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因为秦腔,所以难忘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20]
土生土长的老陕没有几个不会吼几句秦腔的,不管搭不搭调,也会吼出几分精彩来。自小受母亲影响,十分喜爱秦腔,但凡舞台上有扭扭捏捏的小花旦,更是喜欢得不得了,那些经典的唱词也就铭记于心。

七十年代末期,村上每年庆丰收都会文艺汇演。那年夏天,麦子还没进仓,每个小队都会抽时间选人排练节目。记得那年我们小队好像是舞蹈,因为我当时年纪小,没被选上,而姐姐被选上了,为此,不高兴了好几天。记得有一天晚上,她们在月光下排练舞蹈,我坐在麦秸堆上,数着星星也不愿看她们表演。现在想不起来巷子里是谁吼了几声秦腔,一个灵机我从麦秸堆上溜下来,飞也似地跑到负责节目的对门大姐身旁,央求着我能不能唱段秦腔参加演出,大姐笑着对我说,节目和人数都受限制不能。当时我那个气啊,顺手拾起一块土坷垃奋力撇向麦秸堆,然后扭头回屋。直到演出,我再也没看过她们排练。生气归生气,正式演出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远远地站在戏楼下的一个土堆上,兴致勃勃地看着,直到眼皮儿打架也不愿回家。

因为秦腔,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察言观色。每当妈妈下班回家,要是没听到妈妈一边做饭一边哼秦腔,我就会很规矩很有眼色地一边安静地呆着,要是听到妈妈边干活边唱戏,就知道今儿妈妈心情不错,尽管捣蛋也不会挨训,尽管开口索要自己喜欢的东西,那时候,八九不离十都不会失望。(今天还和老妈说起,老妈说我鬼机灵,我说我长大了反而没了察言观色这方面的特长,越长越瓜了)

镇上东西两个大村都是远近闻名的文艺村,都有各自的剧团和戏楼,每逢农闲季节,便四处演出。足迹方圆几百里。我们这帮七零后也算是从小在戏窝子里长大的,什么《三滴血》、《铡美案》、《火焰驹》、《沙家浜》、《红灯记》……说起来我们如数家珍。戏看得多了,我们这帮臭美的小丫头,特别羡慕旦角头上的饰物,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甚是诱人。每每唱完戏,总是趁着大人不防备偷偷溜进后台,想多多看看那些漂亮的头饰。曾有一次,小姐妹有一人出主意,几人打掩护,一人偷偷拿几样头饰出来我们过过瘾,但到了真正实施时竟没一个人愿意去冒这个险,毕竟都是小丫头片子,既要面子又没胆量,只好作罢,继续“望梅止渴”。

每逢农忙,小队的饲养室便是我们的乐园,唱戏是我们的主题。我们站在牛栏上,大唱“未开言来珠泪落”、“老娘不必泪纷纷”,一朵小花一片绿叶便是我们的头饰。渴了,喝一口凉水,饿了,掰一块油渣,笑着闹着,没有因为缺衣少穿而不开心,而是因为有了这份乐趣而快乐。

秦腔,在那个贫困的岁月,是我们生活中最诱人的精神食粮,丰富了我们的记忆,丰富了我们的童年。秦腔,是我们记忆中的一朵花儿,永远那么红,那么美。

土生土长的老陕没有几个不会吼几句秦腔的,不管搭不搭调,也会吼出几分精彩来。自小受母亲影响,十分喜爱秦腔,但凡舞台上有扭扭捏捏的小花旦,更是喜欢得不得了,那些经典的唱词也就铭记于心。

七十年代末期,村上每年庆丰收都会文艺汇演。那年夏天,麦子还没进仓,每个小队都会抽时间选人排练节目。记得那年我们小队好像是舞蹈,因为我当时年纪小,没被选上,而姐姐被选上了,为此,不高兴了好几天。记得有一天晚上,她们在月光下排练舞蹈,我坐在麦秸堆上,数着星星也不愿看她们表演。现在想不起来巷子里是谁吼了几声秦腔,一个灵机我从麦秸堆上溜下来,飞也似地跑到负责节目的对门大姐身旁,央求着我能不能唱段秦腔参加演出,大姐笑着对我说,节目和人数都受限制不能。当时我那个气啊,顺手拾起一块土坷垃奋力撇向麦秸堆,然后扭头回屋。直到演出,我再也没看过她们排练。生气归生气,正式演出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远远地站在戏楼下的一个土堆上,兴致勃勃地看着,直到眼皮儿打架也不愿回家。

因为秦腔,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察言观色。每当妈妈下班回家,要是没听到妈妈一边做饭一边哼秦腔,我就会很规矩很有眼色地一边安静地呆着,要是听到妈妈边干活边唱戏,就知道今儿妈妈心情不错,尽管捣蛋也不会挨训,尽管开口索要自己喜欢的东西,那时候,八九不离十都不会失望。(今天还和老妈说起,老妈说我鬼机灵,我说我长大了反而没了察言观色这方面的特长,越长越瓜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镇上东西两个大村都是远近闻名的文艺村,都有各自的剧团和戏楼,每逢农闲季节,便四处演出。足迹方圆几百里。我们这帮七零后也算是从小在戏窝子里长大的,什么《三滴血》、《铡美案》、《火焰驹》、《沙家浜》、《红灯记》……说起来我们如数家珍。戏看得多了,我们这帮臭美的小丫头,特别羡慕旦角头上的饰物,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甚是诱人。每每唱完戏,总是趁着大人不防备偷偷溜进后台,想多多看看那些漂亮的头饰。曾有一次,小姐妹有一人出主意,几人打掩护,一人偷偷拿几样头饰出来我们过过瘾,但到了真正实施时竟没一个人愿意去冒这个险,毕竟都是小丫头片子,既要面子又没胆量,只好作罢,继续“望梅止渴”。

每逢农忙,小队的饲养室便是我们的乐园,唱戏是我们的主题。我们站在牛栏上,大唱“未开言来珠泪落”、“老娘不必泪纷纷”,一朵小花一片绿叶便是我们的头饰。渴了,喝一口凉水,饿了,掰一块油渣,笑着闹着,没有因为缺衣少穿而不开心,而是因为有了这份乐趣而快乐。

秦腔,在那个贫困的岁月,是我们生活中最诱人的精神食粮,丰富了我们的记忆,丰富了我们的童年。秦腔,是我们记忆中的一朵花儿,永远那么红,那么美。

后注:一月前去楼观古会上看到那儿的民间艺人的纸扎,都是秦腔许多著名的曲目,拍了几张后回家想咧咧几句,但真正动笔时无从说起。今晚上看到片片又忍不住想咧咧。都说怀旧是老的象征,难道我真的老了吗?

趁着现在还算太老头脑还算清醒,把值得回忆都能变成文字,多年后,要是痴呆了,说不定回忆篇还是一剂良药捏。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