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闲说当前秦腔届的女生男旦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4]
男旦这个行当存在于中国任何一个戏曲剧种里,存在即是合理,这其中当然有其历史原因:因为封建礼教的束缚,女性不能像男子般随意登台亮相,所以戏台上的女性形象就要由男子来扮,这是一件无可奈何而又不得不为的事情,当然这也催生出戏台上的男性名旦,如京剧界的四大名旦,秦腔届的王天民李正敏等。我们不能否认这些男旦们为中国戏曲的完善和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更不能否认他们伟大的艺术成就。但是,扮作异性总是有先天性的生理缺陷,惟妙惟肖总是不如浑然天成。所以当社会的发展允许女性可以登上戏台时,戏曲的观赏价值马上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 如秦腔届的第一代女旦,苏蕊娥,孟遏云,杨金凤等的出现,那形神俱佳的扮相,原汁原味的唱腔是何等地令人耳目一新?

社会的发展,人们欣赏水平的提高对戏曲表演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更遑论其他多源化的娱乐对古老戏曲的夹击围攻。戏曲界的不断萎缩有目共睹,秦腔亦在劫难逃。在这个时候,怎能面对口味越来越挑剔的秦腔观众?当大家因面临太多的社会诱惑而对戏曲的兴趣越来越降低时,秦腔如何才能保持对新老观众的吸引力?

个人认为,戏曲的第一要素,就是要具有很强的观赏性。有了观赏性,别人才会从注意到你,到欣赏到你,最后喜欢到你。而戏曲演员要达到的第一个表演效果,就是要满足观众视觉上的要求,至少,要让观众第一眼看上去,不能有不舒服的感觉!

试想一下,当你坐在戏台下,或电视前,看着一个个大老爷们在台上忸怩作态扮女性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它能吸引住你吗?(觉得少见新奇的除外,有特殊个人癖好的除外!)

一个真实的秦腔友,还是个娃娃的时候,一次偶然间看到了《回荆州》中凤冠霞帔的孙尚香:芙蓉满面桃花开,柔柳纤腰随风摆,立刻惊为天人!于是以后不论路途遥远,只要十里八乡有演《回荆州》的,他是逃课逃饭也要去,目的,就是为了一睹心目中的神仙姐姐。但是设想一下,这天他忍饥受渴赶去了,却看到一个老爷们在台上穿红挂绿掐着细嗓扭着粗腰迈着大脚,老天爷啊!!!回头那十几里山路还能回得去吗?他还认识回家的路吗??

另有一真实的甘肃秦腔友,非常喜欢欣赏秦腔女旦的青年俊才,为了挚爱的秦腔,舍弃了很多外地的高薪诱惑,把事业定在了西安,把家安在了西安,就是为了在西安城看秦腔的方便!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连去几个戏院剧场结果看到都是满台子的男旦,这位高智商高情商的兄弟会不会抓狂喷血呢?早知如此,给个西安市市长干也不一定会留在西安了。哦,或许会留下来,估计他当上市长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秦腔戏台上的男旦们都吆撵下来罢!

有人要说,不可能全部都是男旦吧?对,没错,可是大家有没有觉得男旦有急速蔓延膨大之事呢?国庆节有一次看电视换到了一个节目,好像是秦之声吧,我只看了十几秒。当时一个年轻的男旦刚唱完下场,主持人请上来下一个演唱者,最担心最可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又是一个年轻的男旦,演唱曲目――《探窑》......我快崩溃了,幸亏我的电视有100多个台。

(各位朋友注意了,以后土著要有作奸犯科被收到局子里又死不交待,警察叔叔就要老虎凳辣椒水伺候的时候,千万要拦住他。告诉他,只要请个男旦到土著面前来一句“老娘不必泪纷纷”,俺就会竹筒倒豆子,连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都没有交到他老人家手里边的事儿都会交待出来的。)
西汶艺术网
与当前越来越多的男爷们儿去唱旦角相反,越来越多的女性却热衷于唱生角了。土著现在都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过敏:现在若是在秦网的图吧或视频吧看到几张男性爷们儿扮演的延景周仁或其他小生,都会莫名其妙地欣慰甚至激动一下子,颇有“昙花之现,千年不易”之感慨!  可怜啊,戏台子上只有花脸没有女性朋友涉足了,哦。前些年有个参加大叫板的大婶,唱包青天的铡美案当了冠军,万幸万幸,那只是非专业演员的业余戏迷偶尔的亮相而已。

有的朋友讲了,演员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自己合适的行当,女性因为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达到男生角的表演效果,而这种努力往往可以让她们更加的出类拔萃!君不见那师徒两代的活周仁,风靡西北的女六郎谁谁谁吗?――――持这种观点的朋友,我尊重你的思考和理解,尽管我不认可你的看法。

土著是一个欣赏水平不高的艺术白痴,所以那些懂艺术的行家也不要拿“艺术”这顶花哨帽子来嘿唬俺这下里巴人。俺只知道,人们生活中常用的“演戏”一词却道出了戏曲的真谛,就是“演啥像啥”。比如说骗子“演戏”,把人家的钱给骗了,色狼“演戏”,把小姑娘给骗了,街上的乞儿“演戏”,把路人的荷包骗了。这些“演戏”之所以成功,是因为达到了“真”的效果。至少,它们让受骗者认为是“真”的了。 这就是戏曲的真谛贡献给我们的一个词语――“演戏”,他的精髓就是一个字――“真”,逼真的真!

