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潮剧《王茂生进酒》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30]
传统折子戏《王茂生进酒》

剧本整理:魏启光

王茂生:人情薄如纸,世道尽晓蹊,我走遍长安,赊无半粒米!心烦慧乱回家转,头重脚轻步高低。想我王茂生,世居山西省,龙门县,汾河湾,耕田酿酒,尚可度日,不料年荒税重,我夫妻被迫逃避四方,流落在此长安城外。今早,四处奔走赊借封锁门。

李 二:走呀!家主命我街上去,要与王爷送贺仪!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茂生:抓着了,你这贼阿弟,敢来盗米!

李 二:你从无说到有,险险绊出晈!
西汶艺术网
王茂生:哦,原来是老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 二:你是王大哥。

王茂生:我明明赊来一袋米呀。

李 二:哦,你是在做梦吧?哈哈哈。

王茂生:老二,你举步如飞,要去哪裹?

李 二:只因薛仁贵征东有功,班师回朝圣上封他为平辽王,今天王府落成,我家老爷命我备办礼物,前去祝贺,大哥,请!

王茂生:你说薛……薛什么?

李 二:薛———仁——贵!

王茂生:当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 二:没假!

王茂生:弟啊弟!你教我想苦了!哈哈!

李 二:大哥,为何如此欢喜?

王茂生:老二,你有所不知,十八年前,那薛仁贵流落山西,无处依栖。我见他人才出众,一身好武艺,相请到家中,结拜为兄弟。谁知他,一天要吃三斗米,不到半年,把我家当吃光,剩个义字……

李 二:这么说,平辽王正是你的义弟了。大哥,恭喜,恭喜!

王茂生:十八年来相别离。日思夜想我义弟。今朝他沙场奏凯封王爵,怎不教我欢天喜地?

王茂生:老弟想不到半夜出太阳!

王茂生:我该快些进窑,告诉老妻知道,请!

李 二:大哥,你心中欢喜,忘了这袋米!米袋还给你……请了。

王茂生:老妻老伴那里!

毛 氏:老伴进城去赊米,妾身后岛捡枝柴,有柴有米免烦恼,无柴无米难操持,你这老猕猴,干吗挡门口?

王茂生:老妻别生气,我向你报喜!

毛 氏:报什么喜?

王茂生:问声贤妻你可知,桃园结义……溜肝肠!

毛 氏:什么溜肝肠?是刘关张吧。

王茂生:是刘关张,桃园结义三兄弟,情如手足,义此连枝!

毛 氏:桃园结义谁不知?亏你有心讲三国!莫非是,街上赊到米?

王茂生:不,嗬米,为夫走遍长安市,赊无一粒米!

毛 氏:既然赊无米,干吗空欢喜!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茂生:未呐,未呐……你可记起?一十八年于兹,我与仁贵双呀双结义?

毛 氏:义叔投军无音讯,不知何日归故里?

王茂生:他身已来长安地!你我即速去会伊,莫延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毛 氏:老头儿,叔叔果然回来啦?

王茂生:不但回来,还做了平辽王!

毛 氏:慢着,你从哪裹听来的?

王茂生:是李二说的!

毛 氏:李二在哪裹?

王茂生:奉了他老爷之命,街上备办礼物,前去祝贺。

毛 氏:这么说,倒也是真?

王茂生:那还有假,快走……

毛 氏:且慢,你我衣衫褴褛,怎见得人?

王茂生:这……个,我与仁贵,只识仁义,不重衣衫!

毛 氏:唉,古道无针不引线,无水难渡船,我们两手空空,怎好登门?

王茂生:这个……给我一文钱去买张红纸。

毛 氏:我身无半文钱。

王茂生:半个都无?

毛 氏:哦红纸却有一张,是山前张嫂托我剪窗花的,可借用一时。

王茂生:这就好了,半张写大吉,半张用来打扮那个老腌菜坛……

毛 氏:如此,快些收拾起来。

王茂生:好收拾起来,莫漏天机!

毛 氏:静静无人知。王、毛:只为家贫无计策,当场酿酒作贺仪!

毛 氏:老头,还是有些咸味!

王茂生:不管咸或酸,包领未出糠,封了。哎呀,时将近午,快些前去别躭误,快跑。

王茂生:唉,你这老不贤,食老倒反常!
西汶艺术网
毛 氏:你嘛老颠倒没头没脑扛起走!

王茂生:好啦,别慌忙,别埋怨,你前我后把路赶,才免破腌菜坛!

毛 氏:这是酒坛!

王茂生:是,是,是酒坛!

毛 氏:对,走吧!

王茂生:忙把菜坛……

毛 氏:又来!

王茂生:是……是……我父……越忙越错,舌头绕不过!

毛 氏:记住!

王茂生:扯耳,酒坛酒坛须紧记!

毛 氏:速到王府莫延迟。

王茂生:为人不忘仁义交!

毛 氏:一坛清酒表心意!

门 官:为官不在高,只要时运好,把守咽喉道,财帛自滔滔。下官平辽王薛……府门官是也。今日乃王爷进府之庆,文武百官,军民人等,前来庆贺。不免在此见机行事……嗯哼。王、毛:夫妻心急步慌张,怕遇行人问短长;绕过长街走僻巷,转弯抹角到门墙。

王茂生:老婆,做官的走前头,俺无官跟在后,快些进去!

门 官:呔,何方歹徒,胆敢混进王府?

王茂生:不错,送入王府。

门 官:你可知这是什么所在?
西汶艺术网
王茂生:老婆,他问,坛内是什么?

毛 氏:你就告诉他知。

王茂生:好,待我来,这个老阿哥……

门 官:哼!

毛 氏:他是官,不是人,你说话要留神!

王茂生:嗬,这位老阿官……

门 官:呸!堂堂门官老爷,给你叫作老阿官?

王茂生:哦原来是门官老爷,有礼有礼。

门 官:是什么?

王茂生:拜帖嘛。

门 官:只有一个帖?

王茂生:还有一坛酒。

门 官:哦!帖……酒……?山州忡-i轿?

王茂生:天呀,难道看出是假?不行,我得上前装硬?告诉你,这坛酒是远年汾酒,我嘛……这个帖……是王爷的老朋友。

门 官:是谁命你送来的?

王茂生:见笑,是我……命我自己送来的。
西汶艺术网
门 官:是你自己?我正好排比……,好酒怕日光,先扛进号房!

王茂生:是,老婆,先扛了进去。

门 官:你说是王爷的老朋友,可是那坛酒都是我们门官的老朋友,哦,二人傻傻在于坐,喂,坛朋友,坛子放下就出来。

王茂生:来了。

王茂生:有劳引见。

门 官:呸,站开些!

王茂生:吓!

门 官:再站开些!

王茂生:什么意思?

门 官:老东西听着,酒已放下,待我舆你禀知王爷。快滚回家,多留不雅!

王茂生:哇!这个何耐?

毛 氏:老头,你我岂是行错路?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