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浑身是戏的豫剧早期名丑:李德魁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15]
1928年阴历二月二“龙抬头”过后不久,陈素真和两个小伙伴是豫剧首次登上舞台的坤角,演出的地点是在开封相国寺同乐舞台。海报一贴出去,省城开封象炸锅一样,观众满怀期望,要一睹这些豫剧坤角的风采。
西汶艺术网
那晚上演的戏码是《日月图》,陈素真演主角胡凤莲,王守真演小生汤子彦,张玉真演白莲凤,戏班里的名丑李德奎先生演胡府公子胡林。当时陈素真她们都是十来岁的小姑娘,让一个44岁的丑角给她们配戏,明显有“压阵”之意。这三个小姑娘演的不怎么样,她们个子低,连椅子都坐不上,表演到非座不可的戏时,就由监场用手掐住她的胳肢窝,把她搬上椅子,惹得观众哈哈大笑。但李德奎先生一上场,效果明显就不同了,尽管李德奎只有一场半的戏,但喝彩声却几乎没有断过。从此,陈素真记住了这位老前辈,在以后出了名,当接受采访时,还专门谈到李德魁的丑角艺术。请听下面这段录音,从第三分钟开始,讲了后3分钟。

豫剧-陈素真采访录音2

(一)李德魁是豫剧丑角能领大戏的第一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德魁天生的身上有戏,脸上有彩儿。看看文人们对他身材、体貌特征及表演动作的描述:他身矮体宽,头扁嘴瘪,憨态可掬,两眼传神;音韵宏阔,表情丰富,动作滑稽幽默;功力深厚扎实,不靠出洋相、耍花招、扮鬼脸、弄噱头取胜。

有人对他的丑角艺术只用“ 三绝”两个字来概括。哪三绝?即唱得绝,念白绝,做戏绝。

1、唱得绝:嗓音宏亮,声韵饱满,耐人寻味,无论什么角色他都能够唱得婉转如意,韵味十足;
西汶艺术网
2、念白绝:念白口齿清晰,字正腔圆,无论是多么长,多么快的大段念白,无论观众坐得多么远,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李德奎先生每念一段白,无论是长是短,他念的时候观众席上都是鸦雀无声,一念完就是一片热烈的掌声,叫好声;

3、做戏绝:表演技术精湛,无论老丑、小丑、富丑、贫丑、官丑、君子丑、奸诈丑,各行各业各种性格的人物,他都能演得惟妙惟肖,活灵活现。

他同时具备这三项特长,在当时的豫剧丑行中,李德奎是独一无二的。豫剧丑角原本是“胡椒面”,少了它不行,多了也不能当饭吃,用多了还觉得反胃,是个典型的调味品。自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在开封演出的所有戏班中,丑角担任主演的,也只有李德魁一个人。后来才有了已故的名丑高兴旺、牛得草,以及当代的金不换、王艺红等人,能够挑起大戏作主演。

李德魁是开封县埽街人,1884年出生。小时候到离家不远的清河集学戏,出科后又拜绰号叫“一天县长”的名丑李敬仙为师,苦练本领,技艺精进。来到开封后,李德魁先后在公议班、义成班、天兴班等戏班搭班,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成为永乐舞台的头牌演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德魁扮相特别,他身矮体宽,头扁嘴瘪,然面目忠厚,两眼传神,气质甚清,口齿爽利,滑稽戏谑,无俚俗气。演老丑戏顽健苍劲,即便扮一个皂隶、报子,只三言两语,也处理得干净利落。他嗓音清脆洪亮,唱腔韵味浓,主演的多是唱功重戏,饰《卷席筒》中的苍娃,“哭监”一大板唱得催人泪下;演《老少换》中的马胡伦则唱得声情并茂,耐人寻味。他精研音韵,念白时无论长句短语,均错落有致,清晰传远。《虎丘山》中演小报子,有一大段白口被传为绝唱。一生塑造了近百个不同性格的艺术形象,农民、小市民、小商贩、县令、恶少赃吏、奸臣暴君等,文武善恶皆有。他对这些人物的造型各有侧重,语言神态迥异。动作节奏快慢、夸张程度等,无不经过精心研究设计,有漫画式、木偶式、坐式、卧式等,姿态丰富。李德魁为人和善诚恳,平日少言寡语,化好妆便规规矩矩坐着,不善闲聊,一上台则判若两人,气高神足,浑身上下都是戏,然他从不哗众取宠。若别人失误,他总能及时而巧妙地补救。台下概不以头牌自居,深为同行敬重。

