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嗜毒毁了身体,扭曲了人格的豫剧早期男旦聂良卿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26]
豫剧早期男旦聂良卿,戏虽唱得好,但他吸食毒品,用花言巧语赢得了陈素真的信任,让陈素真将钱物交托给他管理,结果被其私吞许多,最后不告而别,逃之夭夭,饿死在了兰州。因他戏德、人品在梨园圈混得不好,所以他的生卒年月也没有记录下来。为什么我还要为他费一些笔墨,写一篇博文呢?因为他毕竟为豫剧早期发展做过一些有益的贡献。
西汶艺术网
聂良卿是早期科班——“天兴科班”的出科艺徒,相传由这个科班由封丘县清河集大户许家创办于清乾隆年间,清光绪年间传至许长庆为管主。因他兄弟六人,排行第六,所以人称许老六。许老六班连续办班八期,共出科艺徒二百多人,每科均为三十余人,清末民初祥符调名艺人多出自此班。如旦行杨羔、常金荣、张芳金、李剑云、时倩云、王絮亭、林黛云、阎彩云、王秀亭、刘荣鑫、聂良卿等;生净行的常金生、秦大成、简客、颜平、李光苍、王致安、陈玉亭、筱火鞭(王金玉)等,丑行的李德魁、张洪盘等。

1929年开封人民会场建成,演艺界组织一场义演,演出的剧目是《二龙山》,陈玉亭、赵顺功、“小火鞭”王金玉、彭海豹、金玉美、李门搭、刘荣鑫、聂良卿等当红名角悉数登场,说明那年聂良卿已唱出了名,他在戏中扮演了张美蓉。

(一)聂良卿与樊粹庭

聂良卿在1929年就结识了樊粹庭,那时樊粹庭刚河大毕业,在他的《自传》中有这么一段话:“同年的冬天,可巧我在中学时代的老校长张鸿烈当了河南省教育厅长,我给他写了一封求工作的信,他便派我到了教育厅担任《教育日报》编辑,月薪四十五元。因为我没学问,写不出来稿子,很受同人的轻视和为难。我精神非常痛苦,想辞职,又没别的办法。过了几个月后,幸而厅内有个附属机构社会教育推广部主任出了缺,因为这单位是管理戏曲、电影、体育的,厅里就委我担任了社会教育推广部主任,月薪七十元,相当一个主任科员职位,但不在正式行政编制。从此我便丢开京剧,专心专意地学习河南戏。”

接着写道:“ 在这时联系很多名艺人,如张子林、聂良卿、刘小鑫、筱火鞭等都经常来往。”说明聂良卿是樊粹庭最早认识的名艺人之一。如果查阅他们的生卒年月,一般按大小排序,最大的张子林(1896——1961),最小的筱火鞭(1900——1958,大名王金玉,还有一个艺名叫狗尾巴),说明他们四个艺人年龄差不多,而樊粹庭(1905——1966)比较小一些。他们四人后来长期跟随樊粹庭就不足为奇了。

聂良卿曾是开封男旦演员中的四大红角之一,戏演得不错,也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在满是白丁的旧戏班中,他可是位鹤立鸡群的人才。当年在同乐舞台的时候,他是单经理的红人,在豫声剧院的时候他又是樊粹庭重视的人。后来樊粹庭创办狮吼剧团,他也是重要演员,深得樊粹庭倚重。直到狮吼剧团迁到西安,因为他吸大烟,混得穷愁潦倒,又二次投奔狮吼剧团。
西汶艺术网
(二)聂良卿与常香玉

1936年,常香玉随周海水的戏班子到开封醒豫舞台演出,她的“豫西梆子”在“祥符调”的老家开封打开了局面,并受到观众好评,为豫剧门派的融合与交流开了一个好头。这期间,她的父亲张福仙还请来了唱“祥符调”的旦角老师聂良卿。
西汶艺术网
常香玉当年才14岁,精力充沛,尽管每天的演出日程都排得满满当当,有时刚唱完中轴戏,就赶快卸装,跑去看“祥符调”、“豫东调”的戏。除陈素真外,常香玉还先后观看了著名祥符调演员陈玉亭、司凤英、赵义庭、马双枝、王润枝、田岫玲、玫瑰花等人的戏。

