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响遏行云震三秦—纪念师叔苏育民先生诞辰九十六周年(一)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
癸已年春节,我赴堂兄姚兴民家拜年。刚推开房门,就被录音机里传来的秦腔表演艺术家、师叔苏育民与叔父姚裕国联袂演出的秦腔古典剧《将相和》精美的唱段吸引。洗耳恭听,不同凡响。兄弟俩饮酒品戏,怀念故辈,酒酣耳热之际悲不自胜,兀然将我带回充满情愫的思绪中。

深夜,窗外零星的鞭炮声让人难以入睡。打开尘封的往事,重温旧日梨园时光。我是秦腔导演姚鼎铭之子,生在骡马市,长在三意社,从小看着师叔苏育民等诸多秦腔名流的拿手好戏长大的。虽然师叔他与世长辞已四十余载了,但他在舞台上那洪亮入耳的嗓音,扮相英俊威武的戏剧人物形象浮现在我的眼前,久久不能离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   勤奋学艺  专攻生角崭露头角
西汶艺术网
师叔苏育民,陕西商州人。三意社创始人、师爷苏长泰之三子,生于1917年12月23日,自幼在西安东关竞化小学上学。1927年十岁进三意社学戏,与田玉堂、郭育中、姚裕国、王庆林等二十余人,成为该社第四期学生。在恩师李桂芳等教练的指导下,耳提面命,吊嗓练声,踢腿下腰,苦练基本功。出科前,每当其兄长苏**等名角在台上演出时,他总是躲在二道幕后,细心的观察他们的表演,注意行腔、发声技巧,暗中偷艺。博学好问,刻苦钻研,虚心地向王文鹏、和家彦、王庆民等前辈名角请教。在名师王德孝,特别是其兄长苏**的精心传授下,出科以后,在折子戏《花亭相会》中饰演高文举,《五郎出家》中饰演杨延德。舞台上表演清新质朴,扮相中略带稚气的俊俏,锋芒初露,小有名气。

上世纪三十年代前后,师叔苏育民之兄苏**在西安乃至陕西关中地区,是深受广大戏迷观众热捧的秦腔名尤。其文武兼备,善演贫生戏,身材高瘦,扮相俊美,嗓音清脆爽朗极有高度。字正腔圆,行腔中气息韵味十足,念白吐字清晰,句句落地有声。饰演剧中人物时,把握喜怒哀乐适度准确,刻画角色内心世界贴切到位。擅演的剧目有《五圆逃国》《穷人计》《娄昭君》《风波亭》及苏家独有的看家戏《扑池送亲》《苏秦激友》《打柴劝弟》,是三意社的“台柱子”(戏曲术语。旧时把戏班比作房屋结构,把有号召力、支撑戏班全部重担的主角比作柱子。即舞台的柱子或一台戏的柱子的意思。)

师叔苏育民痴戏如迷,有诸多名师的指教,又在师伯苏**的严格提携下,兄弟俩同台演出了不少戏。像老本《十五贯》中苏**饰演剧中兄长熊友兰,苏育民饰演其弟熊友会等剧目。特别是在《打柴劝弟》这出戏中,苏**饰演剧中兄长陈勋,苏育民饰演弟弟陈植。他俩将现实生活中兄弟之情在舞台上充分演绎,使观众戏迷更感觉他们表演的纯朴无华、真实可信。由此,师叔苏育民在西安剧坛崭露头角。据传,著名剧作家王绍猷先生看了他的戏后,连连赞道:“此人将来绝对会成为秦腔大家!”

二  《伐子都》   西安城一炮走红

师叔苏育民在苏家排行为三,从小娇生惯养。社长师伯耶金山见他练功学戏非常用功,怕伤坏嗓子,不让其再练更加深度的武功。师叔他自小就是倔犟脾气,偏偏不听,为了成为一个文武兼备的好生角,在基本功上狠下工夫。就和其师兄、我的叔父姚裕国暗中商量。每日天不亮,在教练、学生们还没起床时,在大师兄冯庆中帮助下,俩人拼命地练习“小翻”(戏曲毯子功。双臂上伸,向后甩腰仰翻,双手按地后,立即向后甩起双腿,两脚落地后,立即抬臂起身,可单独快速连翻,称为‘窜小翻’)、“旋子”(戏曲毯子功。甩臂、拧腰、旋腿,平身跃起,双脚落地。为武生必须具备之功),“僵尸”(戏曲表演程式动作。角色身躯向后倒下,表示死去或昏厥),“倒式虎”(戏曲毯子功。伸臂塌腰朝后仰翻,胸部落地)等高难的武功,发誓要在表演中超过兄长。先后演出了折子戏《闯新府》《赵云救驾》《铁公鸡》等,所练武功在舞台上得到充分展现。特别是一出《伐子都》轰动古城、名声大噪。该剧剧情梗概为:春秋时东周惠南王兴兵犯境,郑庄公发兵抵御,部将公孙子都与颖考叔争师印失和。子都在战场上用冷箭射死颖考叔,冒功领赏。在金殿庆功宴上,颖考叔鬼魂出现,子都惊吓咯血死亡。剧中主角子都系长靠武生演员,不仅要求长相英俊,更需要过硬的武功来完成一系列高难动作。

《伐》剧第三场:在急急风打击乐伴奏下,颖考叔(王辅民饰演)披头散发身着官服手持绳拂带四名青面獠牙的小鬼出场,分别站立台角。紧接着,子都在后场大声念白:“马童,催马!”马童上场,“云手”亮相,一个“倒虎式”勒马又返回上场口幕后,一连四个“小翻”至台右侧转身,“飞脚”(戏曲基本功。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左手攥拳,右手伸掌超越头顶,迈右脚,拧腰拧身偏左腿,右脚跟上,用左手掌击右脚心)三个急转身,双手拉马坠镫成弓箭步。子都扎长靠披白莽,头戴插翎帅盔,脚穿高底长靴,足有十来斤重。手持银枪马鞭,在“四击头”打击乐伴奏下,出场亮相。只见他头盔微微抖动,盔珠簌簌作响,双目环视全场,显现洋洋得意之情。台下观众立即掌声四起,连连喝彩。子都遂持马鞭在马童牵马的动作下,“趟马”(戏曲表演程式动作。通过成套连续的舞蹈动作,表现策马疾行),“跑圆场”(戏曲舞台调度手法。一个或几个角色在舞台上按规定的圆形路线绕行,以表现舞台空间的转换)行至左台角,猛听颖考叔阴魂喊道:“子都,还我命来!”子都大吃一惊,头昏眼花往前一看,内白:“呀!怎么颖考叔复活了!”即甩银枪,使“倒虎式”又“劈单岔“(戏曲毯子功。两腿劈开成竖‘一’字型,表示马力不支而倒下的动作)被马童扶上马,摇摇晃晃策马,马童牵马至右台脚,又与颖考叔鬼魂相见,惊慌失措,猛甩掉马鞭,使一个“抢背”(戏曲毯子功。武戏的跌扑技术。身体向前斜扑,就势翻滚,以左背着地的动作)起身,惊恐仓惶“醉步”(戏曲的一种步法。表现为上肢摇晃,两腿绵软无力,脚步蹒跚)下场。台下顿时一片连连叫好声。

《伐》剧第四场,郑庄公为子都在金殿设宴庆功,君臣对饮。郑庄公质疑颖考叔为何未返,席间,子都有一段十二句唱腔,充分显露文武小生的表演功力。师叔苏育民用其独特魅力的嗓音精彩完成,真乃余音绕梁,不绝如缕。时至今日,让那些铁杆戏迷回味无穷。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