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浑身是戏的豫剧早期名丑:李德魁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15]
李德魁先生的念白干脆利落,清晰真切,抑扬顿挫,节奏鲜明,越念越快,越念越响,那张嘴皮子就像机关枪似地喷射有力,字字铿锵,一段白念得,使观众的情绪激越沸腾。李德奎念完没事回了后台,此时该主角许树云上场,他扮演白士起回后堂喊陈素真扮演的李玉姣上场,向陈素真重念这段白。许树云的念白功力就这么简单的在对比中变的暗淡无色了。刚开始没念几句,台下就浮动起来,念到快一半的时候,倒好就上来了,这样一来,许树云更加慌张,后段的念白就是在一阵高过一阵的倒好声中念完的。许树云的念白功夫,在与李德奎这么简单、短暂的对比中,黯然失色。

第二天,许树云不敢再上演《虎丘山》了。这次许树云落马折戟并非是李德魁有意弄他的难堪,是由于他的骄傲自满,才讨来一场无趣,打炮戏没有打响,却成了哑炮。

第二出: 《打砂锅》。1929年,人民会场建成,开封的演艺界组织一场义演,演出的剧目是《二龙山》,所有的角色全部由各戏班当红的名角扮演:陈玉亭扮演唐王,赵顺功扮演程咬金,“小火鞭”王金玉扮演李怀玉,彭海豹扮演李怀珠;金玉美扮演吴凤英,李门搭扮演常秀鸾,刘荣鑫扮演白玉娥,聂良卿扮演张美容。就连把子龙套,也都选身材一样的,刚登戏台不久的陈素真,连个兵丁丫鬟的小角色也没能轮上。

豫剧《二龙山》剧照

《二龙山》是一出大型的唱打并重的火爆戏,听着热闹,看着过瘾,可这出戏里偏偏没有丑角。

没有李德魁参加的戏还叫什么名家荟萃?这样隆重的义演要是少了李德魁,就像现在的春节的联欢晚会上少了赵本山,别说主办方不依,就是对这场演出期望值很高的观众也不会答应。
西汶艺术网
组织者没法,只好叫李德魁单独演个折子戏《打沙锅》,但这个折子戏放在什么时候演呢?放在《二龙山》前面吧,怎么看也有点不伦不类,喧宾夺主,但要放在后面,在这么一群名演员的精彩演出后再唱独角戏,这不是要人的好看吗?

荣誉是演员的性命,要是在这么热烈的场合演砸了,这个饭碗也就端不牢稳了,想想都让人冒冷汗的事,可李德魁硬是接过来了!

那天,名家荟萃的《二龙山》演出非常成功,观众群情激昂,连连叫好,等戏结束,台上的演员都到了幕后,观众还沉浸在刚才的热烈中,议论纷纷,还有人起身进进出出,台下一片乱哄哄。

就在这乱哄哄中,李德魁在帘后一声咳嗽,全场立刻鸦雀无声,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看着戏台。

这一个小折子戏,可真显出李德魁超凡绝俗的功力。戏演完了,观众都不走,掌声响得既像八月十八夜钱塘江涌大潮,又像正月初一早晨过大年放鞭炮,一浪盖过一浪,一阵响过一阵。李德魁前一个揖,后一个揖,左边弯腰,右边鞠躬,进入后台,又走出来,来来回回跑了几躺,谢了好几次幕,观众的掌声、喊叫声还是不停,一出小小的独角戏《打沙锅》,把那么多名演员联袂演出的《二龙山》都盖过去了。

第三出:《白玉瑾审诰命》。1929年春天,开封相国寺的永乐舞台上演《白玉瑾审诰命》。这出戏与大家熟悉的《唐知县审诰命》剧情却大相径庭。戏中的诰命夫人是好人,她丈夫领兵在边关抗敌,久无音讯。太监白玉瑾是个奸臣,要害诰命夫人的丈夫,向皇上奏本说元帅通敌谋反,皇上相信白玉瑾,就抄家捉人。诰命之父也是个大臣。白太监是个丑角,由李德奎先生扮演,戴大太监帽,穿大红蟒袍。虽是日场戏,亦是场场满座。

