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民营话剧自谋出路,寻发展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29]
民营话剧,是改革开放后出现的戏剧现象。从最初在舞台上出现到今天,已经过20多年的发展历程,社团逐渐增多,创作队伍也越来越庞大,创作、演出的剧目及演出场次,已占到话剧演出市场的50%至60%,且呈逐年上升趋势,已成为话剧创作一支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创作了一批内容健康、思想倾向积极向上的作品,培养了大量青年观众,丰富了话剧演出市场。同时也培养了大量戏剧人才,在话剧走市场过程中闯出一条自己的发展之路。

民营话剧要在市场上生存,全靠自己演戏卖票。因此,他们特别注重观众的反映。他们明白,一个戏要在市场中站住脚,首先要得到观众的认可,尤其是青年观众的赞赏。所以,他们从选题材到设计演出形式,考虑最多的就是观众的需要。为了能与观众的情感沟通,他们多选择与青年观众息息相关的现实题材。写青年观众身边的事,抒发青年观众的感情,以达到与青年观众情感共鸣的艺术效果。以近些年来比较好的作品为例:

(一)描写普通人的生活,表达他们的喜怒哀乐,如《我不是李白》、《隐婚男女》、《卤煮》、《招租启示》、《活出全新的自己》、《建家小业》等。《我不是李白》(盟邦戏剧工坊)是一部生活喜剧。李响为躲债混入精神病院,由于哥哥私自卷走了全部财产,他从“装疯”变成了真疯,从李响变成“李白”。为挽救李响,精神病院的美丽护士和精神病人们想出各种奇怪的办法。正常人、精神病人、假精神病人在一起闹出了很多笑话。在众人的“帮助”下,李响感受到了一种真情的温暖,他不再扮演“李白”,开始重新面对生活。《隐婚男女》(李伯男戏剧工作室)描写社会现实中一些“白领”阶层的生活状况。他们想改善自己的生活,求职时不得不“隐婚”(隐瞒结婚的事实),由此闹出了许多啼笑皆非的笑话。该剧在悲、喜交集之中,让人看到了生活的严峻以及人生的无奈。演出时出现了很多喜剧效果,但它不是制造出来的“表面闹剧”,而是人物性格和情感在相互碰撞中所产生的。因此人们笑过之后会思考,什么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什么才是人生中最值得珍贵的?《卤煮》(编剧导演黄盈)写一家百年卤煮老店父子两代人在经营观念上的矛盾冲突,反映了时代的发展变化,体现了一种“与时俱进”的精神理念。

《活出全新的自己》(盟邦戏剧工坊)通过三十岁出头的白领对“幸福生活”的寻找过程,看到了种种不同人的生活现状,体味到了种种不同的人生况味,消除了自己的幻想和悲观厌世的情绪。他原来总是看着别人比自己幸运,活得幸福,一接触实际,他又不喜欢了。最后他终于明白,真正的“幸福生活”是要靠自己,这样才能“活出全新的自己”。《招租启示》(编剧王剑男,导演黄凯,梦剧场)写几个北漂人的普通生活。剧作运用阴错阳差的误会手法,一方面描写北漂们的生活困境及思想苦闷的情怀;另一方面也表现了他们在情感碰撞中的真诚与互相关爱,让观众看到了年轻一代在成长过程中的生活压力与人生困惑。《建家小业》(李伯男戏剧工作室)通过老北京四合院李老头一家的故事,展示了亲情的力量,使一家人弥合了金钱造成的情感裂痕走向和睦。

