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浅论《小辞店》柳凤英的形象对黄梅戏发展的影响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29]
黄梅戏的发展史上严凤英在黄梅戏唱腔艺术和表演艺术上均有极富创造力的突破,在黄梅戏从地方小戏发展成为驰名海内外的名戏这一历史进程中,她功不可没。故而也不得不提她名字的由来和她的处女作《小辞店》,在严凤英的一生中,这部作品对于她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一、严凤英与柳凤英的精神连接

《小辞店》是《菜刀记》中的一折,说的是全本《菜刀记》写了清朝末年一个商贩的命运、爱情和心灵。蔡鸣凤是个贩翠花卖丝绸的青年商人。他有个燕尔新婚的年轻美丽的妻子朱莲。他离开这个新婚的妻子出外做生意。而这个妻子却是个好虚荣、“只爱钱财不认人”的女人。丈夫一走,她就被杀猪的陈大雷用金钱引诱,做了他的情妇。分别之后,蔡鸣凤被其妻朱莲与其妻情夫陈大雷所害,两人反而栽赃给朱莲的父亲朱茂青,最后在小偷魏大蒜的帮助下还给了朱茂青一个清白。

这部戏因为渲染了婚外情而被禁演,也成为了一部所谓的花鼓淫戏。

在机缘巧合之下,年仅16岁的严凤英便上演了今后影响她一生的《小辞店》,她饰演剧中的主角柳凤英,她以纤纤弱质而挑起了这部戏,也开始了独属她的,独属黄梅戏的旅程。由于她演戏真挚、朴实极富有感染力,观众们也渐渐忘记了她的本名严鸿六,而亲切的称她严凤英。

戏曲表演除了大家所基本知道的“四功五法”之外,还需要演员对此有极为真情的表演。

什么是极为真情的表演?

据王冠亚的《严凤英传》记载,严凤英当时在演的时候对于自身的遭遇有着切身共通的情感体会,在很多时候能够与剧中人产生共鸣,所以她在表演的过程里也是让自己更进一步的与剧中人物的契合的经过,在这部书里笔者也看到了严凤英本人的一个坎坷的人生经历,而这我们除了称赞她高超的演技之外,还能够真正能体会到什么呢?但是这种体会对于这部作品是不完整的,因为她不是柳凤英,她只是让柳凤英多了一个化身叫严凤英。

据严凤英大师的弟子许自友老师说,严凤英本人对于《小辞店》是极为喜爱的。这种喜爱在笔者看来不仅仅由于它是严凤英本人的成名作,还有她对新生活的珍惜,她借助柳凤英的嘴巴对蔡鸣凤,及柳凤英丈夫为代表的黑暗的社会深深的控诉。

二、《小辞店》的悲剧意义

前文中已经说到了《小辞店》的故事概要,我们可以明显的发现整个故事前后文之间断层太大,从柳凤英将蔡鸣凤迎进店门,到哭别蔡鸣凤,完完整整的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结构,至于蔡鸣凤之死,与柳凤英之间的联系,结构上显得又不太紧密了,似乎可有可无。笔者希望在研究这个命题时从最原始的剧本上进行展现主题,进而展现出严凤英与《小辞店》之间的关联而展现出《小辞店》对于黄梅戏的影响。

《小辞店》的故事发生的具体历史年限已经无从考证,但是根据故事内容及前后文大致可以推断出,它至少应该是在清朝末年到解放前夕,一代又一代民间艺人根据需要对此进行了一系列的艺术加工而成。

什么是悲剧?文学大师鲁迅说,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那么从《小辞店》的剧本着手,《小辞店》中的美好事物有哪些?第一自然是女主角柳凤英了。

文中关于柳凤英的美丽和才干有了详尽的描述,“我好比那鲜花开令人喜爱,哪一个不想我?除非他是个痴呆!就是那正人的君子,奴心不爱。就是那富豪客,小奴家也不贪财!”这句台词使得柳凤英的整体形象跃然纸上,细细的一品读,可以确定柳凤英是个极具风情的女人,长得漂亮,还具有社交的天赋,要不然就不会有“有一位大方客送我一块招牌”这句了,并且还很能干,如“到春来宿的是芜湖南京上海,到夏来宿的是宿松望江石牌,到秋来宿的是桐城岳西一带,到冬来宿的是徽州屯西石台……奴店中生意好人山人海,全靠我一个人,把生意安排……”这几句描述出了她的店虽小但是来往的客商都愿意到她的店中休息。但是她的婚姻很不幸福,“奴丈夫贪赌博,每日里在外。一日里两日三不见他回来。他不问奴店房油盐小菜,他不问奴店房缺米烧柴,他不问奴店房是好是歹,他不问奴店房开是不开。”这点可以看出,柳凤英的丈夫不务正业。而在任何年代门当户对永远是主流的,一但出现不协调,受屈的一方必然会通过各种方式来弥补不足。而这种种门当户对中,也基本是才子佳人和美女英雄等组合。

文中通过唱词描述可以看出柳凤英是一个极具魅力的美丽的女人,而他的丈夫是一个不顾家的赌鬼,夫妻之间也肯定少有交流,再加上柳凤英开的是客店,她见到的各色各样的人肯定也就多了,从这点看也为柳凤英的出轨埋下了一个客观条件,而且很具有掩人耳目的性质,故而有了“也只有我那蔡客人令人喜爱。”原本一个悲剧伏笔又埋下了又一个悲剧的开始,而这个悲剧的开始也注定了柳凤英个人悲剧的升华与社会命运的抗争。

首先,爱情的毁灭,自我的苦愁。

剧中我们知道蔡鸣凤是从湖北到安徽做买卖的商人。古代交通不发达,出门做生意南方靠是船,北方靠的是马,而且蔡鸣凤是个看上去很老实的商人,故而有了柳凤英的“在店房我看你为人忠厚,瞒公婆与丈夫私配了鸾俦”的想法。而他做买卖必然老实、本分,讲诚信的,否则从湖北到安徽来做买卖,跨越如此之长的空间,不本分的是极难长久的,生意人做买卖讲究的是细水长流。

蔡鸣凤看上去老实是因为在初次见面的时候,蔡鸣凤没有对柳凤英说实话,一方面他是出于自己安全的考虑,初次见面点到为止;另一方面他的内心因为旅途的寂寥,内心也渴望身边有个柳凤英了解寂寞,特别是在了解到柳凤英的家庭状况后还毅然不愿说出实情的时候,他的老实也让人不禁产生了疑问。

从文中我们也可以推断出,蔡鸣凤肯定一开始没有“色眯眯”的盯着柳凤英看,蔡鸣凤肯定没有大男子主义,是一个说话十分得体看上去很老实的人。如果色眯眯的看柳凤英,那么在柳凤英一开店的时候便已经私通何苦等到蔡鸣凤?如果大男子主义,柳凤英的原配既然贪赌博,那么动手打老婆这种事他肯定没少干。故而柳凤英本人一开始就排除了这两类人。再加蔡鸣凤与柳凤英同是生意人,那些生意人的酸苦他们都能彼此体会。女人找丈夫很多时候是找知寒知暖的人,这点上蔡鸣凤比柳凤英的原配强太多,也直接导致了柳凤英最终的痴情无悔。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