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忻州地方风情二人台小戏之《雪中情》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9]
忻州地方风情二人台小戏之一《雪中情》

时  间:民国年间,寒冬时节。

地  点:代县乡间。
西汶艺术网
人  物:纪县长名泽浦,山东人,县知事即县长。

宝  娃 纪县长之跟班。

铁  蛋 卖炭少年。

[宝娃不断地哈手、捂耳朵,跺着脚,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唉声叹气地上。

宝  娃人家们那当官儿的,是削尖脑袋定计哩,想方设法弄利哩,咱跟上这堂堂纪县长,却是专走这冰天雪地哩,忍饥挨饿受罪哩,招不住还得低三下四受气哩。唉!

[纪县长棉衣套着黑缎皮坎肩,戴着护耳,手拿长杆烟袋,俨然乡下老头上。

纪县长 (山东口语)宝娃子你又发啥子牢骚呢?

宝  娃  纪大人!你看这雪是越下越大啦,人家寻常人家,这十冬腊月,天寒地冻节令,谁家不是守个泥炉,抱个茶壶,热床暖铺,身暖骨舒;要不也是聚上几个老汉,抬会儿闲杆,打会儿麻将,热辣辣地吃顿好饭……少见你这种当官儿的倔背货,嗨!

纪县长  (随手取出两块铜片)宝娃子,俺这山东话,你横竖也听不懂,按老规矩,俺给你来段山东快书你听好了!(插好烟袋,右手夹起铜片来伴奏,按山东快书表演,也可配以音乐过门)

(表)宝娃别嗔恼,听我表一表,

当官的,就得到那下边瞧一瞧。
西汶艺术网
民情全不晓,就要瞎胡搞,

那桩桩件件歪风邪气,就要往外跑。

百姓有啥苦,你全然顾不到;

百姓有啥冤,你也不知晓,

不知良和恶,不辨好和孬,

不懂真与善,不识鼠和猫,

——这官儿岂不就是

五谷不分、良莠不辨,一个大烧包?

宝  娃(习惯成自然,仿学“山东柳琴书”,纪县长为他伴奏着)

(唱)你这快板书,俺也学会了,

我看你,纪县长,脑里生了毛。

纪县长  (夹白)照你说,我这脑瓜子发了霉啦?

宝  娃  (唱)不光生了霉,里头还塞了草,

纪县长  (夹白)那不成了小雀窝啦?

宝  娃  (唱)你看人家当官儿的,哪个不会捞?

见了上司会巴结,再把台阶跳,

见了大款会暗示,背地生财宝。

见了穷人躲着走,怕沾馊味道,

见了下属面迎天,眉毛往上翘。

有人背后取笑你,一个大傻冒,

山东跑到山西来,白来走一遭。
西汶艺术网
纪县长  哈哈哈,想不到你一个小小娃儿,竟还懂得这么多的人情世故。承教,承教。(忽然发现远处有情况)啊呀宝娃儿,前面西关三里河边,像是有情况,快去瞧瞧!

宝  娃  (望)西关三里河边?噢,是!

[二人急下。
西汶艺术网
[铁蛋内喊赶驴声:“打求!”拿鞭子赶驮炭驴上。

铁  蛋  打求!

(唱)麻生生的雪粒儿,一个劲儿地下,

老天爷杀人你眼不眨。

人家们谁没有个暖和的家?

谁可怜咱穷人苦娃娃?

夜半起身,到窑头,

赶驴送炭出山洼。

中途这颗颗雪是越下越大,

担惊受怕只怕出了差。

身上冷,脚下滑,

过河道更把人惊吓煞。

人步儿轻,驴步儿碎,

步步小心,恨不能四脚爬。(人、驴脚下打滑)啊呀不好!(驴失蹄滑倒,将铁蛋拽倒,一个屁股墩,跌倒在冰河面上,铁蛋大哭)啊呀妈呀!

铁  蛋  (支撑着站起来,反复地拼命扶炭驮,拉驴,终归失败,失望地骂驴)

(唱)小毛驴,灰东西,

冰河上跌倒个我和你。

可怜咱俩个,疲累渴又饥,

冰天雪地里,栖遑受孤凄。

[宝娃随纪县长上,纪县长急切间几乎滑倒,宝娃架住。

纪县长  啊呀!宝娃你看,

(唱)失蹄滑倒个驮炭驴,

送炭的少年他哭啼啼。

多亏遇上了我和你,
西汶艺术网
快快扶驴莫迟疑。

[三人扶驴,一齐跌倒在地。

铁  蛋  啊呀爷爷,把你给摔坏了可咋办呀?

纪县长  (强自爬起)嗨!爷爷我,不是尿泥捏下的,也不是麻纸糊下的,是跌出来的,碰出来的,没有那么娇贵,跌不坏!来,咱们爷仨赶紧扶驴要紧。

[三人二次扶驴,仍未成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纪县长  娃儿,要不先把炭驮子卸了?

铁  蛋  不行啊爷爷,驴肚皮底下还有皮带铁链子兜着呢!

纪县长  (看看天色,脱下坎肩)嘿嘿,路是人走的,法子是人想的,这阵儿雪也停了,咱们再想想法子。(拿坎肩将驴周围的雪刷开,又肩坎肩平铺在驴蹄子前边)除了死法子,尽是活法子嘛。

铁  蛋  (拿起坎肩)爷爷,这可使不得!

