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汉阴看戏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15]
阴历二月,陕南秦巴谷地春意正浓,一江汉水清如玉,两岸菜花灿若金。不久前在罗玉梅老师的qq签名上得知,月底适逢汉阴县两合崖每年的庙会,安康的汉剧老艺人们将演出传统戏。

由于上个周末基本没休假,连着十几天上班,感觉身心俱疲。而古都西安,也几乎没有春天。中午还是春光明媚,下午却又寒风突起,空中沙漫尘扬。这薄毛衣和秋裤是减了复加,加了又减。于是乎,思量着这个周末一定要出去走走,听听汉剧,赏赏春光。

周四,瞅准时机赶紧跟领导先告了周五一天假。随后,匆匆在网上定了周五7:40的第一班车,晚上在家收拾好行李,闹钟特意定到了6点。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早起过了。周五一早,飞奔城南客运站新址。坐上大巴,心情无比舒畅。

约摸4个小时后,抵达汉阴县城,一个大石碑上刻着“三沈故里”。来不及多做逗留,心下惦念着已经开演的戏,听罗老师说上午一场是11点开始。赶紧搭了个出租,路过涧池镇,两合崖就坐落在隔壁的蒲溪镇。汉阴自古以来应属文化厚重之地,仅从几个地名上望文生义,即可窥豹于一斑,涧池、蒲溪、月河,听起来都是一个个优美的文学意象。
西汶艺术网
到了两合崖景区,也无暇观景,顺着人流而进,速寻戏楼。凭本人多年经验,只要听到胡琴锣鼓,循声而求,很快就可搜到目标地。戏台下场地不大,观众十有八九皆为中老年;古朴的戏楼上,几位老人粉墨登场,一声声亲切的汉腔汉调,一曲曲西皮二黄,吟唱出陕南的柔和婉转。从台下远远地看到,罗老师正在投入地拉琴,也就没好意思贸然前去打扰,还是等戏结束了再上台吧。虽然和罗老师网上神交已久,却一直还未曾谋面。

当日演出的剧目是《张古董借妻》,后来查了下,方知此剧很古老。乾隆三十九年(1774)刊印的《缀白裘》戏曲剧本选集里,就曾收录过该剧的一部分唱词,标注唱〔乱弹腔〕。只是,不清楚乾隆年间的这个乱弹腔,究竟是梆子?还是皮黄?罗玉梅老师告诉我,这出戏赵枝敬老师连夜给大家排出来的。在她印象中,安康汉剧团还从来没演过。赵枝敬老师原来是紫阳县汉剧团的,紫阳汉剧团曾经演过这个戏。紫阳的蒿坪原是陕南汉剧的祖庭,旧社会陕南汉剧艺人共同尊奉的祖师爷杨金年就是在紫阳学的戏,而后在紫阳富商、汉剧铁杆戏迷,也是他的义父杨履泰的资助下,与人合伙在汉中西乡县沙河坎开设汉剧科班,而后二黄于是在陕南各地蔚然兴盛起来。

(我把演出时间通知摄影家协会,他们专门来拍。这是副主席邵向东)

《张古董借妻》演出一毕,我便忙上戏台,终于见到了未曾谋面的罗玉梅老师。这时候,也正好到了演员们的饭点,罗老师便招呼我同大家一起吃饭。矮方桌、长条凳在台口铺开,午餐便开始了。演员们经常到外地演出,大都自带餐具,罗老师带我到厨房找到一个干净的瓷碗,嘱我又拿开水烫了烫,这才盛饭。因为庙会用膳的风俗,菜肴大都是清淡的素菜,但味道却很鲜。因为材料都是原生态的,像竹笋、莴苣、蒜苔都是陕南本地的时令蔬菜,炒菜用油据说也是店家自己压榨的本地菜油。汉阴的香干味道也极好,除了常见的耐嚼的黄色熏干,还有一种酱紫色的,从未吃过,口感极其软滑。剧团在外很辛苦,不过伙食还是不错的。一日三餐绝不重样,翌日的早餐,是汉阴的蛋花墨鱼汤,微酸微辣的味道,很开胃口,还有方条形的馒头。午餐,米饭和几样炒素菜。晚餐,烩麻食和几样凉菜。

