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二人转“时代英雄”王忠堂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19]
不论是在二人转艺术广泛被接受,逐渐占领人们的精神领地,还是在“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的单一化艺术倾向时代,还是在“万人围着二人转”到现在二人转艺术惨淡经营的今天,王忠堂都成为了二人转存在的时代英雄。但现今80岁高龄,桃李满天下的他,在看似光鲜亮丽的背后,有这一段坎坷而戏剧的人生。

王忠堂是谁?

他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活跃在二人转艺术舞台,从林海雪原到南海之滨,从东部沿海到西部边陲,到处都留下了他艺术行走的轨迹。年方九岁开始登台,曾经一炮而红。一时间成为二人转艺术圈里茶余饭后的典型话题。而出生家境优越的他,却毅然决然的因为艺术而离家出走,也因为艺术遭受着身体上的流浪和精神上的游离。

在熟悉他的朋友眼中,王忠堂是一个带有明显的东北性格,豪爽、直率、有情有义、侠骨柔情,原则性很强且能吃苦耐劳的人。

从1942到2013,王忠堂从红极一时、享誉东北到默默无闻的辛勤耕作,他一直都在为二人转艺术奋斗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他为吉林省乃至东北三省二人转艺术的薪火相传,在二人转艺术的保护和传承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现如今,他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二人转项目传承人,在全新的时代面前,他继续成为赢家,继续成为二人转艺术的领路人。王忠堂的70人沧桑艺术之路折射出的,是东北二人转艺术经历的缩影。

无处安放的童年

在建设广场附近,我走进了吉林艺术学院,走进了校区后面的一栋老旧的家属楼。这里别有洞天,和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穿梭不止的人群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这里仿佛是时光剩下的部分,隐藏着一段只与光阴有关的历史片段。这里似乎是一个幽静的故地,几株老树星星点点,拥挤着狭窄而曲折的巷子。楼不高且破旧,但却透着厚重和熟悉的亲切。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交谈是顺利的,并不是我们对于二人转的历史和知识懂得多,而是老人家的热情、和蔼可亲,无所不谈。他浑身上下还是迸发着青春的舞台艺术气息,连说带唱,连唱带跳。显然,老人家是在极力的“配合”我们的专访,但是我们更多的是担心他的身体状况。

老人说的很好,谈的认真而仔细,庄重而严谨。我们从来没有看出来或是听出来关于他没上过学,曾经不识字的经历。可是他却一遍遍的念叨着,说他是没上过学的“高级知识分子”。老人说他16岁参军,到部队才学习了文化知识。说这话的时候,王老的脸上洋溢着孩子似的自嘲,一头如雪白发被洒进屋子的阳光映得纯净透亮,虽年近耄耋,却耳聪目明,笑声朗朗。

“二人转是黑土地上一门喜闻乐见的艺术,来源于秧歌。当时,是外省的凤阳歌流传到东北民间,经过人们的改编和融合,就变成了后来的东北大秧歌。二人转是由东北大秧歌逐渐演化而来的,所以二人转是秧歌体。”

早年,王忠堂的老家在吉林市舒兰县的五官地,父亲是个远近闻名的木匠,既做木匠活,还会画画、塑像,家里开了个木匠铺,平时给四方邻居打家具、做柜子、漆棺材,还给庙上雕花塑像王忠堂描述他父亲的性格很像梁上好汉“九纹龙”史进,喜欢广交天下艺人。平时各地来的戏班子都住他家,有唱大鼓的、唱二人转的、说书的、唱梆子的,各路江湖艺人你来我往,家里成了戏院。“当时必须是大户人家才能把唱戏的留住,因为要打理赏钱。这样全村的其他人家(贫困)的就都来免费看戏了。记得很有意思的是,有的艺人也是江湖流浪那种的,没有固定的住处,他们就时常住我家,后来都常住我家了。有时候,父亲会给他们一些吃的,比如说粉条、猪肉,也就算做‘出场费’了。”受这种环境熏陶,少年王忠堂也学到了不少,不知不觉就能唱上几出,赶上戏班子缺人,就喊他登台顶一场,师傅看他长得像样,嗓子也不错,是个好苗子,有心栽培,但他父亲王老木匠不同意。“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是独苗儿,父亲还指望着我光宗耀祖呢,所以坚决反对我唱二人转的。”可王忠堂却上了心,偏偏喜欢这二人转。11岁那年,他偷偷跟着一个戏班子跑了,家里好不容易把他“抓”了回来,但王忠堂已经心野了,没过多久又跟着另一个戏班跑了出去.
西汶艺术网
痴迷艺术的青春
西汶艺术网
当时,因为王忠堂总往外面跑,家里人到最后也懒得管他,就放任自流了。后来,他被师父双红儿(艺名)发现了。双红儿,大名王云鹏,当时是闻名东北的二人转艺人。他是王忠堂父亲的结拜兄弟,他去求情,他的父亲自然也就答应了。

