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我心中的二人台(下)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24]
面向观众,面向基层,面向农村

这可不是讲套话,我也没必要在此讲套话。因为近些年我发现有关方面自觉不自觉的虚化了振兴二人台是为了什么了,也就是毛主席所说过的,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比如,抓二人台应从哪里抓起?往哪里抓?是从上面抓起还是从下面抓起?是往领导面前抓、专家面前抓、评委面前抓、中央电视台的导演那里抓?还是往基层抓、农村抓,往城乡广大老百姓面前抓?我觉得这不是个小事,也不是在这里故弄玄虚,吹毛求疵,说穿了,这是个真抓还是假抓,实抓还是虚抓的分水岭、试金石。如果我们真抓实抓,凭政府的庞大资源,几年了,你没有不成功、不显效、不出成果的道理。如果只是虚抓假抓(即貌似真抓实抓,实为摆摆样子),呵呵,那就无话可说了。

说到这里,叫人没法儿不提阳高县。大同阳高不是个富裕地方,2007年全县财政收入刚过亿,比较贫困,与定襄没法比,与河曲比差得更远。去年10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把“中国二人台艺术之乡”金匾送给了阳高,舆论大哗。不仅河曲人恼得青筋直爆,全体忻州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热腾腾,羞骚的不行。自打小时候,咱们就人人吆喝着个“河曲二人台、河曲二人台”,不仅在山西这么吆喝,到外省市说起来也是满脸放红光哪。天下搞民间艺术的,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走西口》啊?那就是我们河曲二人台啊,一个字:牛!记得1994年9月全国20多个省区的民俗民艺专家来河边阎府开会,晚上请他们到县招待所看节目,压轴的就是刘彦青、梁莲鱼的《走西口》,演毕,掌声雷动。武汉中南民院的一位丁教授不断与我赞叹,好,就是好,今天可亲耳听到你们塞北高原高亢苍凉的民间演唱了,就是好!不仅当天晚上和我说,第二天见了又和我说,临回武汉告别时还要和我说。我告诉他,这就是我们的河曲二人台。还有马玉涛呢,知道吧?大歌唱家,我们忻州保德人,与河曲紧挨着,她演唱的代表作之一《看见你们格外亲》,知道不知道?丁教授忙不迭说,知道知道知道,小河的水清悠悠嘛!我说,对了,那就是改编自我们河曲二人台!你听听,不是和《走西口》一个调调吗?自豪与得意溢于言表。十几年后的今天,谁又能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阳高闯在了前面,把“中国二人台艺术之乡”的牌子扛走了呢?这件事让好胜的忻州父老乡亲太无颜面,集体郁闷了好一阵子,依我看至现在也没缓过劲儿来。

四月底,我与几位朋友应邀参加了“大同阳高首届杏花节暨大泉山古长城风光摄影大赛”活动,说心里话,杏花、长城在我心里的份量远没有二人台重,我是专为二人台而鞍马劳顿,亲自驾车前往的。因为邀我的阳高县文联主席李习先生预先就告诉我,参加这个活动就可以看上阳高二人台。我想这确是个良机,窥斑知豹,看上几个节目就可以大致了解他们的演出水准和普及程度,就可晓得“中国二人台艺术之乡”的桂冠为什么会戴到阳高头上去。

先看一段去年的报摘吧:据《山西日报》报道,2007年10月25日,首届“中国二人台艺术节”在大同市阳高县隆重举行。与此同时,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认定的“中国二人台艺术之乡”、“中国二人台艺术研究基地”在阳高正式挂牌。据报道,二人台在阳高普及率极高,全县20万人有5万人会演唱二人台,且有专门的研究机构、专业学校和专业演出团体,全县业余演出团体更是多达30多个。近年来,阳高二人台在央视频频亮相,引起中宣部、中国民协等领导和专家高度重视。阳高县委县政府认识到二人台不仅是阳高的地方艺术,更是阳高的一张文化名片,县委县政府完全有责任去重点扶持,使她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为此县委县政府责成有关部门组织力量向省政府将二人台申报为当地“非物质文化遣产”,争取到国家政策与财力倾斜。同时他们还聘请阿宝为阳高县“文化艺术顾问”,借助名人效应全力向外推广二人台。另外,县委县政府还专门制定了全县二人台艺术保护开发规划,决心将二人台艺术推陈出新,发扬光大,打向全国。

看了以上报道,本人一时忧愤,写了以下一段文字,以泄胸中鸟气:阳高成了知名全国的“二人台艺术之乡”,曾经演绎过“走西口”千古绝唱的河曲则悄无声息,悔恨暗吞,真叫人欲哭无泪,欲说还休!阳高成“二人台艺术之乡”,自有人家的道理。河曲乃至忻州这几年不也大张旗鼓地振兴过自己土生土长的宝贝艺术——二人台吗?振兴半天的结果呢?结果就是二人台在塞外之乡阳高轰轰烈烈,在河曲、忻州偃旗息鼓,充其量在苟延残喘吧。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痛心的结果?关键的关键在各级政府。在当前中国这种体制下,政府不把当地民间文化艺术资源真正当回事,别的任何人再折腾,也很难起多大波浪,衰败乃至消亡的恶运终难逃脱。所谓“当回事”,并非只是写在报告里,登在报纸上,而是看你是否真的拿出资源甚至资金,强措施、倾政策,实打实的来扶持她。除此之外,一切都是空的、假的!呜呼!为二人台在忻州——她的真正故乡——的遭遇而悲伤。

