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豫剧新星:吴青峰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11]
吴青峰,男,原本戏曲舞台上只有旦角才会运用尺长水袖上下翻飞、前后抛收、左右旋转,给人以美的艺术享受。然而,在二十多年前由河南省豫剧二团推出的一部借古讽今的神鬼戏《司文郎》中,饰演宋九郎的当今豫剧名生高红旗,创造了小生行当特例运用长达丈余的水袖在舞台上载歌载舞的高难度绝技,更是令人大开眼界、美不胜收。从此之后,高红旗的长袖舞被迅速普及开来。我认为,在后学者中,他的亲传弟子——河南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商丘市豫剧院优秀青年文武小生演员吴青峰学的最为刻苦用心、演的最为精彩出色、传播的最为广泛深远。并且,吴青峰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出新和拓展,他所使用的水袖长达八米,是豫剧界最长的水袖,也是全国戏剧界最长的水袖。一寸长,十分功,吴青峰用他娴熟的技艺成为了当代舞动长袖绝技的佼佼者。

1978年12月26日,吴青峰出生在商丘市睢阳区一个贫穷的家庭。小时候,他被那浓妆细抹的一张张脸谱、花花绿绿龙飞凤舞的戏装以及对打激烈的长枪短棒所吸引。于是,十岁那年就踏入了清贫而富有、艰辛而甜蜜的梨园行。戏班开设在离家有十几里开外的大王村,共有三四十个学生。戏班里没有起伙,远路的都是自己从家带馒头在一个锅里蒸一下,就着酱豆、咸菜、蒜瓣吃,渴了喝点蒸馍水。那年冬天大雪封门,眼看带的馒头吃完了,只得踏着厚厚的积雪艰难地回家拿馍。大雪扑面,双眼迷离,天色渐黑,小青峰硬是凭着路熟往前摸。突然,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滑进路边的机井里,他敏捷地抓住了旁边的小树根,才算没有出事。当时又急又怕,走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母亲知道后抱着他就哭,说啥也不叫去学唱戏了。从母亲口中得知,别人对他家总是讽刺和瞧不起,说唱戏不好没出息,死了不能入老坟,更有人说村里出个学唱戏的在舞台上演了大官,村里以后就出不来当官的啦。面对挫折和闲话,年少的吴青峰横下了一条心,一定要学出个名堂来。

吴青峰从十一岁开始登台演戏,因个子小,就主工娃娃生,如在《对花枪》中演罗焕,在《三哭殿》中演秦英等,都受到观众的好评,很快就在业余剧团成了小主演。1996年春,被商丘市豫剧三团(原商丘县豫剧团)团长李建立要到了团里。进团后没两年,就接演了《前楚国》、《后楚国》、《黄鹤楼》、《南阳关》、《抬花轿》等戏中的主要文武小生角色。刚在商丘初露锋芒,突然赶上了变声期。那是在虞城县的一个农村演出《黄鹤楼》,饰演周瑜,他的扮相帅气英武、表演阳刚激情,结果一张嘴嗓子很不舒服,高音唱不上去,并且越唱越哑、越唱越没音,观众的倒好声是那么刺耳,差点没把他给拍下舞台。他想自己彻底完了。这时,还有人在说风凉话,就你那嗓子还唱武生呢,连个屁也放不响。吴青峰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哭着找到团长,说啥也不干了,要改行,太丢人啦。团长安慰和鼓励他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不要灰心,变声是自然规律,只要努力喊、坚持练还会过来的!”抱着希望,也怀着对戏曲艺术的无比崇敬,他开始加倍地努力练习:天不亮就起来对着旷野喊,对着流水喊,向别人学,学科学发声法。苍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喊出了一副明亮的小嗓子,挺过了变声期的考验。团长很喜欢这个有追求的青年演员,于是就提升他做了业务团长。有了管理经验以后,又让他带领分团去闯荡演出市场。

做了几年的团领导,业务技能得到了较大的提高,管理能力得到了锻炼,但也尝尽了梨园行的酸甜苦辣。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平,2003年他考入商丘文化艺术学校。在戏校深造期间,老师要为他排《司文郎》中“闯阴”一折,饰演剧中的男鬼宋九郎。这折戏有高难度的长水袖绝技表演,要求演员唱舞并重,并且还有较深的武功基础。为了学会这折戏,他每天穿着练功衣舞动着八米长的水袖,来一个转体僵尸的动作从三米高的“鬼门关”上翻下来。当时正是三伏天气,他像洗桑拿一样天天泡在练功房里,就连做梦都想着如何让水袖听从自己的使唤。为了将小生行当的长袖舞继承好,他拜在了著名演员高红旗老师的门下。天道酬勤,经过恩师精心的指导,他的长袖舞明显提高。就是这折戏为他带来了荣誉:2004年11月4号获中国第二届“红梅奖”戏曲大赛河南选拔赛的银奖,11月8号获省文化系统艺术中专第三届舞蹈戏曲大赛的三等奖。

在艺校实习期间,经任明山老师介绍进了开封市豫剧团做了一名武生演员。在该团主办的“豫剧祥符调精品演唱会”上,他以“闯阴”一折展演,长袖绝技征服了汴京的观众,可以说艺惊四座、掌声连连。进团不久就接演了《梨花归唐》中的薛丁山,《穆杨会》中的杨宗保,《状元媒》中的杨六郎,《抬花轿》中的张志成等等角色。有次,剧团在开封杞县一个农村演出,有个鼓师很爱欺生,故意在演出当中使绊子叫他出错。没过几天在焦作温县农村演出,他带的四千多块钱准备交学费用,结果又被别人偷走了。一个青年戏曲演员在接连遭受挫折后,那种委屈、辛酸、痛苦,真是难以言表。当他决定离开时,团长和很多演职员再三挽留,他忍辱负重坚持在干一段时间。一次,在安徽涡阳县剧院演出时,通知他加演“闯阴”一折,没想到在开演的前一分钟临时变化又不叫演了,后来才知道怕他的演出压住下面剧目的演员。这就是我们的戏曲界,当你演的不好时,别人会嘲笑你;当你演的太好时,别人又会嫉妒你、压制你。在开封市豫剧团,他受了经历了许多的曲折与坎坷,一躺在床上思想起来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