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月色浅淡 茉莉幽香——记著名沪剧演员邢月莉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15]
六十年代的上半期是艺华沪剧团最有生气的年代。邢月莉和好多青年演员在艺术上都逐步成熟了,在老艺术家的带领下,挑起了剧团的“半边天”。

如《庵堂相会》,原来演女主角的王雅琴让台不演,由王盘声带领邢月莉同演男、女主角;《铁汉娇娃》是王盘声和邢月莉演主角,王雅琴演配角;《金银花开》男主角王盘声让台,由小筱月珍带领刘志麟分饰主角,王雅琴演配角;《碧落黄泉》是王盘声带领张剑菁同演主角(张剑菁在这部戏中第一次演主角);《借黄糠》《秋海棠》是王盘声、王雅琴带张剑菁演出,三人平分秋色;后来演《不准出身的人》,这部戏中,陈瑜在代替张剑菁演的角色后也开始冒尖了。

邢月莉影响特别深的是在一九六六年,剧团在“共舞台”演出《南方来信》一剧,她演主角——越南姑娘“阿霞”,“金三角”的三位老艺术家一起为她助演,并且海报上还把她的名字放在他们的前面。邢月莉真激动了好长一段时间。多么可敬的老艺术家们,她表示一定要好好演戏,才对得起他们。

以上对青年演员的种种安排,观众反响很好,票房收入一点也没影响。最主要的是锻炼了一批青年演员。观众了解了他们,熟悉了他们。艺华沪剧团作为一个有影响、有特色的沪剧团体真是后继有人。

在非常的日子里

正当六十年代前半期大力培养青年演员,大力提倡演现代戏时,突然“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一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席卷祖国大地。一下子一切都颠倒了,说不清,到不明。人们从心底里发出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剧团内部开始造反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反动艺术权威”统统被打倒、靠边。剧团改名为“战斗沪剧团”。

造反初期还是由青年演员们根据革命样板戏改编演出《红灯记》和一些小戏,没多久就停止演出了,开始进入“斗、批、改”阶段。剧团除了“造反派”外,一下子分成三派:“保守派”、“走资派”和“有问题的人”。

邢月莉属于“保守派”。你造你的反,我在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而且做的事在太阳底下完全摊得开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后来“工宣队”进驻了,“斗、批、改”也深入了。有“权”的人找邢月莉谈话,要她揭发某人某事。她摇摇头,说不知道。她还是不改以往的秉性,“我不会讨好某些人,说话要有根据,不能诬陷别人”。

有些看不过的事,邢月莉却要硬出头,管闲事。比如有一个旧社会过来的女演员,过去有些一般的问题,却被上纲上线批斗。她病得厉害,又在拉肚子。邢月莉说,“人家这么大的年纪,又病得这个摸样,你们还忍心斗她?”造反派听了她的话,就住手了。问:“谁陪她去看病?”邢月莉马上接口说,“我陪她去!”不仅陪她就医、化验、配药,还送她回家。邢月莉就是这样的人,锦上添花的事不做,有难的却帮人家一把。

“艺华”虽改名为“战斗”,但同其他文艺团体比较,总体来说,造反期间还是比较温和。“走资派”和“反动艺术权威”没受到特别大的冲击,多数群众没受到大的苦难,也没发生过恶性事件。

“斗、批、改”的后阶段,剧团人员一股脑儿被下放到崇明的“黄浦五七干校”劳动锻炼,改造思想。

邢月莉是吃得起苦的人,到了那儿,劳动就劳动呗。吃力了,睡一晚就好。“别人能过,我也能过。”反而是一身轻松,从没有异想天开,也没想过重返心爱的舞台。

哎,事实-是你不去想什么,偏偏有事会找上门来。

“红灯”亮了

一天早晨,大家集队,准备出工。连长突然宣布:“王盘声、邢月莉、张剑菁,你们三人不用出工了。马上收拾行李,听见吗?马上!马上回上海,去爱华沪剧团报到。”
西汶艺术网
她认为从此与沪剧无缘了,但随便怎样也想不到又回到沪剧圈子里了。

