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秦腔剧目中的四大“义仆”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16]
“义仆”,忠义的仆人。仆人,一般在戏曲中连名字都没有,就叫个“家院”,或者“院子”、“院公”。个别的略显重要,才有个名字。这个身份,在讲究阶级的时候,恐怕就是地主的狗腿子、爪牙。现在当然不这样说了。秦腔剧目中有许多仆人很讲究义气,对主人很忠心,在主人遇到困难,遭遇灾难的时候,或者不顾个人安危,千方百计帮助主人渡过难关,或者不计自己得失,帮扶救助小主人。我们姑且称他们为“义仆”。这里简单列举几个秦腔剧目中的义仆。

一、《双官诰》中的薛保。《双官诰》又名《三娘教子》、《机房训》《忠孝节义》。故事源于李渔的小说《无声戏》。

明时,中州儒生薛子约之次妻刘千斤生子薛倚哥。妻张凤蕊生妒,家庭不合。薛子约往苏州探亲,途中行医救了王文并收为徒。圣上患疾,广求名医,薛子约被荐进京为皇帝治病。圣上病愈,封薛子约为御史,兼理太医院。当初薛子约离家之后,其次妻刘千斤偷情求欢,被三娘王春娥发现,刘千斤反诬三娘不良。王文假冒薛子约之名行医,病死店中,店主老万千里报丧,家人薛宝误为薛子约,搬尸回家。张、刘二妇遂弃子盗物另嫁。三娘含辛茹苦抚养薛倚哥。倚哥终于成人得中状元,与其父薛子约同回乡祭祖,为三娘求回了“双官诰”,御赐“忠孝节义”牌匾。

我没有见到过这出戏出版的全剧剧本,只见到过网上由网友王爱秦腔记录整理的全剧剧本。在戏里,东人薛子约的徒弟王文在镇江病故,店主人误以为是薛子约,千里报信。而薛家都是孤儿寡母,这时候仆人薛保挺身而出,不顾自己年迈,不辞辛苦,远赴镇江搬尸。后来,大娘、二娘改嫁,薛保为抚养、教育小东人,操持家务,协助三娘教育小东人薛倚哥,甚至在三娘身染病患,主仆无有吃喝生活艰难的情况下,带领小东人外出乞讨,帮助主人渡过难关。

薛保的“义”,在于主人家遇到极大困难时候,不是只想到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安危,在薛子约的正妻和二娘都自顾自改嫁了的时候仍然坚守在主人家,这个薛倚哥的成才,义仆老薛保功不可没。

二、《南天门》中的曹褔。《南天门》,又名《走雪山》、《反大同》、《广华山》、《聚峰山》。事见《明史-魏忠贤列传》,当然剧中情节和《明史》中所记有出入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明天启年间天官曹模抵制宦官魏忠贤的专权,受到迫害,先是发回原籍务庄田,后曹模夫妻在回乡途中又被魏忠贤所派爪牙逼死。这时候仆人曹福(有的剧本叫做曹文寿、曹夫)站了出来,保上曹家姑娘曹玉莲逃往大同,寻找曹玉莲的未来的公爹,镇守大同的李德正帮助报仇雪恨。后李德正带兵进京,天启帝被逼无奈,杀了魏忠贤,才为曹家报了仇。

这出戏的核心折子戏是《走雪山》一折。曹福保姑娘去往大同途中路过雪山,曹福搀扶玉莲过独木桥,保护玉莲不受野兽伤害,玉莲腹中饥饿,曹福为她讨饭充饥,而自己强忍饥饿,姑娘身体寒冷,曹福脱下自己的衣服为姑娘御寒,而自己竟然活活冻死,却确保了姑娘顺利到达大同。曹福这个仆人,为了保护主人家的女儿,竟然不顾先出了自己的生命,真可谓“义仆”。这戏我也没有见过出版的全剧剧本,网上见过陇上一痴网友上传的老剧本。