女唱生么,唱了也罢,但是,拜托你多花费一些精力让自己的表演更逼真一点行么!

有朋友说只要付出努力汗水,就能得到丰硕的成果,没错,没错,很对,很对!但是,身为女儿身,为何不去唱那娇滴滴的女旦,那还不是信手拈来游刃有余,何必劳那么大的神出那么大的力去“从女到男”地跨越呢?能省事何不省事,能不费力何必费力呢? 再说现在的人,有几个能踏踏实实地勤学练功,脚踩实地地提高自己呢?比如前些日子有个年轻的女小生演员从官府拿到了一个“第x代xx”的本本儿,结果有许多观众不买账,她就说:“等我把这台戏演到了2000场,3000场,我自然就是活xx啦”。呵呵,土著立马笑了,笑得乐不可支:这位演员现在的戏唱得好不好咱不敢评判,将来修行到第3000场会成什么样的神仙咱更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位女小生的初中语文肯定学得不错,至少《卖油翁》这篇课文应该深入其脑了,“我亦无他,唯手熟尔”这句话被她活学活用得恰到好处啦。俺实在害怕住村头的老婶子一较真,去连唱4000场这台戏,你是不是该把那个“第x代活xx”的本本儿让给人家了?
西汶艺术网
土著不懂秦腔专业用语,就用“形神俱备”这一词来说明“真”吧,说到底,当前的女唱生很难做到的就是形神俱备!“形”嘛,就是唱腔和扮相。唱腔,呵呵,现有几位女生角能不露出自己的女性嗓音的?俺觉得,女生角,充其量去演演那些女人腔的扇子生或娃娃生罢了。扮相,呵呵,更可笑了,以前有个女周仁,估计唱了一辈子周仁,到老了都舍不得丢下,不顾老年发福的体形再去演绎这个隐忍果决看似羸弱实是刚强的铁血男儿,其效果到底如何土著不敢再评论下去啦,不妨借用沙溪翁的一幅照片来借鉴一下:

《 拾玉镯》,美女小旦马璐璐的孙玉姣清丽可人,娇嗔可爱,相信就是台前来了一个秦腔盲,眼珠子也会马上被吸引过去。(废一句话:“你可以想象一个男爷们儿来演这个宋玉姣的形象么”?) 再看这个生角,很明显,是一位女小生,但是很可惜,这个台形实在太差了,宽松的戏袍下面掩盖不出那明显的女性第二性征,甚至比旁边宋玉姣的还要突出,再看看那发福的面庞,何以能体现那让怀春少女一见就怦然心动的潇洒俊秀?莫说情窦初开的孙玉姣,就算一位急不可待的剩女,能对这样的“潇洒公子”芳心可可么? 或许这位女小生以前是一位形神俱佳的女小生,但是,岁月是把杀猪刀,艺术上的执著追求抵不住岁月的侵蚀和生理变化的蹂躏,现在形不似,神不备,可以去矣。

说道此,咱扯到了女唱生的最大不足,就是台形的欠缺,这是你如何咬牙提气也难以克服的,何况女性还有到一定年龄就体形巨变的生理定律,相信每一个人,尤其是台上的演员,都愿意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观众看!很多人拿出陈妙华来举例,是的,陈妙华的女小生用秦网领袖的一句名言来讲,那是“无可媲美的”,但她的唱腔和扮相,有几个能达到?再说,个体的出类拔萃能等同群体的优异吗?动不动把陈妙华抬出来,自信乎?自大乎?那个乎?

虽然罗嗦了很多,还要给诸位朋友说明一下,土著反感排斥女生男旦只是针对当前秦腔戏台上这种愈演愈烈的不正常现象,因为它直接降低了戏曲表演的观赏性,尤其会使土著这样不入流的伪戏迷对秦腔的表演失去兴趣。当然,土著不会也不可能来号召大家或是说服大家都来抵制女生男旦,但是,这作为个人的看法和表态总可以吧?!

所以对秦腔届当前愈演愈烈的女生男旦现象,俺只有默默向天祷告:“额滴神啊,您就让母鸡归下蛋,公鸡归打鸣吧。”

至于戏台下面的自乐班或在自家的小天地里,莫说是女唱生男唱旦,哪怕是争着扮公公,谁又能对您说上什么呢?因为那是自得其乐,很正常嘛。君不见,连一把年纪的他骡子叔去锄地的时候,还要调皮地唱几句许翠莲呢!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