12岁,他参加了舒兰县里的文工队,后来文工队变成文工团。他随着文工团去省里汇演去了,当时在省会吉林市(后来迁省会长春市)。因为他的身段好,唱功好,形象好,全省汇演中他因《金精戏窦》可以说是一炮而红。从此,王忠堂踏上了专业表演的道路。“那个时候,我在省会名气很大了。用现在话说,了不得了!”1955年,他随着省文工团到中央汇演,一下子红遍大江南北。“全国都在热卖我的照片,几乎所有的文化馆都卖我的照片。我至今还保留着一张反应当时情景的照片。”说到这,老爷子一下子憧憬起来,他思路清晰,口齿伶俐,语言流利,好像年轻了很多岁。

王忠堂清晰的记得,当时在中山堂里面唱的,因为当时还没有人民大会堂。“我是唱上装的,就是男扮女装,这个是二人转里面的专有名词,其实就是现在的反串。二人转从诞生到形成,发展、壮大,一直都是男人的艺术。所以原来的女生也都是男人来扮演,直到1953年二人转形式里才出现了女人登台。”

说到这里,王忠堂老人说出了一个小故事,也可以算做是一个小插曲。

“其实,当时去北京是为了给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和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演出。但是没人告诉我,我也事先不知道。当时一个瞬间,我唱到高潮,看到毛主席在鼓掌,一下子我就紧张了。你知道那时候的毛主席可是大家心目中的偶像呢。我一紧张,手帕掉了,我扯起裙子,一脚踢了起来。当时因为我的角度和力度掌握的正好,手帕还在继续转。因为这次失误,还成就了我后来的绝活——脚抛。”

1955年3月25日的《中国青年报》以《百花盛开的民间艺术》、《东北假姑娘,双辫浪丫》为题对他的演出做过专题报道,报道中称:扮演姑娘的青年艺人王忠堂,由于善于细腻地刻画人物,据说当地老乡称他为“假姑娘”。

王忠堂这个把“事故”变成“故事”的二人转艺人,一下子火透了。

故事中的微故事

出名后的王忠堂被部队选拔走,学了4年的文化课。这时候母亲带着给我包办婚姻的媳妇儿来京找我,她用“吊”把王忠堂彻底的“调”回吉林了。后来,我去了黑龙江省,并和当时的文化厅长提议创建了“龙江戏”,它是板腔体,和吉剧一样是二人转的分支。龙江戏的第一个剧本《寒江》就是王忠堂自创自编自导自演的。“文革”期间,王忠堂也遭受了迫害,“文革”结束后,他受邀到吉林艺术学院现代学院授课。“二人转的特色是高亢红火,风趣幽默。唱二人转也要了解各种剧种,比如说南昆北艺东柳西梆京戏二黄。我还曾经把芭蕾舞变成二人转的双人舞,这些杂糅和创新都很重要。”王忠堂还解释了二人转的“说唱扮舞绝”:说要求唱情不唱声,以情带声,声情并茂,讲究五字口诀“宽亮冲甜圆”;说讲究口尖舌俐,寸得住放得响;扮是扮演的“扮”,不是妆扮的“扮”。“二人转讲究逢前必后,逢左必右,逢高必低,比如说你往后指却是左起范儿。艺术的魅力在于行,一切都静止出发。”

近些年,为了吉林省二人转的薪火相传,王忠堂陆续收了很多知名弟子传道授业解惑。比如说闫学晶、董连海、孙晓丽、尹维民、盛喆、王洪臣、咸奎荣、闫峰、李玉莲,而韩子平、董玮、闫淑萍、周文珍(艺名小豆豆)、孙小宝、金铃、董明珠等也都受到过老人的指点。

在他的房间里,盛得下的是满箱满柜的证书、奖状、演出剧照,盛不下的是他对二人转艺术的卓越贡献和德艺精神,就连那只与他朝夕相伴的鹩哥都受到了艺术的熏染,采访中不时清脆地来一句“清唱”。

常言道:人活八十天增寿。王忠堂以80后高龄站在二人转艺术的门槛上不断的眺望,他的目光中浸透着希望、憧憬,还有一个任重而道远的未来世界。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