张福仙认为,在常香玉的声腔艺术中,若能再创造些新腔,那会更好听。于是这一年7月,张福仙一咬牙就给常香玉请来了唱“祥符调”的旦角老师聂良卿。聂良卿有一身工夫,就赶到常香玉的家里,教常香玉学习“祥符调”的各种唱法。在这方面,张福仙很舍得花钱,对请来的老师不单单是给酒钱,还要做好饭招待。而聂良卿有吸食毒品的恶习,香烟、鸦片烟更是不能缺少的。

有名师教戏,又有张福仙给她指点着,使“两路梆子”很快融入常香玉固有的唱法中,观众一听很新鲜,颇获好评。这里举一个例子,例如《拷红》的那段唱:“在绣楼我奉了小姐言命,到书馆去探望先生的病情。上绣楼我要把小姐吓哄呵,我就说张先生的病情不轻。你若是救迟慢可就要丧命啊!”这板唱原是用“豫西调”唱的,“豫西调”走的是下五音。张福仙觉得,这用以表现红娘这位小丫环聪明活泼的性格是不够味儿的。张福仙和史书明商量后,决定改用“豫东调”的唱法,走上五音,听着活泼、调皮。香玉如今对这板唱的唱法就是那时给改定的,显然也有聂良卿的功劳。

(三)聂良卿与陈素真

聂良卿与陈素真曾在上世纪30年代中期就同台演出,例如在《凌云志》中,聂良卿扮演姐姐刘玉芳,而陈素真则扮演妹妹刘桂芳。接着在《义烈风》中,聂良卿虽没有角色,但在讨论最后一场那33句唱段,该不该唱流水板时,众说纷纭,文字中写道:“聂良卿,把嘴一撇,哼哼冷笑,躲在一边”,表现出他的老道与滑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刚成立不久的豫声剧院因种种原因转让了,聂良卿投奔了李秀峰,后来再次回到樊粹庭的麾下。开封被日本占领后,他二次脱离狮吼剧团。聂良卿多年吸食鸦片,烟瘾很大,这毒品毁坏了他的嗓子,也毁坏了他的身体,同时也扭曲了他的人格,做出一些丧天害理的事情。

在狮吼剧团的时候,樊粹庭曾强迫聂良卿戒烟,但一离开樊粹庭他又开始吸食鸦片。处在开封沦陷区的聂良卿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将樊粹庭所编写的新戏全部教给开封后进的女演员,以换取丰厚的薪资供自己挥霍。但是时间久了,他把樊粹庭的戏全部卖完以后,就没有了挣钱的资本,加之吸食鸦片花费庞大,时间不长就沦落得如乞丐一般。到山穷水尽时,聂良卿展转来到西安,找到三山剧院,凭借他那张巧嘴哀求樊粹庭收容他。樊粹庭看到他可怜相,考虑到毕竟以前共过事,他又有有唱戏的功底,就将聂良卿留下了,让他当了个戏补丁。

