套人一过惊蛰就开耧把洋烟种。妹妹在前边拉上牛,哥哥在后面摇上耧……”又如取材于呼和浩特附近荣叔嫂私奔的传闻《小叔子挎嫂嫂》和以后套国民党抓兵为题材的《抓壮丁》如:“民国三十六年整,国民党下了一道通缉令。房檐底下贴布告,后大套内抓壮丁……”再从二人台艺人朱银全所编唱的《转山头》,也反映了国民党抓兵给河套人民造成的灾难。

二人台是内蒙西部地区蒙汉劳动人民共同培植起来的一个剧种,它的形成与发展确与河套平原的开发有着密切关系。在好多剧目的演唱中,无不反映出河套的乡土风味。作为一种戏剧艺术,它同后套的“爬山调”成为茫茫河套川、巍巍乌拉山盛开的一枝并蒂莲。这枝艺术之花,在河套人民浇灌培育下充满着乡土气息和特有风格。二人台在河套所以受到当地人民广泛的经久不衰的欢迎,从根本上说是因为二人台从诞生到成长发展,它的创作者、演出者和欣赏的群众都是喝着黄河水,烧的哈木柴长大的劳动者。这就使它散发出喷鼻的泥土味,产生了使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魅力。人们所以爱它,是因为它“土生土长土里料,土言土语土腔调”。它的内容更是人们所熟悉的东西,诚如老乡们说的“二人台真红火,句句唱在咱心窝窝”。甚至有些老年人表白“从小爱看二人台,赤肚肚看到头发白”。由于二人台音乐带有河套民歌的旋律,唱词带有爬山调的风味,而道白又是很有风趣的串话和民间歇后语,因此人们说“二人台串话比牛毛多,三天也唱不完个牛耳朵”。形式是载歌载舞,内容又生动活泼,因而形成了它的独特风格。如《撑船》一剧中的船身起伏,身随船摆的表演是极富有象征性的。唱词里的“来在小召滩,忽听有人唤,见一个大姐巧打扮,站在黄河畔……”“来在回水湾,河浪上下翻”的举动;形容“风平浪又静,船儿顺水行”的表演,以及看到“河中鸳鸯对对飞,永远不分离,就好像人间好夫妻,牛郎配织女”的示意;在表情动作上,表演得淋漓尽致,非常逼真。再如《打秋千》这一剧目,在舞台或地摊上并无秋千架的装置,仅仅是姊妹两个角色。“肩对肩,面对面,四只手儿捉两边,两对花鞋颠倒颠,大姐姐撑,二妹妹旋,……”通过这段载歌载舞绘声绘色的演唱,把两个角色打秋千的行动,完全演活了。

三、二人台的剧目与社会影响

二人台的剧目形成是由于清代末年晋北、陕北等地的大批农民移居河套,同时也带来了好多民间艺术。诸如正月闹灯火,自拉自唱的丝弦坐腔。因其只有唱没有表演,群众感到枯燥乏味,于是在光绪初年出现了一种化妆演唱形式。演唱者扮作一男一女,随便穿两件彩衣,踩着进三步、退半步的秧歌步子,唱着民间小调就表演起来,这便是二人台剧最初的雏形。解放前,一班二人台多则七人,少则五人即可往来于农村进行演出活动。因节目短小精悍,便于流动演出,再加上它的每一剧目都富有地方色彩,更容易为群众接受。它的剧目有偏重于歌舞的“带鞭戏”,也有偏重于唱做的“硬码戏”。节目内容一部分是根据当地实事编写的,一部分是在民歌基础上加工发展而成的。在语言上具有生动、形象、风趣、诙谐等特点,最适于表现当地农民群众的思想感情。二人台的剧目,常见的有一百多个。

解放后党和政府多次举办民间艺术学习会,后改称为群众艺术学校。由于大量收集了二人台剧目和音乐,并予以整理、改革、加工,得到提高。原绥远省人民政府副主席杨植霖同志曾经亲临学习会,做了题为《二人台翻身》的讲话。一九五三年在绥远省文化局主持下,成立了第一个省级的二人台专业剧团———绥远省前进实验剧团,有不少经过整理改编的传统剧目和新编剧目,以现代题材编写的有五十几个,占绝大多数,而旧剧目在内容上加以改动的约有二十几个。总之,在解放后据调查经常演唱的剧目有七十三个。

二人台的传统剧目中,大部分是有高度的人民性和艺术性的。其内容或者反映劳动人民在旧社会的苦难生活;或者揭露旧社会的腐朽和黑暗;或者歌颂劳动人民的纯真健康的爱情和对幸福生活的憧憬;或者抒发劳动人民对大自然对生活的热爱;或者反映某些历史事件,是一笔应予重视和应该继承的优秀民间艺术遗产。但是二人台毕竟产生于旧社会,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剥削阶级的影响歪曲和篡改,因此剧目中往往掺杂着许多封建的迷信的色情的和庸俗的东西。一些本来相当健康质朴的剧目,如《走西口》《打秋千》《小寡妇上坟》等,也被塞进了不少封建的、荒诞的和低级的情节、动作和对话。另外一些剧目,如《听房》《十八摸》《公公骚媳妇》《小叔子挎嫂嫂》等,则更是剥削阶级倡导和欣赏的下流货色。这对社会风气的败坏,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西汶艺术网
可是我们也应该肯定二人台所以能在群众中发展,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主要原因是有几个优秀剧目。如《走西口》是广泛流行于华北西北各省的抒情悲剧的典范。《打樱桃》被誉为“塞外诗经”,是爱情喜剧的典范。如在开头时对唱:“阳婆上来丈二高,风尘尘不动天气好,哎哟!叫上妹妹打樱桃。红彤彤阳婆满山山高,手提上竹篮篮抿嘴嘴笑。哎哟!我跟上哥哥打樱桃”。再从剧中一对青年男女互相倾吐相思之情的唱词来看,如“想妹想妹真想妹,锄地扛了个坷垃锤。哎哟!差点儿打断哥哥的腿”。“想你想你实想你,熬稀粥没下一颗米。哎哟!熬下半锅白开水”。“想哥哥想得心慌乱,半后晌才想起吃早饭。哎哟!煮饺子煮了一锅山药蛋”。“想妹妹想的心里慌,耕地扛了个饸饣各床。哎哟!绳线拴在个猪身上”。“想哥哥想的心发慌,蒸莜面坐在个水缸上。哎哟!蒸了半天冰巴凉”。“想妹妹想得迷了窍,抽烟含住个烟锅挠。哎哟!差点把哥哥嘴烧了。”由此可见其相爱的纯真质朴。尤其二人台语言具有河套地方特点,如生动有趣、幽默诙谐的“串话”和民间谚语、歇后语等,在其它地区是罕见的。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