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皮影名髯李秀对皮影艺术发展的历史贡献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8]
中国唱片公司复制的有:

骂王朗(1—2)  李秀                中国唱片公司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讨荆州(1—2)  李秀                人民唱片 7137甲乙

连环记(1—4)  康雅亭、李秀        中国唱片 7214甲乙

按照这个列表统计,李秀灌制的唱片为58面,遗漏未列入的一张2面,总计灌制唱片不是皮影研究家金其伟先生说的40多面,而是60面(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唱片公司复制的未重复计算)。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唱片公司和人民唱片公司灌制(复制)的14张28面皮影唱片中,李秀独占4张8面。就解放前、后灌制皮影唱片数量而言李秀也是绝对名列前矛!在演唱艺术上,金其伟先生在他撰写的《乐亭皮影的蓬勃发展》一文中对李秀是这样评价的:“独树一帜的影戏名家李秀其灌制的唱片‘面面精采’片片出色!”,金先生是皮影发源地乐亭人,那里的皮影名家颇多,如齐怀、康雅亭、孙品卿等都是大师级人物。在冀东一带皮影艺人高手如林,如群星灿烂,除上面提到的齐怀、康雅亭、孙品卿外,还有人称“影界大王”的张绳武(唱髯,滦南县人)、唱大的名家厉景阳(迁安市建昌营人)、唱小兼唱生角的名家张茂兰(玉田县人)、唱小的王玉清、周荣生、唱生的王瑞亭,还有被誉为“影界梅兰芳”的高荣杰(昌黎人)等均是成就颇高的皮影名家,都灌制过不少唱片。作为皮影研究家金先生独对李秀评价如此之高,当然不是随便说出来的,李秀在皮影界的地位和影响可见一斑。就李秀一生所演唱的皮影戏篇目中,成就最高的作品当属《连环计》、《双挂印》、《骂王朗》和《讨荆州》,而《连环计》又是其中的顶峰之作。在《连环计》中李秀把他的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是道白或唱腔都推到了极至,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把司徒王允面对董卓及其义子吕布欲谋汉室江山的忧国之心表现得入骨入髓,尤其是“我何不设下一个连环计,貂婵她好比擎天玉柱,可能保住大汉江洪才得太平免得战争……”一句的唱腔,深刻地表现了王允的激动、喜悦与坚定的信心,字字清晰,音调高亢激昂,曲调优美回环,动人情怀。加之演唱貂婵的康雅亭与李秀配合得相当默契,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盖彰。唱片《连环计》堪称空前绝后之精品,它的艺术成就给皮影的演唱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李秀的嗓音宏亮、清脆,委婉高亢,韵味甜美,而他的“道白”功夫更是胜人一筹。常言说,“三分唱七分白”,李秀的道白吐字清楚,铿锵有力,气势恢宏,在皮影界其道白功夫堪称绝顶。体味李秀在皮影演唱中的“道白”功夫(包括“哭”与“笑”),唱片《骂王朗》、《双挂印》是突出的代表作。这些唱片中除了体现李秀卓绝的唱功,更主要是体现了李秀的道白功夫。那种磅礴的气势、抑扬顿挫的节奏,影界诸家无不折服。唐山市广播电台在介绍李秀的演唱艺术时说,在《骂王朗》等唱片中,无论是演唱和道白都颇见功夫……《骂王朗》开头一句:“王朗啊,王朗!”接下来节奏逐渐加快,一句紧一句,字字如刀枪撞击,王朗被骂死实在是不足为怪的!在《双挂印》中李秀演寇准,穆桂英推辞不受帅印,说她“老了”,寇准道:“小夫人你多大年纪了?”穆桂英说:“五个五岁了。”寇准道:“啊,五五二十五岁,真的老了啊!看你头上的青丝都老黑了,口内的银牙都老白了,你你你真的老了啊,哈哈哈哈……”这几句对话和那朗声大笑,真是精彩绝妙!在各种戏剧中,演员们都说好“哭”不好“笑”,这“笑”的功夫可是很不好将就的,弄不好就成了笑不像笑哭不像哭,那可就要让观众“哭笑不得”了!在寇准用“激将”法“激”穆桂英那一段道白更令人叫绝,长长的一段话一口气说到底,简直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那种气贯长虹的道白功夫在皮影界无出其右者!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唱片公司又将李秀原来灌制的精品唱片《连环计》、《讨荆州》、《骂王朗》重新出版发行,1955年4月李秀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全国木偶皮影会演”,各地影戏高手云聚北京,观摩学习,这是中国皮影戏产生1000多年来的第一次盛会。金其伟先生的文章中写道:“在这次会演中,李秀与王树芬演出《双挂印》,显示了老一辈唐山影戏艺人的深厚功力,受到了艺术界的高度评价。”以上两件事,不仅是对李秀的极大鼓励,而且是对李秀的艺术成就的充分肯定。

