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秦腔》读后感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8]
起初阅读《秦腔》,一则老师的要求,二则仰慕贾平凹的盛名。小说通过一个叫清风街的地方近20年来的演变和街上芸芸众生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生动地表现了中国社会的历史转型给农村带来的震荡和变化。

小说的主人公"我",是众人眼里的另类。"我"是个"疯子",不同于常人,却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秦腔》以"我"(即"疯子"引生)的视角描绘了清风街的"全景图",有风俗民情、有世事沧桑、更有人生命运之起伏。书中塑造的男女老少各色小人物,无不性格鲜明,几乎每一个都可以在社会里找到原型。小人物的悲欢、他们的生活片段都显得那么真实。清风街的风云变迁,简直就是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

小说采取疯子引生的视角来叙述,但真正把所有情节穿起来的是一个个秦腔唱段。讲述了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新时期农民的生存状态,解读中国农村20年历史。,揭示了秦腔与秦人在日常生活中血肉联系,秦腔根植于当地浓厚的传统文化,与秦人精神意识密切相连,《秦腔》中乡干部强行收缴农业税费而引发的群众冲击政府事件,值得令人深思。农民自古以来是中国社会中最吃苦耐劳忍气吞声的阶层,逆来顺受,默默煎熬,只有在被逼无奈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一改柔弱性格奋起反抗,若不是被逼到悬崖,农民是不会冒险起来反抗的。

它的语言风格,感觉比较朴素,或者说它粗俗也不为过。而且看到的一些人一些事确也龌龊,粗俗的描述反而更贴近事实,这样的语言风格才吻合主人公“我”的性格。在小说叙述中有很多怪诞手法,比如“我”能看见每个人头顶的火焰,“我”能与“我”面对面地站在一起,“我”让老鼠去白雪家它便去了,等等。比较符合“我”疯子的精神状态,也贴合了农村人崇神信鬼的心理习惯,颇有些传奇色彩。

小说以《秦腔》为名,将秦腔贯穿始终,在我看来是与小说的主旨紧密关联的。秦腔,即农村,即土地。秦腔的式微与农村的困境,秦腔越来越没人听,都因时代的发展、人们思想观念的改变而起。淳朴变得油滑,踏实变得浮躁。

在作者笔下,秦腔不仅是传统民俗,而是一种民族气质的载体和象征把秦腔与人的生存状态紧密联系,有这样的人,才有如此的秦腔,有这样的秦腔,才有如此的人,生动挖掘传统风俗和民族气质的联系。有人说《秦腔》是一部“反史诗的乡土史诗”,有史诗般庞大的规模和厚重的质地。贾平凹用文字还原和营造了一个活生生的世界,是对将要成为绝唱的农村生活作的“挽歌”。是对传统乡土的一种“回归与告别的双重姿态”。就像作者讲的那样:“如果你慢慢去读,能理解我的迷茫和辛酸。”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