聂良卿再次进入狮吼剧团,知道陈素真已经开始领工资以后,就开始琢磨上了陈素真。聂良卿知道陈素真单纯,遇事不多,就对陈素真动用心机了。他在平时对陈素真百般殷勤,千般奉承,并指使自己的老婆天天到陈素真的房间里,对陈素真的生活进行无微不至的服侍。看着他们夫妻两人的艰难处境,看看他们对自己真心真意的关心和照顾,让陈素真的心里升起一股暖流。她以往对聂良卿的厌恶感觉被他们给于自己的温暖所融化,陈素真很天真地觉得生活的苦难或许改变了聂良卿,聂良卿既然已经改好了,就应该相信他。
西汶艺术网
一段时间以后,陈素真终于被聂良卿夫妇的假象多迷惑了,陈素真把他们视为自己的父母,当成自己的亲人。于是,陈素真想起了栾金玉经理的话,就很放心的把自己演戏的收入教给聂良卿夫妇保管或为自己买成首饰。自己则留很小一部分作为日常花销用度的开支。聂良卿俨然成了陈素真的大管家。没有多久,聂良卿变样了,他刚进戏班的时候犹如叫花子般的破落穷苦,脸带菜色。这时的聂良卿成了富翁,缎子面的皮袍、皮帽、皮鞋,还添置了手表、皮大衣。这明显地变化竟然没有引起陈素真的半点警觉。戏班里有些好心的同事提醒陈素真注意一下聂良卿,陈素真还不相信,觉得那是聂良卿改好后自己唱戏挣的钱买的东西。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聂良卿突然间的暴富,使戏班里对他的传言纷纷四起,聂良卿夫妇还是做贼心虚,怕陈素真发觉他们的不轨行为,终于双双卷包不辞而别了。连续几天不见聂良卿,大家都感觉异常,他们就告诉陈素真,陈素真起初很纳闷,觉得聂良卿在狮吼剧团终于有了点起色,为什么要跑呢?聂良卿夫妇不在,陈素真干什么事情就要自力更生了,一天在陈素真打开自己箱子的时候,发现箱子里只有几件替换的衣服,其他东西都不翼而飞了。陈素真一看情形不对,立即打开下面的箱子,八个大箱子全部空荡荡的。陈素真惊呆在那里。这时围观的演员们纷纷揭发聂良卿夫妇的不齿行为。打首饰,聂良卿在金价上做手脚,若是一百元一两的金子,聂良卿就报给陈素真是一百三或一百四一两。买首饰时,每件首饰的内里都贴着一小块红纸,纸上写明了本件首饰的份量。聂良卿就在这标签上做手脚。镯子是三两一对的,聂良卿就把金店的红纸弄掉,他另用红纸写上四两一对。大件小件一律是按照三分之一的标准赚陈素真的钱。
西汶艺术网
最让陈素真恼火的是,一次应民众的要求,她在西安易俗社的露天广场上演一场《三上轿》。戏报出来,引起了西安及周边地区戏迷的轰动,各县的观众都纷纷赶到西安,那天西安的各个旅馆都满堂了。广场能容纳四千多人,可那天卖了六千多张票,这场演出,陈素真得了五两金子。陈素真想着那六千人的场面,觉得自己就是为豫剧而生的,就是为观众而生的。激动之余,就将金子交给聂良卿,托他找人为自己打造一个鸡心式的大牌子,两面刻字,一面是“忠于艺术”,一面是“陈素真”二字,陈素真要作一个终生的纪念。哪知聂良卿拿着五两金子,却给陈素真打了一个三两五钱的牌子,而且为了克扣金子,把陈素真的“真”字改成了个“贞”字。

聂良卿夫妇在卷走陈素真的钱财后,在外面逍遥快活一时,眼看榨取的陈素真的钱财又要花光了,他们夫妇两人又顾计重施,返回狮吼剧团,两口子狼狈不堪的回来找陈素真请罪。跪地磕头,悔恨地痛哭流涕,陈素真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就不再追究了。欲望是没有止境的,寡廉鲜耻的聂良卿再次回到狮吼剧团,本以为可以重新取得陈素真的信任。可是看到剧团的人们对自己的冷眼厌恶和陈素真遭到欺骗后的本能性防范,使聂良卿夫妇感到在陈素真的身上是不能再打什么注意了。眼看生活一天天潦倒下去,他们夫妇只好再次离开狮吼剧团到外地谋生。鸦片已经毒蚀了聂良卿的躯体和意志,不久陈素真听到消息, 聂良卿已参加了赵义庭于兰州组建中州豫剧团,聂良卿因为吸毒,饿死在了兰州。

兰州中州豫剧团是赵义庭临时组建起来的,前后演出时间很短,解放前夕就已解散,如此说来,聂良卿大约生于1900年前,死于解放前夕。

写完这篇博文,不禁想来了他的两位师兄李剑云(1892——1931)和李德魁(1884——1933),他们名声比聂良卿可谓大矣!也是因嗜毒成瘾,早早地死去,前者只活了39岁,最后贫困潦倒,沦为乞丐,在凄凉孤独中,饿死在郑州一座桥下,连一张席也没有,被人在荒草黄沙间随手掩埋。后者毒瘾较小,但也好不到那里去,也只活到49岁就悄然离世。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