(二)创立皮簧腔,成一代宗师。
西汶艺术网
李秀在皮影界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是他创立的“皮簧腔”。皮影研究家金其伟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说:“髯(老生)行大师李秀,汇诸家之长,首创影戏“皮簧腔”,成一代宗师……”据唐山广播电台介绍说,李秀很喜欢京剧,经常自己哼唱,并学会了《四郎探母》等京剧名戏的几个唱段,而且唱得颇有京剧名家的声腔神韵。后来,在登台唱影时便大胆地把京剧皮簧糅进皮影唱腔中,给古老的皮影戏注入了新的活力,使同行们惊羡不已,令观众耳目一新!李秀的皮簧腔受到了观众的欢迎和肯定,然而他的老师“影界大王”张绳武却极力反对。张绳武滦南县(当时属滦县)人,人称“张老绳”,他的演唱在整个皮影界影响很大,许多影艺人投其门下,李秀也是其中之一。张绳武唱髯以其“呵腔”(人称“咳嗽腔”)著称,功夫老到,又是影界前辈,堪称影界“权威”。李秀将京剧皮簧腔熔于皮影唱腔,开创了皮影唱腔的新篇章,加之李秀嗓音宏亮清脆甜润,使他的演唱更加节奏鲜明,优美动听。相比之下,张绳武的老唱腔显得“闷”,听起来“费劲”,给人一种压抑感。李秀的成功无疑对张绳武是一种极大的冲击。因而他指责年轻的李秀是“离经叛道”,走入“左道旁门”,后竟然将李秀赶走。但他没想到失去了李秀也同时失去了观众,后又不得不把李秀请回来。此后,同行们纷纷效仿,许许多多的影艺人拜在李秀门下。从此,奠定了李秀创立的“皮簧腔”的基础,使皮簧腔得到了健康的发展,同时也确立了李秀皮影皮簧腔创始人的历史地位。

李秀日本之行始末

把李秀日本之行做为独立一节专门叙述,这是基于过去我们只知道李秀曾到日本、朝鲜(应为高丽)演出,但并不知详情。作家解俊山撰写的《皮影名髯李秀》(载《承德戏剧》1983年第3期)和基层文化工作者朱玉石撰写的《皮影艺术家——李秀》(载《青龙文史资料》第二辑)两篇文章中,均谈到李秀于1942年(李秀年谱记载为1941年)经驻沈阳日本新闻社龙泽介绍去日本东京、大阪、广岛等地演出一事,但都比较笼统。而王大勇先生的文章《艺人赵紫阳赴日演出见闻》以及唐山市作家阎瑞赓所著长篇纪实小说《遍地八路》一书,都对李秀等乐亭影艺人赴日演出叙述得比较详尽。两篇(部)作品中对影艺人赴日演出一事记述基是一致的,只是前者以操线名艺人赵紫阳为主线,后者则以皮影名小、我地下党员王玉清为主线。内容出入不大。基本情况是这样的:乐亭皮影在京东、沈阳等地唱红后,天津昆仑唱片公司灌制唱片获了厚利。接着美国胜利公司、日本百乐公司、英国百代公司相继邀请皮影艺人灌制唱片,影响所及使土生土长的乐亭皮影不胫而走。日本国天皇及皇后陛下对中国的地方艺术更是大感兴趣,于是,明令《朝日新闻》社和宝利唱片公司联合邀请中国乐亭影赴日本访问演出、灌制唱片,并且发出了用中日两种文字书写的邀请函。赴日的九人中除为首的王玉清外,有唱髯的李秀、唱小的张茂兰,唱大(髯?)的张绳武,耍线的赵紫阳以及司鼓司弦等。他们乘坐的轮船在日本长崎靠岸后,宝利唱片公司经理伍田靖太郎亲自把中国客人们迎上小轿车,一路风驰,马不停蹄,改乘电气火车经广岛、神户、大阪、横滨直达东京。老奤影的影匠们被安排在一个名曰青年学校的“店”里,本来不是“客店”的店,含有慢待之意,也是对来自交战国客人最礼仪的热情隔离。在这里几个人稍事休息,由日语翻译王先生陪同到松阪屋餐厅共进晚餐。当晚就在松阪屋剧场举行首场演出。