民国二十二年(1933)病逝,终年四十九岁。

李德魁的拿手戏有《白玉簪》、《打沙锅》、《老少换》、《下马匹》、《闹山弯》、《审诰命》、《望月楼》等等,这些戏都能使观众跟着他哭,跟着他笑,陪着他恼,陪着他愁,是开封观众非常喜爱的丑行演员。

李德魁一生塑造了近百个不同的角色,农夫市民、兵丁官吏、痞子恶少以及奸臣、暴君等等,文武善恶都有。他对这些人物造型各有侧重,语言神态截然不同,形象无不鲜明生动。当年开封社会名流邹少和先生的《豫剧考略》中曾盛赞他说:“三花面(丑行的别称——小宝注)李德魁,口齿清利,滑稽戏谑,无俚俗气。”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二)从三出戏看丑角李德魁的演技

我出生之前,李德魁已经去世6年,当然绝不可能看到他的戏。那时音像技术决不可与今天同日而语,老先生也没有什么录音资料。他到底演唱得如何?我只能通过网络,从故纸堆里扒拉出一些材料,拿他演出的三出戏作例子,来展示他的丑角艺术。

第一出:《虎丘山》。这里要介绍一件梨园轶事。1930年开封同乐舞台的经理,请来一个演老生的演员叫许树云,许树云在别的地方也算是唱红了几年,按照惯例是先演三天打炮戏。许树云出的戏目是《地堂板》、《白玉杯》、《虎丘山》和《斩白士起》。当时同班的人劝许树云不要演《虎丘山》,一演非砸锅不可。都知道这出戏里有个报子,虽不重要,可是属于丑角,得由李德奎扮演,因为在报事时有一段念白,那是李德魁的一绝,无人可比。
西汶艺术网
况且,按照剧情需要,由许树云扮演的总兵官白士起,在听完报子报事之后,回到后堂,要向他的义女李玉姣重述一遍,两段念白台词一样。两人各念一遍,在这样的比较中,功力深浅就不言而喻了。同事们劝他不要演这出戏,可是初来乍到的许树云心高气傲,心里有一百个不服气,他觉得自己名声在外,已经是红角了,难道会被一个唱丑角的压下去?目空一切的许树云不但没听进去劝告,反而将《虎丘山》排在了第一天演。

《虎丘山》是一出大本戏,第五场有报子报事。第一次报的是:“张春进京得中头名状元。”白士起一听火冒三丈,喝道:“张春已被我斩首,你胡说什么,再去打探。”报子答:“遵命。”

报子下场,白士起唱紧二八板,词是:“适方才小报子进帐来报,他言说那张春身得官高,小张春已被我公堂斩了,怎能够中状元金榜名标?”其实按照剧情被白士起斩首的是假冒张春姓名的王林,白士起并不知情。总兵白士起四句戏唱完,报子上来报事。总兵念:“可将打探之事明白报来。”

报子念:“大人容禀。”这下边便是一段念白。报子侧面跪在舞台中间,面孔半向总兵,半向观众,念的词是:“张春进京得中头名状元,大人不知,启本进京,奏那张春暗中结交虎丘山上贼寇,圣上大怒,将他的状元革去,发在大理寺审问。一堂未审,一堂未问,忽报,王府家郎潘宏解到。那潘宏当堂招供,言说大人斩的不是公子张春,乃是兵部之子名叫王林。圣上念张春情理冤屈,将他的状元复起,外加领兵大元帅,天下都招讨,又赐他尚方宝剑,先斩后奏,带领大兵四十五万,郑杰为开路先锋,攻打虎丘山。是他(指张春)率领人马路过山阳县,古阳庄探望家眷。大人不知,拿了他的家眷扬州定罪。那张春闻听之下,心中恼怒,马鞍桥上拔下令箭一支,命大人带兵三千,十里长亭前去迎接,一步去迟,提头来见、提头来见。”

当李德魁念的时候,台下寂静无声,在他念到第二个“提头”的时候,台下掌声便响了起来,到“见”字时,掌声已霹雳般地震动了全场,那雷鸣般的掌声不但一直把他送进了后台,并且场内的热烈气氛久久平静不下来,把许树云饰演的白士起的唱全部给淹没了。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