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超冲击“梅花奖”折子戏专场演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11]
今晚7点半,国家一级演员、市川剧研究院副院长王超冲击“梅花奖”的折子戏专场演出,将在锦江剧场亮相。作为身经百战的川剧名小生,王超在经历了长时间细致的赛前准备之后已然非常淡定。他说:“从学川剧开始,拿梅花奖一直是我的追求和梦想,但并不是目的。我的身上将担负更多的责任。”

怀着好奇心

高二“半路出家”走进川剧

王超时常笑称自己是“半路出家”。17岁那年,正在就读高二的王超被省川剧学校的招生简章所吸引,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招生考试,竟然真的被看中,从而开始了川剧生涯。

“学川剧之前,我只是看过一些演出,听过广场和广播里的唱段,感觉挺有意思,又很好奇,所以看到招生就想试试。”王超笑着说,“那次招生的年龄上限是16岁,我已经超龄了,是那一批学生里面年龄最大的,但是招生老师觉得我嗓音很好,就破格录取了。”

出生于农村的王超非常能吃苦。已经17岁的他从未练过功,身子骨僵硬,所以哪怕是练基本功都十分艰难,刚入学的大半年苦不堪言,但他坚持了下来,令老师对他另眼相看。“邱荣琛老师是我的川剧启蒙老师,他看我特别刻苦特别认真,所以很照顾我,经常给我开小灶,教我学了第一折戏《放裴》。”

第一次获奖

每晚唱三遍 苦练半年得

19岁,学戏两年的王超,夺得了他川剧生涯的第一个奖项——省“桃李杯”一等奖。那段辛苦却开心的岁月令他至今记忆犹新。

“当时学校组织大家参加这个比赛,专门面向学生。我的参赛节目是李家敏老师指导的折子戏《托国入吴》,后来声腔和表演分别都获得了一等奖!”王超说,当年为了准备比赛,他狠下了一番苦工夫:“这折戏总共四五十分钟,老师规定我每天必须唱三遍,于是我每天晚上都在学校的巷道里站着唱三遍,唱了一段时间后,一个师兄突然出来给我说‘唉,这就对了!’我一听这话才明白,师兄认真听了,还听出了我的进步,一下子心里就有底了!准备比赛总共练了半年,每天都唱,真的做到了心无旁骛。”王超回忆说,比赛当天姐姐专门到现场为他加油,当喜获一等奖的消息传来,他兴奋地和家人、同学庆祝到半夜。

第一次演大幕戏 影响川剧人生

1993年王超首次获得了演出川剧大幕戏的机会,并且还是为川剧名角刘芸配戏。那台大幕戏是《刘氏四娘》。王超说,这对他的川剧人生影响深远。

当该剧的导演、市川剧院一二联合团团长张开国找到他时,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剧中男主角傅萝卜这个角色。“第一次演大幕戏本来就很有挑战性,而我扮演的这个角色武戏又比较多,难度就更大了。”王超透露,由于他17岁才开始学戏,嗓音又好,所以老师一直侧重教他文戏,主攻声腔,武戏是他的弱项。

“当时张团长给我说,如果这台戏演好了,以后的路就好走了,所以我下定决心苦练。和刘芸这样的知名艺术家们一起演出我感觉很荣幸,他们也给了我很多帮助,最后该剧获得了全国地方戏曲交流评比展演‘优秀表演奖’,同年又进京参赛获得‘文华新剧目奖’。”王超说,北京的专家给予他一致好评,著名戏曲评论家刘乃崇、蒋健兰夫妇还为他题诗相赠:“半路出家风中吟,苦修不怕却登临,高山再上休停歇,一寸光阴一寸金。”他一直视若珍宝。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遇最大挑战 终造就文武双全

2004年,武戏薄弱的王超遭遇了更大挑战——在《望娘滩》中主演武戏。王超介绍说,他在剧中饰演的男主角聂郎有着大段武戏,他在排练的过程中不断学习,逐渐练会了各种高难度武生技巧,但其中的苦是常人无法体会的。“由于省川剧院陈智林院长曾经凭借这台戏拿过梅花奖,我非常担心大家把我和他比较,所以心理压力很大。”王超说,“那段时间生活也不顺心,但皮肉比精神更痛苦,每天腰杆都痛得不行,浑身是伤。”

准备《望娘滩》的同时,王超还在准备《白蛇传》,他在《白蛇传》中饰演许仙,这一角色与聂郎截然不同。“文戏一直是我的强项,演起来并不困难,但是由于两台戏同时进京演出,演出时间一前一后,所以角色转换很困难,这两台戏加在一起,就成了我川剧生涯中遇到的最大挑战。”

继《望娘滩》之后,王超说,与陈巧茹、孙普协等川剧名家合作《欲海狂潮》和《红梅记》又是他新的提升,向名家学习后,他的舞台驾驭能力和角色把握能力都得以飞跃,为他日后成功演绎《燕燕》、《黎明十二桥》、《岁岁重阳》等剧打下坚实基础。

争夺梅花奖 不是终极目的

“今年两会期间央视记者采访我,问我梦想是什么,我说是拿梅花奖。现在想来,拿梅花奖只能算是我一个阶段的追求。如果这次能顺利拿下梅花奖,我必须肩负起更多的责任,我一定要演更多的戏,不能辜负观众的期望。”王超说,作为承上启下的一代人,他有责任继承老师的更多知识,多挖掘像《越王回国》那样濒临失传的好戏,还要培养川剧新人,也包括自己的儿子王裕仁。“我专门喊儿子来给我的冲梅专场串场演出,就是希望他感受梅花奖,激励他上进。以前他得‘小梅花’的时候就给我说他以后还要得梅花奖,我非常期待那一天。”王超欣慰地说。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