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评选之黄梅戏《半个月亮》观感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
“半个月亮”,总给人以无尽遐思,在抗战那段岁月里,多少家庭男子外出参军,女子在家料理家事,一旦男子为国捐躯,一个家庭就此破损,他们心中的月亮就永远不会圆。而黄梅戏《半个月亮》中所讲述的皖南唐村,正是这样一个村落,她保留了很多皖南民俗遗迹,风景如画,村子里几乎所有的男子都去参军了,余下的男人只有年迈的族长,和又傻又憨的唐二宝。除了他们,其余的都是女人。女人们守护着家园,她们能歌善舞,一段凤舞气势磅礴,在她们的载歌载舞中,我们能看到一个小村落对民族文化的传承,和村民们对这些文化积淀的挚爱。从族长和女人们的对话中,那份对男人们悠悠的情思隐隐流露出来。终于,男人们回来探亲了。整个唐村多了一份生机,多了一份情谊缠绵。今夜话别,明日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半个月亮”寄托着多少牵挂,昭示着抗战年月中多少家庭的命运。

黄梅戏《半个月亮》正是以此为切入点,描述了抗战即将结束时,皖南唐村的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在唐村的众多女子中,有一个叫莲花的姑娘,以一副优美的歌喉见长,是村里的“百灵鸟”。她的“送郎歌”不轻易出唇,只有一个人能听到,这个人就是她的未婚夫——在外从军的唐子山。一日,村里的男人们回家探亲,唐子山也在其中。半个月亮高挂在空中,房内一对情侣却无法入眠。莲花把三生石赠与唐子山表述心迹。唐子山想听“送郎歌”,莲花便轻启丹唇唱了起来。“送郎歌”很凄婉,其中充满了对情郎即将归去的忧思。莲花说这首歌只唱给唐子山一个人听。不见唐子山,绝对不唱这首“送郎歌”。

据莲花说,皖南姑娘的“送郎歌”是只唱给心上人听的。这是爱情矢志不渝的见证。而她,会在心目中默默为山哥哥祈祷,等到他回来,再唱“送郎歌”。和山哥哥一样想听“送郎歌”的人,有唐二宝。唐二宝想这首歌想得如痴如醉。在莲花和唐子山的话别之夜,他偷听了“送郎歌”之后兴奋不已。无意中遭遇前来唐村小憩的日军。大佐渡边从唐二宝这里听说了莲花和“送郎歌”的故事,于是他也很想听这首歌。
西汶艺术网
渡边为什么想听“送郎歌”呢?是出于对皖南女子和这首歌的好奇吗?其实不是。他的妻子千惠遭遇原子弹的轰炸丧生,忆及离别之时,千惠也曾为自己唱过“送郎歌”,他想听听这首中国的“送郎歌”,来追思自己的亡妻。

用翻译官许戈平的话说,想要中国姑娘的生命容易,想要中国姑娘开口唱“送郎歌”很难。渡边不信,想了很多办法让莲花来唱歌。先是砍伤了族长,把莲花逼到自己休憩的地方。之后抓来莲花的小姑岚儿,让岚儿在蜡烛熄灭之前劝说莲花,让莲花开口歌唱。如果莲花还不开口,就要对岚儿下手。岚儿为了保护莲花,不让莲花为难,触柱而亡。渡边又以全村人的性命相威胁。此前,他还发动了一场战役,使莲花的情郎唐子山丧生。

唐二宝寻找唐子山,带回了那串三生石,也带来了唐子山牺牲的噩耗。获悉这场战役是渡边所为,莲花悲愤交集,唱起了“送郎歌”。那时的渡边一面为日本递交降书而气恼,一面为莲花的愤怒情绪所震撼。莲花说要他听听究竟什么是刻骨铭心的爱,而此时的渡边惧怕了,他不敢听“送郎歌”。歌声在凄婉中多了一份高亢,此时唐村的姑娘们凤舞蹁跹,并以歌和之。在这份昭示着民族魂的大气磅礴中,渡边逃了。

此时的莲花身着白衣,伴随着皎洁的半轮明月继续哀歌,而这半个月亮,永远不会圆了。唯有这份忧思,在纯净的夜空中渐行渐远。

对黄梅戏并不陌生,她是我从小就喜欢听的剧种。然而,现场观看黄梅戏,这还是第一次。应该说,籍着梅花奖评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欣赏到这样一台精致、大气,又有着一定思路的黄梅戏,我觉得是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从舞台整体效果来看,整个舞台简约,大气,唯美。在渡边追思千惠时,舞台上呈现了带有日本家居特色的布景,这样的布景显得真实、细腻,由于是在追忆,所以这部分布景显得若即若离,亦真亦幻。当岚儿被勒令在烛灭前劝转莲花开口唱歌,莲花左右为难时,舞台的后方唐子山带领伤兵颓然歌唱,他已力不能支。这样虚实交错的舞台构建,使莲花无助的境地有如雪上加霜,同时昭示着莲花和唐子山悲剧的爱情结局。

