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京剧不归路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19]
中共自诞生之日即是革命党,“革命意识”贯穿于建党立国始终。“革命”既是党的意识形态,建政后也自然而然成为国家意识形态,影响极为深远。“文革”使中国人的革命意识登峰造极——它的正式提法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既然是“文化革命”,看似与政治无涉,实质是政治影像的投射。且发动文化革命本身就是一场毫无保留的政治运动,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社会的发展方向。至今,我们仍无法看见这种影响的尽头。

政权的革命性质,决定了艺术要为无产阶级服务,属于服务性行业,它的最高级服务方式就是艺术的革命化,于是,“革命现代京剧”应运而生,“京剧”这一中国传统艺术形式具有了革命性——它总称“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则是它的极端化。由此制造出的终端产品——八个样板戏,恰如其分地反映了党的意识形态。

“样板戏”不是一种从天而降的新的艺术形式,它没有出现在中共建政初期,也不是直接从传统京剧脱胎而来,它有一个变化过程。只是,这一过程完全不是京剧艺术自身发展的逻辑结果,而是在革命意识主导下强制转型的产物。

走向革命

中国传统京剧是在自为状态下产生的。京剧起源以徽班进京为标志,至今220多年,相比中国其他传统艺术门类,如书法、绘画,年代要短得多。京剧在官方的荣耀无非就是到皇宫里为慈禧庆祝一番生日,或者被哪位达官贵人请去唱堂会,那时的政府很少关心京剧艺术发展,京剧的戏班、科班都是艺人们自己组织,完全私人化,自生自灭。京剧繁荣的唯一途径就是市场,靠的是剧场和观众。
西汶艺术网
政府既然不关心京剧的成长,也就不会以“组织”形式干预京剧的发展。因此,虽然京剧剧目鱼龙混杂,京剧艺术却在短短100余年的时间里得到了极大提高。到上世纪30年代,以四大名旦、四大须生以及周信芳、裘盛戎、叶盛兰等艺术家们为代表开创的京剧各大流派,使京剧艺术走向颠峰,造就了中国京剧艺术最辉煌的时代。

中国传统京剧,从内容到形式从不具备革命意识,所谓“才子佳人,帝王将相”,其实也就是中国传统社会生活形态的艺术反映。同时,为满足部分市井生活,剧目中有不少内容带有因果报应、谶纬迷信,以及一些色情内容,如《杀子报》《探阴山》等。这些剧目内容明显不符合新政权的意识形态。

中共建政打破了京剧的原生态,使之进入组织化程序。加入一定的政府力量未必是坏事,关键在于是否尊重这一艺术的规律,人为地割裂艺术纽带,其结果可想而知——这正是京剧所面临的状况。京剧的命运以组织介入为发端,以戏改为口号,以革命化为过程,以样板戏为最高标志,以失去观众、走向没落为结果。

1949年后的京剧革命化,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戏改”。

1950年底的全国戏曲工作会议,提出对旧戏曲不良内容进行必要和适当修改。1951年3月,毛泽东题词“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同年5月5日,当时的政务院(国务院前身)发出《关于戏曲改革工作的指示》,简称“五五指示”,提出了“三改”要求:改戏、改人、改制。到1952年3月,已有26出剧目被停演或进行重大修改,显示出政府干预文艺的强大威力:通过各类指示、通知、会议精神,确定什么戏能演,什么戏不能演。戏改因此带来了不少副作用,出现杜撰、捏造历史和歪曲人物与剧情的现象,甚至出现著名艺术家程砚秋不能上演自己代表作《锁麟囊》只能演《荒山泪》的事件。

不过,建政初期对老艺术家们“革命性”的要求没有那么高调,在停演、修改一些旧戏曲的同时,推出了更多新剧目。到上世纪50年代末,新编传统戏主要有《海瑞罢官》《谢瑶环》《赵氏孤儿》《义责王魁》等,现代戏则有《智取威虎山》《赵一曼》《节振国》等。

第一次戏改起到意识形态归拢的作用,为后来“革命现代京剧”的兴起提供了一些经验。尤其是《海瑞罢官》这出戏,还为“文革”发动提供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突破口。

第二阶段则以“大写十三年”为标志。这段历史不长,对样板戏的产生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

1962年9月中共八届十中全会,毛泽东因小说《刘志丹》事件,引述康生的“重大发现”:作家利用小说反党。他严肃提醒大家“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并且要求“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同年12月21日,毛泽东同华东省、市委书记谈话时对戏剧提出了批评。时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市长柯庆施,有着极强的政治敏感性。转入新年,在1963年上海元旦联欢会上,柯庆施提出了“大写十三年”的倡议,宣传中共建政13年以来取得的成就,他同时指责整个文艺界“毒草丛生”。

“大写十三年”带来了一场“京剧革命”,让长期抱病、深居简出的江青变得忙碌起来。她奔走于各地,不停地观摩各种演出——这一倡议确实激发出了一大批反映当时生活和意识形态的作品,也使上海成为“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的重镇。后来的“八个样板戏”,除《奇袭白虎团》和《红色娘子军》外,其余六部,或基础、或成品都来自上海。

为检验“大写十三年”的成果,1964年6月5日至7月31日,“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大会”在北京举行。各地文艺界经过一年半辛苦劳动,纷纷拿出自己最优秀剧目,远不止八个,但八个样板戏的雏形就此产生。观摩大会期间,江青在演出人员座谈会上发表《谈京剧革命》的讲话,指出:“在戏剧舞台上都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还有牛鬼蛇神。”因此“要在我们的戏剧舞台上塑造出当代的革命英雄形象来。这是首要任务”。讲话中,她重点表扬了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

从此,江青全面介入现代京剧,在她主导下,“革命现代京剧”被打造成了“样板戏”。可以说,没有江青介入,不论现代京剧如何发展,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样子都一定有所区别,她也因此成为“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旗手”。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