(二)描写青年人的婚恋生活,揭示他们的复杂情感。如《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女婿驾到》、《单身公寓》等。《有多少爱可以胡来》(戏逍堂)探讨爱情与事业、婚姻与金钱的关系。剧中男主人公丁一白,与初恋女友郭小丹相恋3年,终因大学毕业后残酷的现实和物质的诱惑,郭小丹离开丁一白投入一个能够满足她物质需求的男人怀抱。丁一白从此对爱情、女人失去了信心。该剧表演很有激情,演员对人物性格的把握比较有分寸。《女婿驾到》(盟邦戏剧工坊)是一出幽默喜剧,写孟家的两个宝贝女儿在婚姻选择上与父母的矛盾冲突。一天,4个“女婿”突然来“访”,给这个家庭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异”。保守的孟父喜滋滋地盼来“上门认亲”的准女婿,竟是一位70多岁的老伯。孟父错认女婿为亲家,阴错阳差之中引发了一连串诙谐幽默的故事。该剧用夸张的手法表现每个人的个性,剧场效果非常热烈。《奔跑的灵魂》(编导黄彦卓,丽华新纪)写相爱6年的小夫妻因为经常吵架而离婚,之后他们才感到那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感是很难彻底分开的。剧情虽有些简单,却使很多观众产生了共鸣:“如何经营婚姻?如何让爱情‘保鲜’?”男女双方都有着一份责任与义务。《单身公寓》(上海现代人)描写年轻白领的生活。青春的重负、情感的孤寂、婚姻的彷徨,通过单身公寓串起4位高学历的青年男女情感生活之珠,让人不得不关注爱情在都市白领阶层中的境遇。《白领心事》(上海现代人剧社)讲述6个不同职业的年轻人在事业、爱情、友情中的困惑、失望与希望。面对日新月异的都市明天,他们在努力摆脱种种困扰,去创造充满希望的新生活。《妄谈与疯话》(李伯男戏剧工作室)通过3个故事写出3种情感危机,揭开青年男女的爱情疤痕。“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根电线杆”,不知触动了多少年轻人的内心痛处,促使他们“回望”自己的成长历程,检视自己内心所受到的伤痛以及给别人造成的痛苦,使他们逐渐地成熟起来,学会善待他人。一位观众说:“看完戏,我明白且特别相信——《妄谈与疯话》这戏多么恰当地上演在上海,在秋风起、叶飘零的傍晚,恣意的上演生活中的缺憾美。”

(三)反映社会现实,直击人性的劣根性。如《玩偶》、《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寻找春柳社》、《心灵厨房》、《猫城记》等。《玩偶》(编导程博峰)通过木偶复仇的故事暴露了人类的缺陷。剧中写穷小子TOTO夜间捡到了一个玩偶,回到家后玩偶却“活”了。玩偶不断地“教”给TOTO如何控制别人、升官发财的办法,TOTO的欲望不断膨胀……舞台演出集歌、舞、偶于一台,具有深刻的寓意。《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编导许多)描写打工者的生活、奋斗、愿望与理想。工友来子面对自己漂泊的打工生活,面对这个高高在上的世界,想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想实现自己的愿望,结果是到处碰壁,思想苦闷。于是,他大声地述说着、祈盼着……该剧由“打工者”组成的新工人剧团创作演出,表达出一种新的声音,显示出一种“草根”的力量。《寻找春柳社》(编剧李龙吟,导演任鸣,北京凤朝阳文化公司)以戏中戏的形式,通过一个学生剧社想恢复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演出《黑奴吁天录》的情景,以此去寻找话剧的本质精神,揭露了话剧创作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发人深省。《心灵厨房》(蓬蒿剧场)写一间生产电视剧剧本的“厨房”,主厨是著名作家远方,为他当“枪手”的是青春靓丽的女编剧周然然。剧情随着教与学展开,其矛盾从不同的价值观开始进入到情感层面,最终直抵灵魂本身。结尾尤为出人意料,本来颐指气使的“主厨”,后来竟心甘情愿地请求给女编剧当“枪手”,其灵魂的嬗变令观众“震惊”,同时也让观众看到了一颗真实的灵魂和可信的人物。《猫城记》(原著老舍,明戏坊)通过简约而富有想象力的舞台呈现方式,诠释该剧在当下的现实意义,即在自觉的反思中唤醒人们对民族、对社会、对人类生存未来的忧患。舞台演出利用面具、人偶等形式,增加了演出的幽默色彩。

这些剧作在艺术上尽管并不是个个都十分成熟,但严肃的创作态度和敢于揭示现实生活中的敏感话题,与青年观众的情感产生了共鸣,同时也扩大了民营话剧的影响,有的戏在全国巡演,演出场次少则几百场,多则达千场。经济方面也有丰厚的收获。当然,也有一些社团只想着用话剧赚钱,为招徕观众在戏中加进低俗的噱头,以“搞怪”“搞笑”,甚至打“爱情”的擦边球等手段去博得观众的笑声,提高票房。现在看来,经过市场的检验,受到青年观众赞赏的不是那些“搞怪”“搞笑”的作品,而是那些严肃认真的创作。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