从线索设置和人物之间的冲突上来看,全剧的线索比较集中,在对人物内心冲突和人物之间冲突的刻画上,《半个月亮》深入细致,层层递进。特别是在莲花被渡边抓走,逼唱“送郎歌”以后,莲花矢志不渝,坚若磐石,渡边步步紧逼,节节败退,许戈平无时无刻不经历着内心的撞击,对莲花心存恻隐,对自己以往的侵略行为愧悔有加,对渡边又十分惧怕。在演员们精湛的演绎下,他们的这些心理活动被逼真地再现出来。莲花在和渡边的交锋中,毫不退让,层层剥离着渡边坚硬的外壳,直到最后渡边说出他想听“送郎歌”的缘由。在和许戈平的对话中,莲花亦是如此,这样犀利的言辞让许戈平不但逐步反思自己日前的所作所为,对渡边的看法也产生了转变,尽管表面惟命是从,在言辞中却多了些质疑和讽刺。岚儿的死、唐子山的死成为这场“送郎歌”冲突的两个转折点。岚儿的死让渡边感受到了原来弱不禁风的中国女子,在内质中是如此刚烈。此后的渡边思绪辗转,越加想听听这首让皖南姑娘金口难开的“送郎歌”。他越是听不到“送郎歌”,就越是想念逝去的千惠。追忆中的千惠在落泪,他的心碎了。尽管他已经获悉日本战败,但是他依然不甘心。他发动战役让唐子山战死,还以全村百姓性命相威胁,妄图用一场屠杀来逼迫莲花演唱“送郎歌”。唐子山的死,让莲花的内心冲突达到了顶点,她终于决定唱“送郎歌”,送自己的心上人最后一程。全剧的情绪氛围至此达到顶峰。这期间人物的情感交锋十分激烈,言辞也显得犀利和鞭辟入里。不难看出,全剧的思想内核,在这部分被逐层展示出来。那就是,“送郎歌”不仅是一首情歌,它还象征着忠贞的爱情,昭示着浩然的民族气节。
西汶艺术网
在人物塑造和对人物内心的开掘上,《半个月亮》是下足了功夫的。当然,这些离不开演员过硬的综合素质,和他们对人物的理解、演绎。
西汶艺术网
莲花的饰演者,是本次梅花奖评选的参赛选手——王琴。她的嗓音醇厚、甜美、富于变化,扮相秀美,在对人物内心的刻画上,她体现得很贴切,很细腻。在和情郎唐子山畅谈时,她几许羞涩,几许不舍,她情谊缠绵地送“三生石”,还唱了悠扬婉转的“送郎歌”。她既沉浸于这融融月色带给她的甜蜜,又担心唐子山一去不回。那时的莲花,充满了皖南女子柔婉的气韵。渡边携日军来到唐村憩息,要听送郎歌,全村的人担心莲花遇到危险,拼命设法保护莲花。渡边一怒之下砍伤了族长,莲花挺身而出。在渡边面前,莲花再无那番柔情蜜意,她对渡边不但无爱,而且有深深的恨,她绝不唱“送郎歌”。被渡边关押的莲花,心绪是十分复杂的。每到独处时,她都静静地思恋着梦中情人——山哥哥。每到那时,王琴优美的唱腔都蕴含着莲花这个普通皖南女子的柔美、多情。越是思恋,莲花这份对日本人的憎恨就越加浓烈。莲花对小姑岚儿言明心迹,岚儿理解了,并为之赴死,莲花悲痛欲绝。此时的渡边开出了越来越阴狠的条件。这使莲花一次次纠结,但是最终还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她对渡边和他的翻译许戈平是毫不容情的。亲人的死让她增添了内心的憎恨。每到怒斥之时,王琴的唱腔细腻而高亢,这样的唱悲愤而酣畅淋漓,听起来既容易被感染,又很舒服。在两次演唱“送郎歌”时,尽管是同一个内容,而王琴的演唱方式却发生了变化。在为唐子山演唱时,她情意绵绵,而当获悉唐子山牺牲的噩耗后,她的演唱中夹杂了各种情绪,既有对唐子山的思恋,又有对渡边和对日本侵略者的愤恨,国仇家恨在这样气势恢宏的演唱中尽情展现,有了这样富有穿透力的唱,难怪渡边会夺路而逃。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