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活着的老谭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23]
2006年金秋,我和蒋锡武先生同赴徐州参加李可染画展,得以结识李可染的女婿俞律先生,他是江苏著名作家、诗人和书画家。在画展过程中徐州市原副市长高之均组织京剧活动,请俞律先生唱《卖马》,一曲甫毕,我和锡武兄惊喜对视,同时意识到遇见高人了。回沪后向王元化先生提及俞律,先生饶有兴味地听完录音后说,如今舞台上称谭派者都是谭富英的新谭,未见有学谭鑫培的,想不到民间还藏着俞律这位“活着的老谭”。他还嘱咐要不失时机把俞律的歌声记录下来。元化先生言犹在耳,惜乎如今我们只能把这份出版物向他的在天之灵做汇报了。

钩沉俞律皮黄艺术的工作,我在业余拉拉杂杂历时数年。鉴于俞律是票友,没有专职琴师,于是我委托江苏京剧院的乐师张希贵先生帮忙,由他定期带胡琴去南京大阳沟俞律寓所吊嗓。经过一个时期的磨合之后,我同俞律先生商定曲目,并把吊嗓录音交给上海名琴师陈平一,请他以此作为研究课题,尽量以清末民初时期的京胡风格设计过门和垫头以为配套。我还同老辈“鼓王”王玉璞先生、志士仁人李振中先生、著名录音师糜小放先生先后进行各方面的前期准备。2011年俞先生来沪录音的内容,加上他以往几个吊嗓选段,合成了这份珍贵的《俞律唱腔选》的光盘。

俞律所呈现的风貌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古简质朴。他天赋佳嗓,阔口满音,极擅用擞,因此在耄耋之年尚能保持圆润明亮。他特别讲究吞吐口法,唱腔尤遵古调,不尚花腔,节奏紧凑流畅,因此益显凝练,沉郁苍劲。俞律非但是“活着的老谭”,而且它上溯的步履并非到谭即止。在本出版物中,既有《举鼎观画》《打渔杀家》《武家坡》《秦琼卖马》《洪洋洞》《朱砂痣》等老谭经典,又有汪桂芬派的《取成都》《文昭关》,介于汪谭之间的《天水关》,以及孙菊仙派的《逍遥津》《雪杯圆》和刘鸿升代表作《斩黄袍》等,可见俞律腹笥之渊博。他的风格,首先是以老谭为主,兼采“前余叔岩时期”的“汪谭孙刘”四位大家。
西汶艺术网
从俞律的兼收并蓄,令我想起了孙菊仙同苏雪安之间的一则轶事:剧作家苏雪安年幼时听孙菊仙唱《鱼肠剑》“一事无成两鬓斑”,觉得很诧异:为什么这段唱腔孙派同谭派差不多?苏雪安当时大概觉得自己是学谭的,如今孙派也这么唱,是不是自己“不纯”了呢?孙菊仙看出了苏雪安的心思,笑着说:孩子啊,你以为只有你们学谭的会唱这段么?告诉你我唱了一辈子《浣纱记》带《鱼肠剑》,就是这么唱,什么孙派谭派?就是大路。此刻苏雪安还在发窘,于是孙菊仙又说:“告诉你,我跟谭鑫培还有大头(汪桂芬)都是一个路子,所以唱词相同。要问这是谁的路子?要知道我们都是学大老板(程长庚)的,可是三个人的嗓子气口全不同,各唱各的,所以唱出来的玩意儿,就谁也不跟谁雷同。” 原来玩票者往往是追星,把某个流派学像而已,而孙菊仙则告诉我们,流派不是封闭的,流派之间有共同的基础,是可以打通的。由俞律的兼收并蓄可知他未从狭隘的流派观出发,不是机械模仿,而是追根溯源,探究本质,学其基础,摹其法则,于是古朴的、通大路的艺术风貌应运而生。如今认同这条规律,用这样的思路和方法来学习京剧的伶人和票友极其少见,因此这份对俞律的钩沉资料就更显价值了。

