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戏曲怎么办?

[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3/4/18]
作为中国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民族戏曲,在建设文化强国的伟大历史任务中,应该占有什么样的位置?应该做些什么?又能够做些什么?

93岁高龄的中国文联荣誉委员、著名戏曲理论家刘厚生为本报撰文发问并给出了自己的回答。14条具体思考与建议承载着厚重的责任与深沉的关切。

这样优美珍贵的民族文化财富近二三十年来却出现了衰落现象。尽管不平衡,虽然还能看到几个好戏和有光彩的演员,但整体局势确实令人吃惊并紧张。剧种减少,正规剧团和剧团成员减少,戏校生源减少,城市演出减少,观众减少,特别是高级编导音美主创人员既缺少又流失,再加上大多数剧团奉命转企,千方百计赚钱糊口,顾不得艺术加工,没办法深入生活,无时间提高文化……

上 篇

党的十八大发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宏伟号召,为我们树立了壮丽的理想,我们文化工作者欢欣鼓舞,斗志昂扬,走上了新的征途。

作为中国文化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民族戏曲,在建设文化强国的伟大历史任务中,应该占有什么样的位置,应该做些什么,又能够做些什么?这是每一个戏曲工作者必须思考的问题。

民族戏曲是中国人民、具体说是戏曲文学、戏曲舞台艺术工作者和广大观众,经过近千年的辛勤劳动创造出来的。现在已经成为一种在世界戏剧之林中独一无二、具有特殊风采和成就的舞台艺术样式。千百年来,戏曲从漫长的封建农业社会到现今的新社会,曲折地并且复杂地发展,有了数以百计的大小剧种,数以千计的剧团班社,数以万计的艺人,吸引了数以亿计的观众。在此过程中,中国戏曲出现了关汉卿白朴王实甫、汤显祖、李玉、孔尚任、洪昇一直到翁偶虹这样的剧作家,王骥德、李渔、王国维、吴梅、张庚这样的理论家,珠簾秀、彭天锡、马锦、程长庚、谭鑫培、梅兰芳、周信芳、袁雪芬、常香玉这样的演员,贡献了《窦娥冤》《墙头马上》 《西厢记》 《牡丹亭》《桃花扇》 《长生殿》 《四进士》 《霸王别姬》《曹操与杨修》 《祥林嫂》 《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这样的戏曲文学。何等光彩的名字,多么辉煌的作品!千百年中华民族孕育出的民族戏曲,已成为中国人民(其中主体是农民)最重要的文化生活。

民族戏曲通过其特殊的文学体裁和舞台艺术样式,在它的大量优秀作品和演出中,在反映中国人民真实生活、表现中国人民的民族性格、思想感情、品德修养以至审美趋向等等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在培育中国人民的文化教养、精神情操、社会认知以至历史知识等等方面都发挥了极为深远的作用。

然而,这样优美珍贵的民族文化财富近二三十年来却出现了衰落现象。尽管不平衡,虽然还能看到几个好戏和有光彩的演员,但整体局势确实令人吃惊并紧张。剧种减少,正规剧团和剧团成员减少,戏校生源减少,城市演出减少,观众减少,特别是高级编导音美主创人员既缺少又流失,再加上大多数剧团奉命转企,千方百计赚钱糊口,顾不得艺术加工,没办法深入生活,无时间提高文化……

人们呼喊,戏曲怎么了?是不是这个时代不要戏曲了?何以至此?我们该怎么办?

(一)

面对文化强国的辉煌前景,身处衰减多病不平衡的惨淡局面,我们不能无所作为,我们需要冷静下来,先探讨探讨何以至此,找找原因,再研究研究怎么办,找出出路。

何以至此?每个剧种或每个剧团的困境都有具体原因,需要分别具体分析,但从总体大局来看,我想应该看到三个重大问题。

第一,“文化大革命”对戏曲的全面摧残,大伤了戏曲的元气。

“四人帮”除了“三突出”的所谓“样板戏”之外什么戏都不许演;几乎所有优秀戏曲艺术家都受到极其残酷的迫害,多少前辈名家以身殉艺,更多的人转业改行,浪费了十多年的舞台生命。戏曲同观众相互脱离,许许多多青年人几乎不知戏曲为何物。这种情势致使戏曲在粉碎“四人帮”后,在队伍数量上和艺术质量上都有严重的损折。这方面的消极后果至今未绝。

第二,粉碎“四人帮”之后,戏曲稍有复苏,热闹了几年。这是由于许多老观众对戏曲的热爱,也由于凤凰再生的戏曲工作者振兴戏曲的责任心。特别是由于思想解放,桎梏打破的推动,出现了不少具有突破性的优秀作品,比如《曹操与杨修》等。然而元气已丧,随着改革开放的大门渐渐打开,全球化浪潮迅速涌进,鱼龙混杂的电视连续剧以及种种低俗亚文化成为快餐式时尚娱乐,占领了阵地,戏曲多少年处于封闭和半封闭环境,陡然遭遇多种竞争对手,没有充分思想准备,不由得步步被动退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三,以上两者可说是戏曲衰落的明显的外在压力。“文革”时是政治上凶横暴力摧残,“文革”后是大规模文化挤压,戏曲原就是有相当封闭性的艺术样式,程式规范性强而活泼快捷不足,一旦遭遇这些压力,很快就显露出自身内在艺术竞争力的不足和培育争取青年观众的竞争力不足。

戏曲工作者以及领导者不是没有注意到外在环境的压力,因此,采取了多种措施,企望重整旗鼓,努力竞争。比如建立多种评奖机制;举办全国的、地方的、剧种的会演或戏剧节;比如提出强强结合,集中优势兵力;比如给予充分的财力支持,搞大制作等等。这种种努力也不是没有效果,果然出现了若干优秀和比较优秀的作品和人才,显示了戏曲的力量。只是戏曲自身已经削弱了的数量和质量,加上相当普遍急于求成的政绩思想,时间一长,就显得后继乏力,“正能量”效果渐少了。

我们也做了不少根本性的努力。比如中国戏曲学院举办多年制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比如中国剧协举办编导音美多项短期进修班,不少地方也办过类似的活动,都是大好事,但太少了,有的可能短了,杯水车薪,难以挽救整体颓势,太令人着急了。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