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月色浅淡 茉莉幽香——记著名沪剧演员邢月莉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15]
邢月莉,本名邢月琴(因与师姐重名,由老师作主,改名为月莉)。1935年生,上海市人。全国剧协会员,国家二级演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如今她虽已满头银丝,却是步履轻捷,身形挺直,神清气爽,眉清目秀。若是白发染黑,看上去不过是五、六十岁光景。作为女演员的她,生活中从不随时尚潮流,不刻意修饰,不随意施粉黛,发式朴素,衣着大方。人家一直认为她是平凡的女干部,或是女教师,不是一个艳丽的文艺工作者。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邢月莉十五岁进上海艺华沪剧团(前身为文滨剧团)作为随团学员学艺,拜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小筱月珍为师。学艺期间,她刻苦努力,虚心好学,技艺迅速长进,很快就继剧团“金三角”(王雅琴、王盘声、小筱月珍)后成为举足轻重的主要演员。

邢月莉擅演姑娘旦,年长后改演娘娘旦和老旦,但很少演反面人物。

她广采博收,融会贯通,在多年的舞台实践中逐步形成了自己表演朴实大气、唱腔爽朗隽永的艺术风格。

她的表演有内在质朴的美。虽常演姑娘一类角色,却毫无娇态造作,东施效颦之感;肢体动作明快,行路不拖泥带水,大大方方。她嗓音明亮,吐字清晰,唱腔朴实无华,不强用装饰音;尤其是在较长一段唱腔中,往往是唱得明快,一泻千里,一气呵成,给人有流水般的清澈、隽永之感。

熟悉她的人,给她一个评价:唱戏和做人一样,中规中矩。

经过几年刻苦的舞台实践后,她成了团内不可或缺的演员。可以说她是沪剧表演艺术家王雅琴和小筱月珍的第二。她们的戏她能顶,她们不演主角时她能独挑大梁。她演过好多主角戏和重要的配角戏。如在《碧落黄泉》《铁汉娇娃》《南方来信》等戏中她都出演主角,而王雅琴和小筱月珍老师为培养青年演员,特别在这三个戏中为她同台配演:在《家》《丰收之后》《C3之梦》《红灯记》《被唾弃的人》和《雾中人》等剧中,她出演第二主角和重要配角。
西汶艺术网
她是个德、艺俱佳的好演员。

老一辈眼中的乖乖囡

邢家兄弟姐妹有六个,她是女孩子中的老大。母亲因要操劳家务,还要带好一帮子小孩,不得不辞去工作,在家做全职太太。全靠父亲一人工作来养活一家子。

父亲虽捧了一个“铁饭碗”——在邮局工作,每月收入110元。那个年代110元应该说是个高收入了,但家中人口众多,虽然吃饭没问题,但日子还是过得紧一点。

父亲秉性耿直,忠心一片。他爱国,在解放前堂堂正正做一个中国人,不为丰厚的报酬去做汉奸;解放后更是兢兢业业做好工作。他以身作则,家教极严。要求子女为人要诚实,对人讲宽厚;不讲违心话,不做对不起别人的事;做人凭自己的本事吃饭,绝不靠拉拉扯扯求得什么。

邢月莉在这样家庭的氛围里成长,耳濡目染,也养成冰清玉洁的好品性。踏上社会后,邢月莉也按父亲教导的原则做人,矢志忠诚永不改。为人朴实,一生清白;对人诚恳,能帮人时多帮人;凡事有主见,不肯趋炎附势,不随风倒。

眼看老父沉重的经济负担和幼小的弟妹,邢月莉痛在心里。她不顾家庭的劝阻,主动休学。经人介绍,拜沪剧表演艺术家小筱月珍为师,作为随团学员。以自己的收入来补贴家庭。
西汶艺术网
邢月莉有一股韧性,凡是经过深思熟虑、定下来的事,决不会再改变,而且要把它做好。既然学唱戏了,就一定要唱好。别人用十分功,她却要用十二分功。

当时艺华沪剧团有青年员工六十余人,好多人都和邢月莉一样在学艺。当时剧团每天日夜两场演出,有时还加早场。老师们很少有空来仔仔细细地教学生,大部分靠自己努力。她就经常拉住学艺的琴师,大家一起切磋。每天很早就到剧场练唱;或者走台步,练身段。抓住间隙时间,坚持多年,从不懈怠。就是剧团组织政治、艺术和文化考试,她也认真对待,考了第一名。

在家里,她也安排好时间,努力学舞蹈;自拆旧衣服,装上水袖,变换各种身段。

后来团里特别聘请昆曲名家张传芳老师来团,为青年演员教身段和台步等,她如鱼得水,认真地捕捉每一个要领。有一段时间她外借出去工作,可以不回团。但只要工作没冲突,她也不放弃机会,准时到团里学习。

剧团到农村巡回演出,吃得艰苦,睡在稻草铺上,她也不叫苦,反而抓紧时间多练基本功。

她还是一个有心人。剧团在演出时,她如没演出或暂时没演出任务,总是抓紧一切时间,在舞台的侧幕边上看他人的演出,不论是主角或配角。如何唱,如何做,一一看在眼里,琢磨一下。记在心里。

所以每逢女演员要“救场”时,邢月莉总是首选人物。关键地方对她讲一讲,她一拉就出,绝不会出洋相。

她说她为好多演员临时顶过主角和配角戏。笔者就碰到过一次看她顶的主角戏。

那是在六十年代初,学生时代的我看到报上登载了艺华沪剧团“王雅琴、王盘声、金耕泉……(主要演员的姓名和排序)”在群众剧场演出《黄浦怒潮》。因为一九五八年在新光剧场初演时这个剧目好评如潮,虽离我家较近,而我没时间去看,与它失之交臂。这次复演了,乘星期天我和妹妹赶个日场,早一些出门,去离家较远的四川北路上的群众剧场看他们再度演出。

那天我们去得早,买到了余票。没多久就全都售完了。但剧场大门口当天出了一个场、团联合紧急通告,说的是王雅琴病了,不能上台演出。今天“剧中阿瑛一角由邢月莉代演”等等。我想既来之则安之,况且邢月莉也是我喜爱的演员之一。那天她精神饱满,演出十分认真、到位。唱不脱板眼,词没吃“螺蛳”。自始至终,一点也看不出是临时的“顶角”。

后来艺华团又在新光剧场演出《黄浦怒潮》,这次女主角是王雅琴演出的。两次演出一对比下来,邢月莉确实是“顶”得好——拷贝不走样。

当时的年代强调“又红又专”,要政治挂帅。业务要好,政治也要好。团里的政治学习她从不放松。比如学《宪法》,政治测验等,她也认真自学,力争考第一名或成绩在九十分以上。所以“白专”的帽子套不上她。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