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忻州地方风情二人台小戏之《哭小姨》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26]
忻州风情二人台系列小戏之五:《哭小姨》

时 间:明末清初。

人 物:宋丑子、刘伐子

[宋丑子丑扮,戏耍着独创的烟杆烟嘴子套烟袋的舞蹈,做出千奇百怪的表情上。

歌  声  忻州历来多奇事,

明清时出来个宋丑子。

你笑乖谬他笑痴,

奇闻轶事载野史。

救人急难不图报,

扶危济困天下知。

原来也是个凡俗人,

总是给人找乐子。

宋丑子  嗨嗨—— 人常说,“扒坡打快牛,办事找能人。”“心病还得心药医,解铃还得系铃人。”

(表)我名宋丑子,人唤沙里金。

二州和五县,称咱是异人。

乡邻有急难,见天有人寻。

城西刘伐子,他是俺连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青年伤了妻,整天泪淋淋。

身子快虚脱,就像丢了魂。

田地撂了荒,见天去哭坟。

惊煞丈母娘,吓煞众乡邻。

急煞俺婆姨,命咱动脑筋。

领了众人命,城西去访寻。
西汶艺术网
(唱)晴格朗朗天气几疙瘩瘩云,

耗人耗不过人想人。

精明的想人是一阵阵,

心眼死的在念旧里头沉。

(念)俺那三连襟,生生个二不愣。

小姨子一出殡,气了个不要命。

宋丑子把计定,哭坟咱硬碰硬。

[刘伐子在哭坟。宋丑子上,远远地观察,谛听。

刘伐子  (锤胸顿足地哭)哎呀甜妹我的妻呀——
西汶艺术网
(唱)打了灯罩子扣了油,

甜妹子你咋和我熬不到头。

三五颗小米子做不成个粥,

你铁打的心肠把我丢。

三棵杨树两棵柳,

你叫我思念几时休?

白日里想你喝几盅盅酒,

到夜晚想你泪道道流。

田地里想你没心思受,

地畔畔想你满肚肚忧。

想见你一面也不能够,

你把我扔进滚油锅里煮。

单等你脆格生生一声吼,

黄泉路上咱相跟上走……

[宋丑子谛听,思索有顷,表情怪异,遂夸张地、不管不顾地哭上。

宋丑子  啊呀我那知冷知热的甜妹子,体贴知心的小姨子呀——

(唱)南梁上的糜子,北粱上的那谷,

千不该万不该甩了姐夫。
西汶艺术网
骑的骆驼呀,吆的那猪,

你把姐夫可害了个苦。

想你呀想得我上不了铺,

灯壶子里头倒了些醋;

想你呀想得我穿不上裤,

买窝头买回些花花布;

想你呀想得我眼生雾,

赤脚板上了花椒树;

想你呀想得我不识数,

出门子寻不见回家的路;

想你呀想得我把枕头抱,

你姐姐她,她,

条帚疙瘩打了我无其数……

啊呀呀呀小亲疙疸……

[他偷眼看那连襟刘伐子,只见他又惊又气,正在发怔。

宋丑子  (暗暗得意地向观众微笑,既而越发夸张地呼天抢地又哭又叫)啊呀天爷,你还我心上的人来呀!甜妹子,我那有情有义的小姨子呀!

(唱)想你呀想你,实实地想念个你,

忘记了渴来呀,忘记了那个饥;

想你呀想你,实实地想念个你,

下地呀锄谷呀,我扛了一张犁;

想你呀想你,实实地想念个你,

下面条呀下了些,下了些硬糜糜;
西汶艺术网
想你呀想你,实实地放不下个你,

吃莜面栲捞捞,啃了块西瓜皮……

刘伐子  (忍无可忍,爆发地)甭哭啦!甜妹子是俺刘伐子的婆姨,她就是小年小纪死了哇,还轮到个你哭?没情由!

宋丑子  (假作初次发现对方的存在)唉呀三连襟,闹了半天,姐夫咋就没看见你?(对观众耍鬼脸)你们大家看看,这、这、这,闹下个甚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伐子  闹下个甚啦?你说闹下个甚啦?你叫人家大家说说,除了你宋丑子,天底下还再有个这姐夫哭小姨子的呀没?

宋丑子  唉,这可是“马尾提豆腐——提不得。” “烧香抠屁眼——得罪下神圣”啦。

刘伐子  我看你宋丑子,可真是“秃斯角(猫头鹰)吃它波(妈)——丑名在外。” “抱住火锅子喝盐汤——不顾嘴脸。” (狠狠地扬扬双拳,咬牙切齿地)唉!
西汶艺术网
(唱)嘻皮笑脸个宋丑子,

你哭的什么小姨子?

你尿臊气臊杂我刘伐子,

头脚生疮你赖小子。

你这才是“烧了三柱香,放了两个屁——你就是心上过意哇,也不说神圣愿意呀不愿意?” “荞麦皮喂牲口——不是好料!”

宋丑子   唉!“小娃娃丢了响棒槌——没耍耍啦。”

刘伐子   (反扭住宋丑子的胳膊)你给人家大家说说,你咋地想起个哭小姨子来?

宋丑子  (嘻嘻哈哈地)嗨嗨,你不听人家说,“小姨子,有姐夫的半截子笃蛋子” ?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伐子  (恼怒地)哈哈,“牛吃了赶车的” 啦!

宋丑子  我们当姐夫的心疼小姨子哩哇,哭一哭哇倒咋啦?

刘伐子  小姨子是个你哭的?(扭住宋丑子的耳朵)走,咱找那丈母娘、大姨子说理去!

宋丑子  啊呀连襟,可做不得!你那大姨子又拿条帚疙瘩打呀……

刘伐子  (笑)哈哈,我就说嘛,“牛大也总有擒牛的法子” 嘛!(仍扭其耳朵)

宋丑子  (呲牙裂嘴地讨绕)别,别……(对观众窃笑)

[刘伐子仍扭其耳朵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剧 终

写于2009-6-30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