松阪屋是个集商业、剧场、电影院、旅馆、赌场、妓院等样样俱全的杂烩大厦。剧场的舞台是用一种在中国从未见过的材料制成的布围子围得风雨不透。各个角落笔直地站着警察和流动便衣。不准影匠们往下看,不准窥视,不准探头,不准交头接耳。翻译告诉大家:看影的有裕仁天皇和皇后陛下以及在任和卸任的几位总理大臣,还有陆相、海相、外相等内阁六巨头、贵族爵爷及太太们和文化界要人,还有德、意等轴心国驻东京大使及夫人们,你们可要卖卖力气了。影匠们多年和衷共济,配合默契,不用指手划脚的导演,也是影卷背得烂熟,说唱哪出就唱哪出。今晚预告唱《五锋会》中的“大上会”。“大上会”一场中影人连扭带耍地跑秧歌是拿线的赵紫阳的绝活。他表演的《八美图》一个人操八个影人的舞蹈,动作协调,优美动人。今天开场的锣鼓,宛如调情的美女,勾引得赵紫阳浑身抖擞。他抓襟捋袖,施展他的魔法,把一张张涂了颜色的驴皮子耍把得活灵活现。台下的日本人都是力巴,谁能看出破绽来?放开胆子的赵紫阳为所欲为操作自如,耍了个把小时就汗流浃背了。可是,皮影刚唱到高潮天皇和皇后却中途退场了。这对这些来自中国乡间的“影匠”们可是不小的震动,每个人的心中都罩上了一层不祥的阴云。是唱砸了?还是天皇看不上眼?几个人不免有些惶然。如果剧场里的人都走光倒也好了,可是,偏偏还有不与天皇同步的看客。他们眼巴巴的一为看影,二为看影匠们的热闹。中国人在日本出丑,他们视为乐事。影匠们别无选择,只得硬着头皮演下去。

忽然,后台不请自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浓浓的眉毛,黢黑的脸膛,是个典型的亚洲男人。他礼到话到操着流利的汉语说:“哥几个辛苦了。”然后自报家门说:“我是高丽国皇太子李承晚(朝鲜战争时南朝鲜总统),我在中国读书十五年,最爱看乐亭老奤影。你们刚才演的《五锋会》跑秧歌,外添了一些唱词,节外生枝,离开剧本是开玩笑,缺乏艺术的严肃性,不能再添加什么了……”
西汶艺术网
自愧难当的王玉清摸着后脑勺寻思,他还挺内行,又留有余地地挑毛病。王玉清沉吟片刻说:“李先生,天皇陛下中途退场,是否如刚才太子殿下所言,是因为我开了一个艺术的玩笑?”

李承晚说:“天皇陛下为什么中途退场,我不清楚,你也别问。你们只管唱影。听说李秀也来了,他的髯唱得最好,请他唱一段吧,就唱“大封官”如何?”

号称皮簧大王的李秀就应约很认真地唱了那一段。他吐字清晰、嗓音宏亮的唱腔赢得了一阵阵的掌声!李秀这一段唱对于乐亭影这次日本之行可是很关键的一环,他不但为中国皮影争得了光彩,在重要时刻鼓舞了同行们的情绪,使大家的心镇定下来,把那一场戏演得很成功。关于天皇退场的真正原因后来才知道了,原来天皇的表弟赤本三尼信次郎大佐在中国长城地区被游击队俘虏,天皇闻知连夜召集内阁商议营救赤本三尼一事。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