随着文革的深入,上海的文艺团体,除了市属的,其他所有区、县剧团早就全部解散了。爱华沪剧团独领风骚,因演《红灯记》有功,一直未散伙,继续在演出。

袁滨忠没了,又不让凌爱珍演出,单靠“爱华”原来的人马,《红灯记》剧组力量就显得薄弱了。再说已经改演“李奶奶”的韩玉敏马上要到北京去开四届人大会议。市里领导考虑,为让“红灯”继续发光,从其他区、县剧团统一调人,充实剧组的力量。决定从“艺华”调来王盘声、邢月莉、张剑菁,“努力”调来张杏声,“崇明”调来徐伯涛,从杨浦区调来扬剧演员王军;考虑《红灯记》演出最后有武装斗争的开打场面,沪剧显然不是长处,同时又从扬剧团调来武打演员。这样剧组的阵容就坚强了。在延安剧场(原“共舞台”)连续演出“红灯记”几个月。门口“满座”的红灯天天亮着

剧中人李玉和、李铁梅、李奶奶、鸠山分三组阵容演出:

A、王盘声 马莉莉 韩玉敏和王军

B、张杏声 王珊妹 李仲英和王军

C、徐伯涛 张剑菁 邢月莉和王军

爱华团的凌大可开始演过几场鸠山,没多久病了。后来鸠山基本上是王军演的。别看王军是唱扬剧的,唱起沪剧来到也蛮顺的。
西汶艺术网
这个根据京剧样板戏剧本移植演出的“红灯记”我看了几遍(其实当时也没有其他沪剧可看),但没看过徐伯涛的演出。听说他只演过一场。后来三组人马的组合也打乱演出,几个演员的演出我都看过。因为三个组的演员都是实力派,所以“红灯”亮了好长时间,引得其他剧团的“眼红”。这里不得不佩服爱华沪剧团的老团长、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凌爱珍为《红灯记》的诞生、成长煞费苦心,也是该剧的编剧凌大可、夏剑青的莫大功劳,更是以凌爱珍、袁滨忠、韩玉敏、凌大可等为代表的所有演、职人员辛勤努力的结果。
西汶艺术网
在那特殊的年代里,邢月莉的个人演剧史上却留下了这么难忘的一笔,作为沪剧演员,她是幸运的。

又到了一个新的剧团

正当邢月莉继续认认真真地演戏,老老实实地做人时,市里领导来宣布:自一九七三年一月起,上海市人民沪剧团和爱华沪剧团合并,组建成上海沪剧团(后来升格为上海沪剧院)。邢月莉随了新爱华沪剧团的大部分成员进了上海沪剧团。剧团在组建时,刘银发、吴素秋等演员也充实进来了。

人多了,戏却不多。正好七四年办起了学馆(这是文革后第一次举办的沪剧学馆。就是茅善玉等一批74届同学),学馆由陈剑云负责,教师配备都是实力派的演员。女教师是石筱英、向佩玲、邢月莉、石红、张丽娟等,男教师是解洪元、邵滨孙和王盘声等。

邢月莉作为业务课的主教老师,就兢兢业业地把心思扑在培养接班人上。教的业务课是《红灯记》等。她对学生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她认为学艺不刻苦,怎能在舞台上见?

在学馆一段生涯还是比较顺利的,她和同学们朝夕相处,有深厚的感情。但领导上决定还是让她回舞台第一线去。

在上海沪剧团她演的第一部戏是与“四人帮”余孽作斗争的《被唾弃的人》。邢月莉在戏里饰演的是一个忠于党的教育事业的党支部书记鈡育英。十年浩劫后她与并肩战斗的教师林蕴华(丁是娥饰演)再次相见时,一段“并肩战斗到黎明”唱得荡气回肠。
西汶艺术网
上海沪剧团并团、扩团后的演员实在太多了,尤其是女演员。由于种种原因,好多人有特长的演员一直论不上演主角和重要的配角,有的改了工种,有的在默默无闻中过渡到退休;有的只能远走高飞,离开剧团。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