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我的秦腔情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3]
陕西的老年人大都喜欢秦腔,喜欢听,还喜欢吼。要不然怎么会有“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老陕高喉秦腔”的说法?

记忆中,爷爷就非常喜欢秦腔,有事没事就吼一阵子。在公社上工的年月里,爷爷可是队里出了名的秦腔迷,时常手里握着锄把,嘴里吼着秦腔,即使有时自己没唱,腰里别着的半导体收音机却在替代着,当收音机里唱到尽情处,爷爷也总会兴奋的兀自唱起来。时常逗得田间地头的人纷纷回头倾听,每每此刻,一些原本沉默的戏迷们也总是会忍不住随声附和吼唱起来。虽然大家是在一起劳动,但那种欢乐的情趣却是无以替代的。

遇上下雨天不出工的日子,爷爷就时常拿出他的那把磨得手把锃亮的二胡,有板有眼的拉起来。爷爷除了是个侍弄庄稼的把式,拉起二胡来也毫不逊色,每拉到尽情处,可是那般的痴迷忘我,不是摆头就是弓腰,不是闪腿便是侧身。往往几曲拉下来,左邻右舍的人都会赶来凑热闹。个别唱的像样的人,就会忍不住在堂屋里现场吼起来:人是人来鳖是鳖,喇叭是铜锅是铁,老子英雄儿好汉,他大卖葱娃卖蒜,(注:陕西部分地方把父亲叫“大”)丑人自有丑人爱,烂锅盖上烂锅盖,出门看天色,进门观脸色……这时候,爷爷拉二胡的调子也会跟随吼唱人的起伏跌宕朝下拉。霎时间,满屋子都洋溢着吱哩哇啦的欢乐声!

受爷爷的影响,那时候的我虽然还是个小屁孩,但也能吼上几曲,记忆犹新的是爷爷教我的秦腔名剧《长安乱》。每次我只要唱起:一不吹牛二不炫,那么饿(我)家三辈做大官,饿爷见过皇上的面,饿婆跟娘娘吃过饭,饿爸穿过黄马褂,饿妈穿过绫罗缎……许多时候,我就和爷爷成了搭档,由我来吼唱,爷爷则在一旁拉。每一次的表演,都会使我们家高兴好一阵子。

后来大些时,爷爷就教会了我拉二胡的要领和诀窍,当心情烦躁或是生活中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别人是借酒消愁,而我消愁的东西则是二胡。在那些或忧伤或留恋的音调中,总能把人带入到那久远的记忆里!尤其是在有意无意识的自然状态下,偶尔吼几句秦腔,就会把所有的烦恼和不快都抛之于九霄云外。

不过那时候爷爷教我的只是单调的秦腔,随着自己的不断摸索,现在我还会随着时代进步拉凑出最为流行的歌曲来。即使听秦腔,除了收音机、电视机外,还可将自己喜欢听的秦腔用手机或MP3从网上下载下来,随时随地的陶醉于其间。但我个人觉得,唯有秦腔才是我的最爱,正是她,才伴随我从孩提时代一路走来。所以说我对于秦腔的情节永远根深蒂固。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