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阮兆辉血汗氍毹六十年作品展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0]
辉哥自言较一般人幸运,因为他的职业就是他的嗜好,他的嗜好就是他的职业。他一直在说:「我要活到老,唱到老。 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要站在戏台上,因為粤剧是我一生的事业 … … 」

年纪小小的辉哥,天资聪慧,身手敏捷,好学不倦,特别是对粤剧及戏曲的吸收和学习能力,似乎有一种先天优越的条件。 他的粤剧细胞早在童星时代已开始萌芽。一边拍电影一边做粤剧,有时还要随片登台演出粤剧,后来更「跑码头」去了。

一九五七年,他首次随剧团远赴越南登台,甚受欢迎;后来又正式搭班,在邓碧云的「碧云天剧团」演出,先后到过美国、加拿大、星马及巴西等地表演。 辉哥说:「入戏行第一份人工,是碧姐给我的。」往后他和碧姐的关係亲如母子,唤她作「妈咪」,视她如母亲一般孝敬。

辉哥的家庭和演艺界有点渊源,他的啟蒙老师新丁香耀原是他的远房亲戚,在他家中寄居的日子中,閒来无事,教他与哥哥及姐姐做大戏。 由於辉哥对戏曲的悟性高,学得有板有眼,能唱能做,仿如「大老倌」,神气十足。古装戏曲片里的哪吒、红孩儿、石头太子等,唱做俱佳, 哪吒一角尤為特出,更是全片的灵魂人物,在当时的童星群中,真可谓一时无两,「神童辉」的美誉不脛而走。

童星的辉哥只是把粤剧艺术看成谋生的工具,依样画葫芦地去做大戏,对粤剧没有深入的认识,当他年纪渐长,重新认识粤剧这门艺术之时, 发觉中国戏曲蕴藏着深厚的艺术价值,需要重新去认识、探讨和学习。辉哥说:「我希望从最基本学起,真真正正掌握粤剧这门艺术。 虽然那时候我已常常登台演出,而且担戏不少,但我毕竟是半途出家,没有接受过有系统的训练,缺乏了这基础, 将来要在这一行发展是极之困难的,因此我感觉到要重新学习,就从跑龙套开始。」

小小年纪的辉哥已意识到「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道理,随着年纪渐长,观眾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可以再骗饭吃。踏入尷尬年龄的辉哥,决心由低学起,拜师学艺。 要拜师就得选个严师,在班政家何少保的引荐下,拜入名伶麦炳荣门下為入室弟子,正式开始他的学戏生涯。
西汶艺术网
粤剧选择了他,还是他选择了粤剧,对辉哥已不重要。但选择走上粤剧的道路,就意味着将一路与苦相伴。小孩子的玩意再与他无缘,陪着他的是练功习唱的血和汗, 不断穿梭师傅家和练功场地,习武、练唱、抬腿、下腰、翻跟斗,风雨无间。辉哥从来没有后悔过当粤剧演员,没有怨过练功辛苦。 当时的京士柏公园便是他练功练唱的地方,汗水滴遍每个角落,反观今日的后学比他幸福得多,可以在冷气开放的练功场练习。

辉哥喜欢粤剧,是因為喜欢舞臺表演这种能与观眾面对面交流的表演形式,而且戏台的演出是一次性,不似电影可以再来一次,观眾与演员都是直接感受到演出的好与坏, 反应是直接和毫不保留的。辉哥说:「在台上,我可以看到台下真实的观眾,观眾也可看到臺上真实的我,我们之间可以进行心与心的交流。 我喜欢并享受着这种感觉。而这种感觉是我在拍电影时体会不到的。」

高峰时期,辉哥每年的演出量高达叁百多场,可说是年终无休。做了这么多年戏,辉哥从不介意担任小生角色还是正印文武生位置。 八零年代,辉哥尝试过起班做正印文武生,与南红、梁醒波、靚次伯、李龙组班演出《虹桥赠珠》,虽则说有班主支持,但是做正印文武生有很多方面的事情要兼顾, 包括所有演员的演出,各个场口介口的安排,亦需要维持票房的收益,加上本身的信心也很重要。於实际生活中,辉哥也要维持生计,恐妨班主因為他上了位, 做过文武生而不再聘请他做小生。演罢《虹桥赠珠》后,辉哥觉得还是稳稳阵阵做小生好了!

直到一九九四年,辉哥与凤姐南凤组成「凤笙辉剧团」,叫好叫座。 凤姐自此登上正式花旦之位,辉哥则依旧小生、文武生两门抱,虽然仍以演出小生居多, 但担班任文武生的次数渐渐增多。近二十年间,他先后与尹飞燕组成「双喜粤剧团」及「燕笙辉剧团」;与陈好逑组成「好兆年剧团」;与王超群组成「凤求凰剧团」; 还有「春暉剧团」、「朝暉粤剧团」、「兆仪威剧团」、「兆仪鸿剧团」等。

辉哥不独对自己的小生行当具有相当造诣,丑生、鬚生,甚至花脸戏,演来也得心应手。一九九八年十二月,辉哥与裴艳玲合作「南戏北戏显光华」, 《钟馗》一剧,辉哥饰演杜平,展露出演京剧的才华。

一九八七年,辉哥為「金辉煌剧团」 编写《花木兰》,开始了演出以外的编剧生涯。

早在「香港实验剧团」时期,辉哥已尝试修订演出剧本。文学根底深厚的辉哥,加上自己多年的演出经验,对戏场舖排、曲式运用、排场结构等瞭如指掌,早已為踏上编剧之路奠下基石。

随着多位着名粤剧编剧家相继离世,粤剧编剧开始出现青黄不接之局。辉哥在演出之餘,凡是他统筹的大型製作,都会义不容辞地肩负起编剧之责。近年评价甚高的《长坂坡》、《吕蒙正评雪辨踪》、《文姬归汉》、《四进士》、《大闹广昌隆》、《伍子胥传》、《二度梅》、《关大王及盼与望》之《救风尘》、《望江亭》及《单刀会》、《呆佬拜寿》、《瀟湘夜雨临江驛》、《炼印》、《古城会》、《一捧雪》、《无私铁面包龙图》之《赤桑镇》、《灰阑记》等剧,均是由辉哥改编或重新撰写。

着作方面,辉哥与张敏慧女士联合编写的《辛苦种成花锦绣》 – 品味唐涤生《帝女花》,於二零一零年获香港电台和香港出版总会联合主办的「第叁届香港书奖」颁发十二本中文好书之一。

辉哥的艺术造诣,获得了业界的广泛讚誉。一九九一年,辉哥获颁『香港艺术家年奖』之『歌唱家年奖』。

一九九二年,他又获香港政府颁授荣誉勋章,同年应邀远赴伦敦,作英女皇御前演出,演唱南音「香江颂 – 擦亮明珠耀四方」。 二零零叁年,获香港艺术发展局颁发『艺术成就奖」。

辉哥也曾多次到美加、欧洲、澳洲、东南亚、南美洲、台湾等各地表演粤剧,把粤剧带到世界各地,让世界领略粤剧艺术之美。

香港教育学院為表扬辉哥在粤剧教育的贡献,於二零一二年颁授荣誉院士予辉哥 。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