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北路梆子中断18年演出之说考辨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25]
北路梆子是山西四大剧种之一,由蒲州梆子演变而成,比较古老。如果把蒲州梆子认为是梆子腔的第一代,那么北路梆子就应该是梆子腔在山西的第二代。虽说较为古老,但它在解放前夕已将式微。解放后,由于党和人民政府的积极支持才又复兴起来,对于北路梆子的发展史,一直以来一种似乎是历史真实的主流说法,即由于日本入侵山西而使北路梆子中断了18年的演出,致使剧种凌夷,几乎灭绝。虽然半个世纪已过,后人仍习惯因袭,乃至研究北路梆子的专家仍在以讹传讹,缺少一种求真务实、严谨的学术精神。把北路梆子说成中断18年演出的不符事实。

那么这一说法是怎样形成的呢?这应该从北路梆子的复兴而说起。1954年山西省举办第一次全省地方戏曲观摩演出。忻县专署临时组织了几个流散北路梆子艺人,排演了《下水牢》、《哭殿》、《舍饭》等折子戏,以展览演出的形式参加观摩。所谓展览演出即非正式参与。演出反响强烈。尤引起时任文化部戏曲改进局局长、大戏剧家田汉的关注,建议恢复剧团。省委、省政府很重视,1955年批准忻县专署组建。于是便在原忻县专署晋剧团的基础上调整改组,建置总团,下设两个分团。原晋剧团为一分团,新组建的以贾桂林为代表艺术家的北路梆子为二分团。大跃进年代,行政区划建置调整,忻县、雁北合并称为晋北地区,机构迁居大同市。当时大同也有一个北路梆子青年团,两团合并称为晋北地区北路梆子剧团。然而好景不长,紧接着又出现一个“三年困难时期”,1961年又化大为小,晋北地区又一分为二,恢复忻县、雁北原来两个专署。北路梆子剧团又回到忻县,称为忻县专署北路梆子剧团,北路梆子自然也成为山西四大梆子剧种之一。贾桂林也理所当然地成为剧种的代表人物。

贾桂林据说开始8岁开始学戏,花季年华在她父亲所领戏班唱戏。据说日本人入侵晋北后离开舞台中止演出,从1937年到1955年正好18年。当时为了宣传贾桂林对于北路梆子的核心地位,便把她中断18年演出宣传为北路梆子同样也中断了18年。且不说贾桂林是否中断18年演出,就是确实中断了18年演出,一个明显的常识性误导:一个演员的事实绝对代替不了一个剧种的史实。实事求是地说,北路梆子根本就没有中断演出活动,只不过式微罢了。贾桂林恐怕也不是实实在在离开舞台18年。原来所传应该都不符合史实。且看下面一些材料便很能说明这一问题。
西汶艺术网
宁武县老干局编印的《雄关风云》一书,其中有郭鸿宾先生写的一篇文章,题为《漫谈宁武戏剧概况》,其中讲到日占时期北路梆子的演出情况,颇耐回味。录入下:

宁武的时局相对稳定后,宁武县俱乐部(地址东关和平街油坊院)由神池道情艺人三旦仁领班唱戏。俱乐部有宝座(赌场)、买卖门市、卖彩票,非常热闹。每日三开戏,人山人海。戏班荟萃了著名北路梆子演员银凤黑、福鱼旦、拉铃旦、水仙花、三女红、杨二女、九岁红、七岁红、十一红、海棠花、毛毛生。花女子、贾桂林、水上漂等名伶亦作短期演出……这个戏班一直演到抗战胜利。

郭鸿宾是宁武县政府的一位退休干部,现代话称他为一位地地道道的戏迷。青少年时代就爱着山西地方戏曲,尤其建国初的青年时代,他在太原当兵,为他看晋剧名家提供了方便。他不仅爱看戏,还喜欢拜访名老艺人,与他们交友。他还善于调查研究中、北路梆子的一些历史情况,从而积累了中、北路梆子的不少资料,尤其老艺人的资料,发表过一些关于中路梆子著名艺人的文章。关于贾桂林在宁武俱乐部演出的材料,我为慎重起见,曾与他核实资料的来源。他告诉我,是他在贾桂林生前拜访时,贾亲自跟他说过的。并说曹安卿也与他说过。曹安卿是著名北路梆子艺术家曹光明的长子,解放后在宁武剧团任副团长,工花脸行旦。青年时代与贾桂林在她父亲领过的戏班共事。郭鸿宾还告诉我,过去宁武城关的老人都看过贾桂林的演出,剧目是《打金枝》,贾桂林饰演公主。我也曾访问她“小电灯”艺名的来历,她告诉我演《小放牛》而得。《小放牛》也是小旦行当,可见贾桂林在花季年华时还演过小旦角色,唱青衣恐怕是后来了。

既然贾桂林也在宁武俱乐部唱过戏,尽管短期,恐怕贾18年脱离舞台说来未必准确。至于北路梆子断裂18年毫无疑问更不是事实。

此外,还有一条材料可证。1951年《新戏曲》第二卷第一期发表有署名大兵的一篇《谈山西梆子》的文章。这是研究山西梆子的一篇重要文章,提供好些历史信息,包括蒲剧、晋剧和北路梆子。大兵何许人,不得而知。但从文章内容看,他对山西梆子戏曲剧种相当熟悉,很有研究,对蒲剧、晋剧和北路梆子三个剧种的来龙去脉和特点表述的很清晰。是研究山西地方戏曲的行家里手,我推测很可能是抗战时期,在晋绥根据地工作过的一位老革命戏剧家。在他的文章的最后说道北路梆子时,有这样几句话,对我们来说很有价值。

“抗战以来北路戏就逐渐衰落,甚至在察绥的剧场也被中路戏取而代之。目前只有几个小型剧团在晋北挣扎着活动,假如再不加以改革,恐怕慢慢地就会没落了。”

事实上,据我所接触到的史料,北路梆子在抗战前已经开始衰落。有记载为证。日本人入侵只不过增加了其式微的速度。由上述材料可见:北路梆子在抗战以来,只是走向衰落,还有少数戏班在“挣扎着活动”,并没有断裂18年的事实。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