俞律的京剧艺术得授于苏少卿。苏少卿乃是皮黄理论史、教育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四大名旦的分野因其评析而一锤定音,孟小冬的成才也有他的调教之功。他是王玉芳(按:王玉芳是王九龄的徒弟、周信芳的蒙师)和陈彦衡(按:陈彦衡是谭鑫培的琴师、余叔岩的师傅)的弟子,还同孙菊仙交情深厚。先外祖公谢叔敬和王尔藩生前与苏少卿交好,曾对我说苏公公嘴里还有张二奎的玩意儿。显然,少卿先生当年虽以“四大谭票”名世,但实际上是由谭而追根溯源、通达大路的。从苏少卿而看俞律,可见思路一致,一脉相承。俞律于上世纪四十年代任苏少卿的秘书,经常在苏先生电台教戏的现场充当学生。他醉心于苏少卿,为了有更多时间待在师傅的身边,不惜在光华大学休学一年。有感于俞律向道之诚,也确实因为孺子可教,苏少卿便完全把他当专业演员来严格训练,后来还把自己的外孙女李玉琴(李可染之女)嫁给了这位爱徒。俞律得苏少卿的实授真传,因此起点高、路子正、基础好。

诚然,一位艺术家的成功往往会有“功夫在诗外”的因素,这就不得不介绍一下俞律其人。

俞律出身于扬州书香门第,祖父业手工艺、外祖为清末江都县书办,精于书法,均为戏曲玩家。乃翁俞牖云出私塾后就读江苏第五师范,得到名作家李涵秋的指导,后来也成为沪上“鸳鸯蝴蝶派”作家,于是上世纪二十年代著有《绿杨春好录》《风尘双雏传》《柳暗花明》等。俞律自幼爱聆父亲吟诗,年青时还求教过沈尹默大师。遗传和熏陶的因素使他悟道很快,因此尽管他当年迫于生计,未考光华大学文学系而改读金融系,毕业后从事了银行工作,然而后来仍以文学成就而享誉。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就在《萌芽》杂志发表散文。1979年他的小说《悔》发表于《雨花》杂志,影响很大,从而进一步唤醒了他的文学天赋,此后常在《钟山》杂志等发表短篇小说。1989年他的小说散文集《湖边集》出版,江苏省作协主席艾煊作序说,俞律注重写情,因而感人。他的散文题材广泛,文笔隽永;古典诗词则功底深厚而深入浅出、琅琅上口。常国武先生评其诗稿时说:“所写皆眼前景、心上事、意中人,其真情实感并自肺腑中流出……,在唐近乎郊、岛,在宋邻于涪翁,在明则如散文中之公安、竟陵,甚有戛戛独造、石破天惊、不知昔贤、遑论今人者……”后来,俞律成为一级作家并执掌南京市作协。俞律还学画于李畹(李可染大师的令妹),学书法于萧娴林散之,名师高徒,深入堂奥,又成书画名家。

俞律造诣超群决非偶然,这同他的坎坷经历也有很大关系。1957年他被划为右派份子,蒙冤二十余年;其间长期务农,在江浦乡间结草庐而居。他很少向朋友提及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而他的才思蓄之既久,其发必速,势如山洪之瞬间喷泄。偶有诗云:“折槛牵裾久不容,会当裂胆辨奸忠。男儿老死心犹热,宝剑长埋铁已空。鸡鸣今宵秋月白,花留明日夕阳红。凭谁重问头颅价,报答神州列祖宗。”他晚年著有《右见堂新稿》,我们从他自署“右见”,可见其政治态度至今不悔;又从稿中“童心不死身犹在,木剑更比铁剑利,割断不尽忧古忧今书生泪”的句子,可见他忧国忧民的热肠和豪气。所谓“不平则鸣”,其绘画浓墨淤积,似有万千块垒;其仿佛蓬头散发,狂放无羁,是胸内不平之气的宣泄;再看他的皮黄艺术简练豪放,沉郁顿挫,情深意长的风格,三者可谓异曲同工,良有以也。

同当代伶票诸贤相较,我们乍听俞律,扑面而来的是一阵如同山野哀鸣的粗犷之风,然而仔细再听,可知俞律是粗中有细,另有一股雅致的气韵在流动。这固然是由他的文化修养的所决定的,而从京剧艺术本身看,俞律的这种雅致来源于余叔岩。他吊嗓时经常临摹“十八张半”唱片,从本专辑中有《伐东吴》选段,可见他学余叔岩的成果之一斑。因此,俞律不仅是谭中有汪、谭中有孙,还谭中有余。余叔岩发展谭鑫培而达精致,俞律不仅访古觅幽,努力通过汪桂芬、孙菊仙而探向程长庚,还与时俱进,借鉴余叔岩的技巧,使其总体风格能够容气势派和韵味派于一炉。

像俞律这样的诗人、作家以及在其它多个艺术领域同时达到高境界的通才,如今并不多见。惜乎我的工作不够及时,到了进棚录音的各种条件成熟之时,他老人家的嗓音已经过了巅峰期。尽管如此,专辑里许多信息量还是值得珍视的,敬请识者指正。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