演员们大都是安康各县区退休老艺人,大多已年近古稀。龚尚武老爷爷是安康汉剧国家级传承人,估计已年近八旬,但嗓音依旧清亮圆润,唱念韵味浓厚,身体看起来也很硬朗。好几年前在电视上看过他和赵枝敬老师对唱的《南北会》,从此才知道我们陕南还有一种接近于京剧的皮黄腔剧种“汉调二簧”,而且听起来更古朴、更本土,也更亲切。前年在西安五四剧院连着两天观看了两次他主演的《辕门斩子》,还费尽周折地专门借来工具录了音和像。他跟我讲了很多陕南汉剧的知识,汉剧的剧目很丰富,素有“唐三千、宋八百,野史外传数不得”之说,当年安康组织人员根据老艺人口述,整理并且编写了许多陕南汉剧剧本,武汉汉剧团还专门来安康移植。晚上,罗老师把我引荐到老爷子跟前,鼓励我唱几句《收姜维》让老爷爷听听,当时我还是挺紧张的,这不是班门弄斧嘛!不过,龚老爷爷人很好,对我这个初生牛犊的那几句荒腔走板,他并没有面斥,而是耐心地给我做了示范和纠正:“头一支将令往下传”,“头一支”三个字都是板上开唱,“将”字要从眼上起唱,这个细节是我以前从没有注意到的,“传”字他咬的很清,与京剧里一样讲究字头、字腹来切音。他还讲,这段三流子(京剧的流水板)要有些徽调的味道,可是徽调我听到的很少。整体听来,他的这几句唱腔节奏比我之前听的另外一位老师的录音要慢一些,我细细品味,慢有慢的好处,诸葛亮是运筹帷幄的三军主帅,节奏慢一些是不是更能体现出他的老沉持重性格?也可能是之前听的录音和龚老爷爷是两个风格。罗老师说,汉剧老艺人,同样的唱段,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唱法。这也和京剧一样,同样一出苏三起解,梅尚程荀四大名旦各有各的特点。同样一出空城计,余派有余派的韵,马派有马派的范,杨派有杨派的味。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周世祥老师,原是石泉县汉剧团,从小坐过科。工丑,据他自己闲侃,从入科来讲,他是龚老师的同门师兄,但从年龄上讲,似乎他比龚老师要小几岁。周老师腹笥颇丰,旧台词有文意不圆融的,或者一出戏里其他行当的演员们记混淆的台词,他都能信手拈来,依照辙口即兴现编,或给予纠正。就两天看到的几场戏,我听到他在戏中多处使用陕南方言里的谚子和俗语,听起来本土、生动。

赵枝敬老师,原是紫阳县汉剧团的,看起来一点不像七十岁的人。他在这两天的戏里多演俊秀小生,《柜中缘》里的逃难公子岳云、《张古董借妻》里的秀才赵成龙。赵老师言语不多,排戏的时候很严谨,非常关注细节。《铡美案》最后,包公亮出虎头铡欲将陈世美正法的时候,“公主”侧着头朝包公撞去。赵老师立即指出,应当是上身带动头部甩一个弧度侧过去。“王朝”念“与驸马讲个人情”有些平,赵老师指出,人情二字要着重一些,要念出一些示威的语气来。由于龙套缺乏,我也被临时拉了壮丁,跑了两个龙套。晚上赵老师教我走铡刀手的台步,锵锵锵锵那个锣鼓,走个圆场,再先后往右、左各挪三步半,那个半步是搓步,还有接下来的那个左右脚跳步,愚钝的我练了好几次还是没有领会,上了台,心下茫然地都不知道该往哪走、往哪站。排的时候,他还给我纠正了抬脚的动作,前脚掌要往里扣住,翘起来要盖过另一只小腿。我上台的妆,也是他帮我画的,罗老师在后台看到说,是一个白面书生的样子。《铡美案》里,赵老师赶了两个角色,前面的韩琪,和后面的带着我出场的铡刀手。正式演出前,他帮有的演员找行头,帮有的演员化妆,提醒演员们候场和上场的时刻。
西汶艺术网
每天演出结束后,都要排练第二天的戏, 这是周世祥老师

