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我的秦腔艺术之路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23]
作为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秦腔艺术,因其浑厚凝重的悠久历史与博大精深的思想蕴涵,素为展现华夏根脉的黄河文化体系重要组成部分;更因其剧目繁多、内容丰富、行当齐全、表演规范的剧种特色,以及慷慨激昂与委婉缠绵兼备的板腔音乐旋律,而成为大西北人民的精神财富。在时代嬗变发展的漫长进程中,它曾经焕发着自己的光彩和魅力,乃至一定时期在中国剧坛独领风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然而,在当今地方戏曲面对市场化冲击、多元化挑战、趋同化影响、个性化缺失的形势下,如何保护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秦腔艺术,使之在弘扬传统、继承创新中发扬光大、再铸辉煌,不仅至关重要,而且十分紧迫。我作为秦腔代表性传承人之一,对此深感责任重大。虽然个人之力极其有限,但今生命运注定的秦腔之缘,促使我必须做出担当使命的选择,回想起来,这个强烈的愿望已经魂牵梦绕了六十余年……
西汶艺术网
幼年爱戏  痴迷成瘾

1940年我生于咸阳。回忆儿时往事,印象最深的就是看戏。在我四、五岁时家乡附近过庙会,父亲带着我去看戏,他把我架在脖子上,几个小时我竟然不吃不喝,不拉不尿,完全被戏楼上的表演吸引住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戏,从此上了戏瘾,爱戏如迷,以后只要哪里有戏,就一个人偷偷跑去看。七、八岁时,我已是小学生了,县上但有戏来,每晚必看不误,那时咸阳还没有电灯,戏完了要到半夜,回家路上伸手不见五指,全凭用脚摸着走。母亲放心不下,不许独个出门,我每次都是偷着翻墙出去看戏的。时间长了,父母亲很生气,我看完戏回家不给开门,想着要整治我。后来,我每次出去看戏口袋里都要装一个钉子,回家时好用它拨门。父母见阻止不了我看戏,就采取暴力制服,不是罚跪就是挨打。我当晚回话求饶,第二天照样看戏,我也闹不清,每到天黑的时候就坐立不安,心里毛草的光想看戏,简直就像成了瘾。随着年龄增长,有些戏情我也能看懂了,就模仿台上演员的唱念表演,居然有了一点“样法”。后来由我出头联络了一群小伙伴,成立了一个娃娃剧团,自娱自乐,大戏演不成,就演牛皮灯影。点灯需要用油,各自都从家里偷来;没有牛皮娃娃,就用家里做鞋用的褙子来剪。每到晚上,我们就聚集一块演戏看戏耍热闹,这样时间长了,大人们也都好奇地来看。他们议论:“中汉(我的原名)这娃不但是个戏迷,现在把事干大了,竟然成了娃娃剧团的团长了,说不定长大学戏还是一块料呢”!到十二岁那年小学毕业,因家里生活贫穷,父亲供不起我上中学,曾多方托人,想给我找个出路寻一碗饭。有一天父亲很严肃地对我说:“你现在也长大了,得给你寻一条出路,我托朋友在西安给你寻了个事,你去当学徒,管吃管住,三年出师以后就可以挣钱了”。我问父亲干啥,他说:“到西安骊宫池澡堂子,给人家提水倒茶洗脚擦背”。我听了后不吭声。父亲问:“你愿意不愿意”?我坚定地回答:“不愿意”。“那你到买卖铺子学相公去”。“不去”!“这不去那不去,你要干啥?”“我要学戏!”当时,在我看来唱戏是世界上最好的事。父亲说:“学戏很苦,整天还要挨打,你不怕?”“我不怕,我一定要学戏!”这次谈话是决定我一生命运的大事,我坚决的态度打消了父亲的种种想法,最后老人家还是开恩了,但他给我提出一个要求:“你要学戏一定要学个把式,千万不能整天吆老鸹(跑龙套)”。我向父亲保证一定要好好学,当一个好演员。

科班学艺  奠定基础

1952年秋,董瑞生老先生带我到西安三意社去考试。主考官姚鼎铭问我会唱啥,我说《折桂斧》(《打柴劝弟》)。当时,全国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在北京举行,三意社苏育民社长的《打柴劝弟》曾在怀仁堂给毛主席演过,这是苏先生的看家戏,红遍全国。姚老师一听,说道:“崽娃子胆大得很,敢在三意社唱《折桂斧》”!但当我唱完这段戏后,姚老师当场拍板:“嗓子很好,行了”。随后,吩咐旁边的人带我到食堂吃饭。一段《折桂斧》使我进入三意社科班正式学艺,从此奠定了初步的专业基础,迈上了实现秦腔艺术梦想的漫长征程。

解放初的三意社是个民营剧社,一切都要靠自己演出收入来维持。剧团条件很差,没有练功场,没有排练厅,都是在露天地练功、排戏,夏天顶着烈日酷暑,冬天冒着风雪严寒。食宿就更困难了。三十几个学生住一个木板楼,每人睡一绺楼板,挤得连身也翻不过来。冬天挤在一起还暖和,到了夏天就不好熬了,楼上不通风,空气不流畅,又热又臭,啥味都有,哪像现在风扇、空调应有尽有。尽管那时条件很差,但精神却很愉快,劲头也很足,因为我已实现了进剧团学秦腔戏的梦想。我的启蒙老师张朝鉴经常告诫我:“娃呀,学戏是个苦差事,要吃苦,还要多长个心眼,师傅引进门,学艺在个人”。那时三意社每天都演戏,礼拜天还要演两场,我每天都看戏,这真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我对前辈老师们的演出很敬佩。常常想:我什么时候能和他们一样站到舞台上演戏呀?在老师的艰辛培养和自己刻苦努力下,三个月后,我第一次登出台演出传统折子戏《苏武庙》,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关注和好评,第一次感受到了当演员唱大戏的乐趣,从而更增加了我勤学苦练的信心。不光每天看秦腔,在师兄的影响下,还经常跑出去看京剧、蒲剧一些名角的演出。那时三意社对学生管得很严,任何人未经批准不许出大门,否则第二天就要挨板子。不管挨板子有多疼,只要能看戏学到东西就行,西安来了名角,我就要翻墙出去看戏。先后看过京剧大师周信芳、马连良、李万春、白云亭、言少朋、奚啸伯和蒲剧名家闫逢春等艺术家的演出,真是大开眼界,学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他们的精湛技艺,引导着我成长、成材的道路。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