纪县长  使得!(再铺坎肩)

铁  蛋  使不得!(欲取坎肩)这么贵重的黑缎皮坎肩,驴蹄子蹬坏了可咋办呀?

宝  娃  纪大人既说使得便是使得。来,“老驴跌倒揪尾巴”。你往起吆驴吧!

铁  蛋  (喝驴)打求!一——二!起!
西汶艺术网
[三人扶驴,终于将驴扶起,三人护着驴,小心翼翼地碎步过了河。
西汶艺术网
[宝娃小心地去取了那坎肩,甩打了雪,正要递给纪县长穿上,却见果然蹬下个窟窿,他看着发怔。

铁  蛋  (凑过去看)啊呀爷爷,果然蹬下个窟窿!(大哭)这可咋办呀?(左掏右掏,凑出几张零钱)俺身上就带着这几个钱,你老人家看够赔呀不够?

纪县长  好娃儿,家里还有些甚么人哪?这样的冰天雪地,还要去送炭?

铁  蛋  (唱)嫩豆芽,遭霜打,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爹死了,撇下个破烂的家。

可怜的老母常生病,

全靠铁蛋我,驮炭度生涯。

纪县长  既是这样,爷爷我怎能要你的钱呢?铁蛋啊!

(唱)雪里送炭,你从小受熬煎,

出门在外,步步离不了钱。

吃饭住店,处处不得省,

你是家里顶门立户的山。

(从身上掏出几个银元递上)爷爷这儿还有几个白洋,送了给你,以备急用。小心些,快些吆上驴走哇!阳坡出来雪化了可就更滑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铁  蛋  (拭泪接过银元)那就谢谢爷爷啦!(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宝  娃  纪大人,人家口口声声叫你爷爷哩!

纪县长  (微笑着)怎么,你觉得不像吗?

[铁蛋内喊“爷爷——” 拿一包肉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铁  蛋  (唱)铁蛋卖炭常出门,

见惯白眼受欺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今天偏逢好人救,

二斤猪肉谢救星。

爷爷,俺娘常说,受人恩惠,要永远记挂在心。这二斤猪肉,就算俺铁蛋补敬你爷爷的一点心意,爷爷休要嫌少,请你收下。

纪县长  (接肉在手)多谢,多谢。(掂量)怎么,你说这是二斤猪肉?

铁  蛋  是呀!

纪县长  你这肉是在哪儿买的?

铁  蛋  西关“刁记肉栈” ,俺的驴还在他门口拴着哩。

纪县长  果然又是这“刁记肉栈”!

宝  娃  纪大人,人们早就举报,这“刁记肉栈” 卖肉一直以次充好,缺斤短两,这可不是十天八天,一遭两遭的啦!纪大人就该——

铁  蛋  纪大人?这爷爷是纪大人?

宝  娃  是呀,这是咱代县新上任的知事——

铁  蛋  知事?

宝  娃  就是县长!

铁  蛋  (大吃一惊)县长?

宝  娃  是啊!咱这纪县长呀!

(按“山东柳琴书” 的形式,唱)

咱这纪县长呀,人称“纪青天” ,

来代县除陋俗,城乡换新颜。

豪强害了怕呀,贪官齐收敛,

谁要敢贪赃枉法,惩治不容宽。
西汶艺术网
纨绔子弟们,再不敢胡乱为,

众百姓的苦和冤,时时记心间。

你这一刀肉哇,定是使了奸,

纪县长这手一掂,奸商受牵连。

纪县长  (表)娃儿别听他吹,什么“纪青天” !

公正来办事,良心才得安。

宝娃你引他去,将爷命令传,

老货栈缺斤短两实实地理不端。

两斤缺半斤,刁家太刁钻,

关门停业,最少一百天。

若是能改过,罚款四十元,

从今后记取教训再莫耍欺瞒。

拿我的大烟袋,你代我将收据签,

交罢罚款,这回就算完。

若是有意见呐,叫他县衙见,

先打板子后定罪,让他再狂颠。

[宝娃接过纪县长的长杆烟袋,得意地戏耍着。

宝  娃  (唱)好个纪县长,架子撑得圆。

不伯他刁家,脑瓜削得尖。

有你这尚方剑,哪怕他不服管,

自作自受,他自己找难堪。

来,铁蛋,你拿了肉,跟俺宝娃这么威威风风地找他“刁家肉栈” 一趟去!(端起架子,耀武扬威地下)

[铁蛋莫名其妙地随他下。

纪县长  啊呀嘿,这当官的不到民间,焉知民苦?难怪那五台先贤徐松龛先生,《啖糠词》、《驮炭道》两章写得那么感人肺腑呀!

[宝娃、铁蛋喜气洋洋地各自拿东西上。

宝  娃(唱)好个纪县长,您就是不简单,

手是尺子眼是称,他缺了五两三。

刁家认责罚,好话万万千,
西汶艺术网
还想长久做买卖,请您多包涵。

不多也不少,白洋四十元,

铁  蛋  (唱)这样的父母官,胜过活神仙。

纪县长  (唱)开言叫铁蛋,你是好少年,

四十元钱奖给你,猪肉你解了馋。

铁  蛋  (激动地拭泪鞠躬)谢谢县长!

纪县长  快快吆驴去吧!

[铁蛋连连鞠躬下。

[纪县长与宝娃相视一笑,下。
西汶艺术网
——剧  终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