呵呵,是有点儿“愤青”,但当时确实是心里憋屈的慌。

今年元旦甫过,原河曲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现任忻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张森先生也在《忻州日报》撰文感叹:“近日阅报,得知我省阳高县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正式命名为‘中国二人台艺术之乡’,并举行了‘首届中国二人台艺术节’,甚感欣慰,亦觉失落,两相矛盾。欣慰的是二人台作为民间文化艺术的瑰宝,被国家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总是在传承中发展。失落的是我市作为二人台资源大市,而且一些县市从历史到现在一直以二人台为看家本领,引以为荣,此次这顶桂冠花落他乡,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我被郝桂荣团长拿家产抵押贷款办戏校带剧团艰辛创业的故事所感动,为身居省水利厅处长之位而抽闲端坐小剧团乐队吹笛子的宋孝教师所感慨,更为一举成名、身价倍涨的原生态歌手阿宝千里迢迢赴河曲拜辛礼生为师的虔诚之心所感叹。实事求是地讲,在全省范围内,在二人台的传承、发展、创新中,阳高县政府主导、市场运作、剧目出新、人才辈出,走在了全省的前面,尤其在近年拓展市场、锤炼精品中,更为二人台艺术锦上添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阳高县获得“中国二人台艺术之乡”这一桂冠并非偶然。

我市是二人台的故乡,二人台艺术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有着浓郁的艺术氛围,有着深厚的群体基础。过去,我们也曾有过辉煌的历史,樊六、李发子、李有师等老艺人可谓是二人台的开山鼻祖,任艾英、张美兰、尹占才、许月英等可称为二人台的名家名角,《走西口》、《王成卖碗》、《珍珠倒卷帘》等整本戏成为二人台的经典剧目,以至于全国大奖不断,全省调演夺冠。......但时代在前进,社会在进步,艺术更需要保护与创新。我们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别人在暗暗追赶;我们在奋力攀爬的时候,别人在轻松上阵;我们在举步徘徊的时候,别人在推陈出新。领军人物少、精品剧目少、骨干团队少、后续人才少、占有市场少等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市二人台艺术事业的发展,而不解决这些问题,恐怕我们的二人台是很难与别人并肩走下去的。到时候,丢失的不仅仅是什么桂冠,而是老祖宗留下的看家本领!”

然而,不到一个月,阳高又传来喜讯:中新山西网1月31日电,经过两个月的激烈角逐,由共青团中央和农业部主办的第三届全国乡村青年才艺风采大赛近日在重庆落下帷幕,山西省阳高县青年选手王伟、吴艳英以二人台《挂红灯》夺得金奖!

呵呵,看来咱们光摇头感叹是没用的,攥紧拳头空怀一腔壮烈更是觉得可笑。忻州人也获奖,阳高人也获奖;咱们是老艺人在获奖,人家是后起之秀在获奖;咱们已成过去时或正在成为过去时,人家则是轰轰烈烈的现在时!谁更尴尬谁更无奈?谁更具真正的实力?谁只剩回首频望历史的辉煌?谁气定神闲牢牢把握了未来?无需多讲,如此态势我们欲与阳高“并肩走下去”?其结果恐怕大家用膝盖都能想明白。

让我们再回到2008年4月24日“大同阳高首届杏花节暨大泉山古长城风光摄影大赛”开幕式的二人台演出现场:第一个节目《挂红灯》,虽属传统节目,但新意甚多,旋律当然是老旋律,然而别具特色的灯笼舞、扇子舞、彩绸舞,经导演重新编排,十分出彩,获得国家金奖可谓名至实归。接下来是《打金钱》,也是老段子了,可是这个节目放弃了一生一旦演出的窠臼,安排了三对六位演员来表演。演员很年轻,一看就是小学员的模样,小脸粉嘟嘟的,化起妆来特精神,表演起来就更不用说了,大家想象得到。最后是一组对唱,6男6女流水作业,分别演唱《打樱桃》等六个段子。这个节目的精彩之处是唱,那小嗓门一位赛一位,尤其是6位男角,个个可称生下来就是专门唱二人台的金嗓子,那不绝的天籁之声在柳丛与杏林间穿行,在山谷与大川间回荡,在观众的心尖尖上打滚、跳跃、撒野,柔柔地啮咬着你我的心,真是无法言说!还有一点必须要说的就是演出服装,色彩设计缤纷亮丽,款式传统与时尚结合,头上脚下处处丁是丁卯是卯,不将就、不凑合,一丝不苟,装扮起来男角英武挺拔,女的娇美艳丽,煞是夺目。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