有一位张老师,也是从石泉来的。当天演出后身体不适立即送回石泉医院了,下午演出的时候他精神还很好。他跟我讲:他也是汉中人,原来是汉中平民二黄剧社的演员,后来落脚到石泉。我们叹息汉中的汉剧,已然成了绝唱,这个令人伤心又无奈的话题。他说,传统戏曲,政府的重视与否很关键,安康是政府拨款抢救保护,而汉中则是不管不顾、任其自生自灭,于是乎汉中本地的汉调二簧也好,汉调桄桄也罢,都衰落得不成样子了。后来的景况是,汉中各县戏曲阵地被外来的梆子秦腔占领,虽说目前也没多少观众了,但还有些自乐班依然顽强地存在着。说起汉调桄桄,我说这个就是模仿秦腔嘛!他却不以为然,现场给我唱了几句老派的汉调桄桄《秦琼卖马》,那个韵味,我分明还听出了川味。接着他还给我唱了一段川桄桄,也就是川剧的弹腔。我问他以前是不是坐科时候桄桄和二簧都学,他告诉我:汉调二簧里面有的就是唱桄桄的,比如《大登殿》里的魏虎。我说京剧里也有唱山西梆子的,他现场就给我唱了《大保国》里李良的几句。他还告诉我,汉中平民二簧剧社的老演员毋玉梅老师的父亲毋兴堂、易柏生等老艺人,以前都是从桄桄戏班转过来的。旧社会,桄桄和二簧在汉中竞争中有融合,此消彼长,一度汉中二簧科班林立,名艺人辈出,势头胜过桄桄,于是汉中四门四关皆唱二簧,有的桄桄艺人就转学了二簧。我告诉他,目前南郑县还有桄桄剧团,他说过年回老家去看过,几乎没有一点老桄桄的味道了,都唱成秦腔的味道了。我问他,汉中二黄还有没有零星的演出,他说:剩下没几个人了,攒不起来,现在网络上只有一段《二度梅重台》,毋玉梅老师的录音也没保存下几段来,她还有一段反二黄《落花园》唱的也很好。她以前也曾来安康与他们合作演出,现在她爱人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出不来了。汉中的汉剧,真的就这么完了!

汉剧班社 《汉调二黄团》演出

汉剧《张古董借妻》惠桂芝老师,和业余戏迷合演

演员们每天的演出很辛苦,上午大约3、4个小时的本戏,下午两个折子戏,加上演出前的化妆,白天几乎不休息。晚上还要连夜排练翌日要演出的剧目。3月29日下午,演出的是传统折子戏《柜中缘》和《营门斩子》。29日晚,周老师、赵老师又连夜给大家排演《八仙贺寿》和《铡美案》。排练完后,已是深夜。

惠桂枝老师工花旦,饰演《柜中缘》里的刘凤莲和《铡美案》里的皇姑,许世莲老师工老旦、青衣,饰演刘母和秦香莲。《柜中缘》在好多剧种里都是常演剧目,也是一出百看不厌的一出轻喜剧。惠桂枝老师七十多岁了,但在《柜中缘》里,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完全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形象,“母女”二人有几句念白,我分明听出了一点武汉汉剧的味道,“有么事啊”、“有事噻”,听起来比较俏皮。许世莲老师一专多能,前一天还见她演出《张古董借妻》里的县官和《柜中缘》里的老旦,第二天已经转身为《铡美案》本戏里的秦香莲了。显然,这出戏从头至尾,是很考验主角“秦香莲”的功力的,《琵琶词》和后面的《杀庙》,有大段的念白,和大段的二黄、反二黄唱腔。

《琵琶词》一折,赵、王二相一末一丑插科打诨,与陈世美和秦香莲有许多对白,让这个原本是哭诉的悲剧情节里平添了喜剧因素,中国戏曲很少有完全的悲剧,国人就喜欢大团圆、善恶终有报这种理想化的结局。《杀庙》一折,母子三人栖身古庙,一双儿女连嚷饥寒,香莲万般无奈,只好沉痛地说:为娘割去身上之肉与你们充饥!一双儿女就此饿意全无,闻之令人心酸。戏台下,有时候也有资深、较真的戏迷。按照各剧种通行的演法,铡掉陈世美后,恶人得到惩治,戏也就结束了。但这时候,一位老人找上来,问道戏还没演完怎得就结束了,后面的秦香莲挂帅怎么不演?听剧团老师说,有的剧种好像有这么个续集。也难怪人家这么一问!

罗老师司琴

罗玉梅老师,虽未谋过面,但也已经很熟悉了。最早是从网上看到她关于汉剧的文字,于是冒昧地给她博客留了言,而后通过qq、电话聊过多次。罗老师多才多艺,她原是汉剧团的琴师,近年来致力于汉剧的保护、推介,既司琴,还能谱曲,也兼擅撰文作词,新编了很多现代汉剧唱段,她给《清明已煮紫阳茶》古诗配上【四平调】,曲调轻快、悦耳。她教育有方,儿子也非常优秀,毕业于清华大学,现留学国外。她在闲暇之余,还教一些小朋友们学习汉剧。从长远来讲,古典戏曲,如果没有接续不断的观众群体,也就没有明天。从娃娃抓起是非常有必要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罗老师待人真诚,热心弘扬传播汉剧。她写了很多汉剧艺人的文章和汉剧往事,辞情恳切,文如其人。多次在网上向我函授汉剧的历史和有关知识。她跟我讲过:汉剧的“一字”板对应京剧的原板,“慢一字”对应慢板,“二流”即“二六”板,“三流子”即流水板,汉剧通过一字、二流、三流,这样拿序数词来标明节奏板眼的演化递进关系,似乎更显得眉目清楚一些。【四平调】,罗老师认为它有江南民间小调的味道。【西皮】、【二黄】的起源和合流一直是一个谜,目前仍然是众说纷纭。有一次和罗老师、安康籍的戏友小胡师弟在qq上热烈讨论,他俩都认为二黄产自紫阳,至于汉调二黄之所以如此命名,可能因为西皮腔是外来的东西,只不过是为了突出本土的原产二黄腔而已。平时,她给我传了很多珍贵的汉剧老艺人录音资料,《大登殿.跑坡》、《天水关.三传令》、《关公盘貂》、《盗父骨.五台会兄》、《白玉簪》里李老太师唱的的西皮一字……正是由于结识了罗老师,我才得以更深入地接触、学习陕南本土的汉剧。

