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沐浴秦腔长大的女孩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
沐浴秦腔长大的女孩——我的童年回忆录

人们都有不一样的童年时代。我的童年也和许许多多小朋友截然不同。我不是专业戏校的学生,但我从稍懂事起,就同秦腔结在了一起。我的童年时代是沐浴着秦腔走过来的。

我们那里有这样一句俗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学打洞”。我爸爸、妈妈都是秦腔人,我在娘肚子里就开始听秦腔;一生下来,听见人世上的第一种声音就是秦腔。妈妈后来常说,我几个月时,睡在床上听爸爸拉板胡,小脚指就一挖一挖的,跟着节奏伸展。

爸爸是音乐天赋极好的人。除了能演奏二胡、扬琴、大提琴等乐器外,高音板胡、秦腔板胡拉的非常好,特别是秦腔板胡,独具韵味,颇有功力。在我们那个小城里也算是有名气的人。妈妈会打扬琴,她是爸爸的得力帮手。后来我也学会了拉二胡、弹琵琶,一家人就是小乐队了。

五岁时爸爸教我学二胡。拉空弦、拉音节、拉练习曲。在我的记忆中,我根本就不喜欢拉那个东西。和小朋友一起玩才是最高兴的。当我坐在小木凳子上,拿着比我的头顶还高出许多的二胡,一遍又一遍地拉那些枯燥的练习曲时,听到院子里小朋友嬉戏的声音,我心里真难受!我的小伙伴们也经常聚在我家门口,爬在门框上悄悄地看着我,不知是羡慕还是同情?反正每次都会被爸爸撵走。后来,他们就远远地看一下就跑了。这时我心里可真委屈!爸爸知道我想出去玩,就对我说,“拉会了这段就去玩”。于是我就用心拉。可爸爸有时说话算数,我拉会一曲,他同意了,我就和小朋友去玩一会儿;有时他就说话不算数,我拉会一段,他还要我再拉下一段。我没办法,只好一边拉一边掉眼泪。所以,我拉二胡可是流着眼泪学会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其实我会唱一点秦腔也不是爸爸和妈妈刻意教的,平时一边玩,一边写作业,听大人们唱,听多了,也就会唱几句了。有时跟着爸爸妈妈到自乐班去玩,那些叔叔阿姨们就纵容我唱,我就唱几段,大人们都给我鼓掌,我感到很得意!

七岁那年,市文化局组织全市第二届秦腔大赛,爸爸担任乐队板胡,妈妈打扬琴,我跟他们去玩。早上先给参赛演员带乐,爸爸他们正忙呢。那个主持节目的袁阿姨悄悄和我商量好,背着爸爸妈妈临时给我报了名。我唱了《洪湖赤卫队——娘的眼泪似水淌》一段。经过五天的预赛、复赛、决赛,没想到我竟然在100多名参赛选手中名列榜首!颁奖仪式上,我被当时行署的一位专员爷爷和文化局长轮流抱在怀里拍照,爸爸高兴的咧着嘴直笑呢!

其实爸爸并不支持我学秦腔。记的那次比赛结束后,我们那里有位很有名气的旦角演员(她当时是地区秦剧团的业务副团长)几次找我爸,要收我为徒。可爸爸总是摇摇头说“还是先上学吧,以后再说”。以后随着我上中学后,学习任务重,接触秦腔也只能是节假日跟着爸爸他们演出时给爸爸的乐队里拉二胡或弹琵琶。

上高二那年,市上又组织秦腔大赛,我们学校的何校长可真是一位秦腔迷!他要我代表学校参赛,那年我已16岁了,结果又得了第一。校长高兴极了,每次学校有啥文艺活动,总要亲自点名要我唱两段秦腔哩。

要说少年时对秦腔印象最深的事还是跟着爸爸妈妈到乡里演戏。我们那里每年的农历正月和七月,是农村庙会最多的季节。也是学校放寒、暑假的时间。爸爸妈妈下乡演出,留我一个小娃在家没人照管咋办?于是我只好跟着他们去。其实剧团的乐队也正需要我呢。这样既能使爸爸妈妈无后顾之忧,我还能挣一份工资。记的我所有的假期,除了高考那年外,其余都是随父母演戏过来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