这个白玉瑾是个穷凶极恶的太监,阴险狡诈的小人。当演到《大审》一场,戏到了高潮,把子、龙套、校卫、刑官,站满了戏台,还有六七个大臣坐在堂上当问官,诰命之父坐在白太监的左边。诰命跪在舞台中间,哭诉冤枉,白太监千方百计刁难诬陷,用刑逼审。李德奎先生把太监那种奸诈、狡猾、阴险、狠毒的面目,表演得淋漓尽致。他在戏中念道:“好个刁妇,不动大刑,谅你不招,呔,校尉们,大刑伺候!”李德奎先生在此处是边念、边做、边拉架子、边摆姿势亮相。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正在李德魁表演得淋漓尽致,绘形绘色的此时,台下一帮看戏是冯玉祥麾下的士兵,突然一把茶壶从台下直冲“白太监”砸来,台下有人大喊:“打死他,打死他!”在一片咒骂声中,好多在台下看戏的士兵拥上戏台,群情激愤地大喊大叫:“打死他,打死他!”戏院里炸锅了,看戏的拥挤喊叫,夺路外逃,演员惊慌地跑到后台躲避。同乐舞台的经理风风火火地奔上戏台,对着台上的士兵解释说:“老总们,老总们,这是唱戏,不是真的,是假装的坏人。”经过这番解释,士兵们才回过味儿来。原来他们是被李德奎先生精湛的表演吸引得入戏了,忘了是在看戏,才闹出这场有惊无险的笑话。

当士兵们明白过来,都钦佩得伸出拇指对李德奎先生的表演赞叹不已,并且笑呵呵地向单经理道歉,还提出非要看看扮演奸贼的李德奎先生不可。李德奎被人簇拥着,大兵们把他围在中间,拉手的,搂肩的,冲他伸大拇指的,拱手道歉的,真实应有尽有,亲热极了。从此后,好多大兵和李德奎交上了朋友,经常到后台去看他。

(三)李德魁的戏德人品及传人

旧戏班里,艺人吸毒的不少。因为对于文化程度不高的艺人来说,他们认为上场前吸上几口能够提神。殊不知这毒品毁坏了他们的嗓子,也毁坏了他们的身体,同时吸毒要花费大量的钱,常常为筹措这笔钱,做出一些丧天害理的事情,例如在另一篇博文中提到的豫剧早期男旦聂良卿,因吸毒成癖,后来也捣鼓了与他共事多年陈素真的钱财。但最终也戒不了毒瘾,还是饿死在兰州。由此也想到他的师弟李剑云(1892——1931),也是因嗜毒成瘾,早早地死去,只活了39岁,最后贫困潦倒,沦为乞丐,在凄凉孤独中,饿死在郑州一座桥下,连一张席也没有,被人在荒草黄沙间随手掩埋。

本文介绍的李德魁也因多年吸食鸦片,只活到49岁就悄然离世。可能他吸毒不深,毒品并没有对他造成多么大的危害。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德魁在戏台上演了许多坏人,但在生活中却谦虚和蔼、真诚正派,从不以头牌自居,深得同行敬重。他平日里少言寡语,不善闲聊,化好妆便规规矩矩地坐着,闭目想戏,一上戏台却判若两人,浑身上下都是戏,让人不得不叹服。

在陈素真与李德奎先生同班两年的时间里,她没有见李先生发过脾气,李先生未婚无子,他规矩正派,沉默寡言,对人谦恭和蔼。只是寿命不长,仅活了四十多岁,但李德奎先生对戏剧的艺术造诣和严谨的态度,影响了陈素真舞台生涯的一生。

可惜的是,这么一个德才兼备的演员,却染上了毒瘾,吸鸦片搞垮了身体,于1933年49岁时英年早逝,没有留下一点儿音像资料,让后人对他神乎其技的表演,只能凭空想象,悠然神往。

在李德魁的弟子中,万福祥算是得到真传、有所成就的一位。

万福祥1896年出生于郏县,小名万四,幼时在家乡科班学戏,主工小生。来到开封后,因小生名角多,感到自己难以出头,就转拜李德魁为师,学习丑角艺术。

在李德魁的言传身教下,万福祥很快便崭露头角。他以小生的扎实功底,改演武丑和小丑,腰腿功过硬,脚尖敏捷,轻盈灵活,“盘椅子”、“锁背”等绝技,巧妙多变,干净利落,让观众称快,同行叹服。他所演出的武丑戏《盗九龙杯》、《时迁扒墓》、《时迁偷鸡》和小丑戏《三骑驴》、《胡奎买人头》等都成为吸引观众的经典剧目。

20世纪40年代,万福祥感到自己力不从心,抱病把自己的一身技艺传给朱恒太。

朱恒太是许昌人,少年时曾随王垫窝学戏,经过万福祥的指点后,技艺大进,1950年进安阳豫剧团担任主演,后又随团入晋,留在山西,成为太原豫剧团的主要演员。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