这次来安康汉阴,罗老师对我十分关照。安排我与剧团演员们一起吃、住,我才有机会向他们请益。《诗经》有云:“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向有共同爱好的老师、朋友们一起学习、交流,乃人生一大乐事也。演员们的住宿条件较艰苦,男演员们都是大通铺,不禁让我想起了上初中时候十几个人住学校宿舍大通铺的那段“青葱”岁月。晚上也是很热闹的,周仕祥老师侃了很多戏班典故和逸闻趣事。但最难忘的是,我隔壁的一位武场面老师整夜鼾声如雷。龚爷爷大概睡眠也不大好,三更时分我好像听到他喃喃地对打鼾者嗔劝道:“歇一会儿,翻个身!”我突然后悔起来,走的时候还应该拿上我平时在家睡觉时候防噪音的耳塞。看来以后出差或者外出旅行,这又是一件必备的随身携带物。

急是西皮缓二黄,伴奏西皮腔和二黄腔的两把胡琴,龙格里格龙格龙

30日是个周六,原本还有一天假的,但是我却不得不遗憾地要离开了,虽然有些不舍。但是因为31日是关系很好的同门师弟的大喜之日,我不能不去参加。演完《铡美案》里的铡刀手,戏也就散了,一看手机时间,已快三点了,我的车票是四点的,从两合崖到汉阴县还需要半小时左右,于是,赶紧卸了妆,洗把脸,来不及与大家共进午餐,回房拿起背包往外走。这时候,细心的罗老师给我买了块牛肉饼嘱我路上吃,我们是早上9点多吃的饭,她心想我一定饿坏了,不由得心里一阵暖暖的。正下楼时,还是罗老师替我想起来一件要紧事,我带来的录音笔还落在戏台上,刚才还给《铡美案》在录音呢!

回程的几小时路上,我脑子里全是这两天在戏班里的难忘时光,一种从未有过的人生体验。耳畔一直回响着二黄腔的过门“龙格里格龙格龙、嘚里格龙格龙……”真希望有机会去学学胡琴。

竹溪汉调二簧团来的杨老师

“我住汉江头,君住汉江尾。”戏班里还有一位远道而来的老师,他是十堰市竹溪二簧团的,这次演出负责全场戏的司鼓,工作量也是相当得大。他在司鼓的时候,总是乐呵呵地看着舞台上正在进行的戏,非常的投入。三千里汉江,把陕南与湖广系连在了一起,两地文化同根同源。汉中、安康人十有八九,祖上都是明清时期从湖广移民来的。因此,陕南方言也应属于湖广调,风土人情、饮食、民俗与荆楚地区也大都相近。罗老师告诉我,竹溪也唱二黄,而且他们也叫汉调二黄,有趣的是,安康将汉调二黄申报为国家级非遗后,他们也将这个同名剧种申报到国家,并且也成功入选国家级非遗了。正因为这层关系,陕南与鄂西北两地的汉调二簧艺人自古以来就经常搭班合作。

至于湖北的汉剧,与陕南的汉调二簧,孰早孰晚,孰源孰流,目前还在争论。龚尚武老爷爷告诉我:“陕南的二黄很古老,尤其是剧目非常丰富,湖北的汉剧没有这么多的剧本,他们还专门来安康移植过;京剧与湖北汉剧反差别较大,与汉调二簧倒十分相似,尤其是韵白。武汉剧院陈伯华、李罗克来安康看陕南汉剧汇演,感叹这是回到了“汉剧的娘家”。但是汉中籍、石泉剧团的张老师却告诉我相反的观点:湖北的汉剧是随着湖广移民填陕南,也有一部分艺人跟着迁移来了,他们把二黄、旧称楚调,也就带到了陕南。张老师很称赏湖北汉剧,认为湖北的汉剧艺术造诣更高。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