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导演路上苦求索——缅怀敬爱的父亲姚鼎铭(二)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13]
导演路上苦求索——缅怀敬爱的父亲姚鼎铭
西汶艺术网
(二) 青年倒仓  传授技艺带学生

1929年10月,父亲突然倒仓,从此失去了做演员的本钱。演员如果没一副好嗓子,那就意味着要永远告别舞台。他曾为此一度意志消沉,萎靡不振,只好在剧社茶房做一些事。正好伯父在剧社里摆了个卖花生、干果的摊子,父亲便帮伯父打理生意。

1930年2月,经秦腔名优、师伯苏**的介绍,父亲到山西省平定县高桂滋将军部队排戏。他在自传中写到:“我的家庭系城市贫民,无房无地。我十三岁入三意社学习戏曲,以后做了演员。一直到22岁时,因嗓音失润,经师兄苏**先生介绍,就到山西平定县高桂滋将军84师俱乐部任戏剧指导员(未加入军籍),排练老戏。待了近一年时间,由于部队缩编,经费无着,我就辞职不干返回西安。”父亲那时在旧军队里排戏,每月没有薪水,全凭队伍中陕西乡党资助,无奈,只好返回西安,又到了三意社。虽然他没有嗓音本钱,但酷爱秦腔艺术的执著精神,深得社长耶金山,师伯苏**的信任,让他和师伯李天成、李桂芳一起,开始改当教练,培养第四期学生。

给学生传授戏曲基本功,是让其从幼年、少年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而接受由简到繁、从易到难的学习全程。梨园格言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而一年练功的黄金时间在冬季,一天早、中、晚三趟基本功,早功尤为重要。每日清晨,父亲起床后就带领学生练腿功、顶功、腰功以及毯子功等。因父亲本身就是演员出身,所以,对这些基本内容,比如学生发声、吊嗓(演员练唱声腔的方法)、行腔及秦腔各种板路等,都是非常娴熟的。除带领学生训练基本功外,他主要负责吊嗓、吐字、发音、行腔工作,秦腔行话叫顺乱弹。父亲因是旦角演员,故对小旦、花旦、正旦、青衣及老旦的行腔、发音更为精通。据师兄胡辅胜、康盛富回忆:“大姚先生带学生练功非常认真,不仅顺乱弹时一字一板地传授,做到一丝不苟,而且给女演员教学形体身段时也一招一式地言传身教,很到位。”另据师叔杜永泉讲述:“我是1933年春天进三意社学戏的,鼎铭兄那时就是教练,主要教学生文工,武工亦可以。他教学生踢腿,劈单叉、双叉等。对学生非常严厉,手中常拿着竹板。学生稍不用功,就用竹板狠狠地抽打。他还常对学生讲:‘娃们家,好好练功。练好了,出息了,将来就是自己一辈子的饭碗呀!’旧社会父亲曾有打麻将赌钱的坏嗜好,经常通宵达旦地玩。那时的牌友有毛旭初、段学坤、苏作则等人。还据师兄王辅生追忆:“大姚先生晚上打麻将如果赢了,第二天早上教学生时,脸上就会露出笑容;如果输了,第二天教学生时,满脸就会阴沉。学生稍不用功,只有挨竹板了。”

父亲本来就没有多少文化,当演员时除了教练的传授外,主要是靠死记硬背来记戏词。后来他深受著名编剧李逸僧及师伯李天成的艺术魅力感染,下定决心学习文化和戏曲知识。他和师伯李桂芳文化底子都薄,加上家穷买不起笔墨纸砚,每天教练完学生后,他们两个便搬来城砖,将黄土用水和成糊糊泥浆,盛在铁桶内,用劣质的毛笔在城砖上一笔一画地学习写字,常常是一边唱着戏词,一边练习写字,有时遇到难字不会读,就请教字典或有文化的人。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我曾在家里的柜子发现父亲1951年去陕南南郑县参加土改时的工作笔记,字写得工整,印象特别深。可惜“文革”时,母亲怕引来祸端,让哥姐将它化为灰烬。正因为父亲能不断地学习文化知识,钻研戏曲艺术,所以在解放后直至逝世前,他的文科学历自学水平已达到高中程度。

1956年9月,父亲曾光荣地出席了西安市文化艺术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对他的先进事迹表里是这样叙述的:“姚鼎铭同志从小到三意社学戏,二十岁时因嗓音变化,加紧学习文化知识,钻研戏曲艺术,改当教练。他共教出学生将近二百六十人,他们完全散播在西北广大地区,给秦腔古老剧种培养出大批优秀继承者。”父亲学生中的佼佼者有严辅中、杨辅敏、韩辅华、王辅民、周辅国、王辅生、胡辅胜,田佐民、杨佐熙,康盛富、和盛旭,肖玉玲、李夕岚、赵晓岚、畅玉芳、冯亚民、李毓琳、李淑芳等。他们后来都成为三意社演员阵容里的台柱子。

(三) 钻研戏曲   刻苦学习当导演

父亲是解放前后西安三意社第一任专职导演。随着识字量的逐渐增加,从1950年起他便开始吃力地阅读前苏联《斯坦尼氏拉夫导演体系》《演员自我修养》和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用这些科学理论武装自己的头脑,确定事业方向。1942年酷热八月,古老的西安钟楼西北角锁巷口上方,撑起一面醒目的大彩色布景广告,上面写着:“西安三意社近期演出爱国历史剧《风云儿女》《郑成功》,编剧袁多寿;导演姚鼎铭。”该广告是由话剧美术工作者李治先生精心设计的,当时在西安文艺界、新闻媒体的影响很大。众所周知,过去在西安秦腔戏曲出现的布景广告或戏牌上均没有写编剧、导演一说,特别是在秦腔班社中只有先生或师傅、教练的称谓,而没有导演这个名词。客观地评价,正是因为这一独创的戏曲广告的出现,所以才开创了西安秦腔界有导演这一专用提法的先河;并在解放后能得到广大演员、观众的认可。

父亲在学习上很勤奋、认真。他除每天带好学生外,还常阅读戏曲知识,常背诵三意社演出所有剧目的戏词;又常到西安南院门古旧书店去收集戏曲剧本,与师伯李桂芳口述戏词,翻阅字典,一笔一画地识字写字。从1952年起,他开始接触中外戏剧经典,像英国《莎士比亚戏剧集》,中国老一辈知名作家郭沫若、曹禺、老舍等所写的剧本,为提升文化品味,使自己导演工作更上一层楼而努力。
西汶艺术网
父亲学习导演的启蒙老师是李逸僧先生。据母亲回忆:“你大排戏的本事,是跟盐店街李二老先生学的。”李逸僧先生出身西安一富商人家,自幼家教甚严,苦读于私塾学馆,对古典文学、戏曲艺术和音乐有着深厚的造诣,曾在北京清宫廷供职,后在陕西省督军府工作。因厌恶官场腐败退出政界,专心致力于中国戏曲的研究和秦腔改革,并跟京剧著名表演艺术家姜妙香学艺,是个有名的京剧票友。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