三、《哑女告状》中的掌忠。

书生陈光祖家道中落,投奔岳父掌家,不意岳父已故,被继室赶走。未婚妻掌上珠闻讯,命老仆掌忠将光祖暗藏于其父生前读书处攻读。后光祖高中榜首,派人迎娶,继室因所生女赛珠貌似上珠,而将其假冒上珠嫁出,并纵火欲烧死上珠。上珠得继室前夫所生之子呆大救助,两人相偕赴京呜冤。赛珠得知,将他俩骗入府中,误杀呆大,又用针刺哑上珠。在掌忠帮助下,终于冤情大白,赛珠被处极刑。

这个戏应该是淮剧的剧目,秦腔移植过来,好像是咸阳的一个剧团的保留剧目。网上的剧本杨永海根据甘肃省景泰县一个业余剧团的演出记录整理,网友苍松极目上传的。一般经常演出的是呆哥背掌上珠进京告状的一折。扮演掌上珠的演员要走男步,唱女腔,很有看点。

掌忠在戏里,先是牢记东人掌老爷生前托付,将书生陈光祖藏在听月楼上,每日送茶送饭,还暗中保护,阻挠掌赛珠和赛夫人的所谓“听月楼设法坛享福妖精”的阴谋,安排陈公子与掌上珠相见,敦促陈公子上京赴考。在陈公子高中后,得知赛夫人要将自己的亲生女掌赛珠顶替继女掌上珠进京与陈公子完婚,就要上珠和呆哥一起上京,揭穿夫人和赛珠诡计,自己也赶往京城,在大堂上揭穿赛珠母女本来面目,使得上珠冤情大白。掌忠的忠、义,是不附和心肠狠毒的赛夫人母女,不忘老爷临终嘱托,坚持正义,帮助当时落魄的陈公子和心地善良相对弱小的掌上珠。

四、《王魁负义》中的王忠。

《王魁负义》说的是宋时名妓敫桂英赴海神庙降香,见秀才王魁饥寒交迫,倒于雪地,心生侧隐,救回院中。慕其至诚好学,遂结百年之好。桂英伴王攻读三年,送王赴京应试,临行前二人于海神庙结盟发誓,永不负心。王魁走后,穆桂英苦苦等待,不料王魁高中后招赘相府,负却前情,差家院送来三百两银子和一纸休书。桂英悲愤欲绝,奔海神庙,求神主持公道,海神终无灵验,桂英绝望,怒打神像,痛斥王魁,最后自缢而亡。这应该是阿宫腔剧目。    1960年王玉珊根据川剧《情探》改编。越剧有同一题材的剧目并拍摄戏曲电影《情探》。事见宋柳贯《王魁传》及《焚香记》传奇。秦腔哪位艺术家演出过全剧,还不清楚,只知道现在常演的是《打神告庙》一折,《义责王魁》一折现在演出也很少,网上能听到三意社苏育民、张新华和易俗社刘毓中、孟小云两个录音。

全剧剧本没有见过,从剧中人物对白可知,王魁父母双亡,王忠可怜王魁无人照管,患难相从,照管王魁的生活,陪伴王魁赴京应试。他丝毫没有看不起妓女出身的敫桂英,认为她有见识,是贤德的状元夫人。他的“义”,不是无原则地顾全少主人的利益,而是能够坚持正义,讲求“信”,在得知王魁负却前情,招赘相府后,历数敫桂英的恩德,再三相劝王魁不可忘恩负义,忘却前缘。再三相劝无果后,痛斥王魁,拂袖而去,坚持了一个下层仆人的尊严,并维护了人间真情和正义。

也可能秦腔剧目中还有更为典型的“义仆”形象,可是临时也想不起来还有哪些,只是随手记下以上几句话。今天虽然没有真正的仆人,但是了解古代义仆的精神,对于我们今天继承发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还是有一点意义的。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