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如泣如诉悲青衣—纪念师叔董化淸先生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4]
心酸的五年学戏生活,使我练就了旦角念、唱、做、打、舞的过硬功夫,出科后就能单独登台演戏。师傅见我嗓音清亮,行腔委婉极具表现力,加之身材巧小,且台步轻盈有致,就精心培养我朝旦角方向发展。

1938年初,竞化社走遍了渭北各县,我先后主演了《走雪》《别窑》等戏,所到之处,深受农民观众欢迎,我开始在渭河两岸小有名气。

(三) 《五典坡》唱红西安

戏曲表演有了成就,我就更加怀念骨肉分离的双亲,朝思暮想,归心似箭。

1939年9月,日本侵略者飞机不断轰炸陕西东部各县,竞化社戏班也随逃难的百姓到西安,在桥梓口一剧场演戏谋生。当时西安秦腔名流如云,又相当排外。班主想让竞化社的首演一下子震动西安,赢得观众认可,决定上演《五典坡》。该剧海报上写着由我领衔主演王宝钏,师兄弟杜化秀、谭化美等分别饰演其他角色。
西汶艺术网
第一天演出,我化好妆穿上行头,心怦怦直跳,再看着偌大的席棚剧场,台下人头攒动,黑压压一片,我的心又局促不安,害怕头一次在西安演砸了。好在出场前师傅让我美美地吸食了鸦片,浑身是劲,于是就横下一条心,“砂锅子砸蒜,一锤子买卖!”谁料想一上台,我反倒什么也不怕,表演自如,逐渐进戏了。寒窑前,我一手挎着竹篮,一手拿着铲子挖野菜。通过舞台特定的形体动作,让观众尽情欣赏,刻意展现戏曲夸张性与现实生活相结合的艺术效果。特别是“老娘不必泪纷纷”一曲如泣如诉的精彩唱段,让台下专家同行和戏迷观众无不拍手叫绝。

回忆至此处,师叔呷一口小酒,又点燃一支卷烟,吞云吐雾,格外兴奋。“侄子啊,1944年5月,你大、你五爸跟杨尚文合伙成立建国社,我搭班演出《五典坡》上座率就高。你大对我说:‘化清老弟,早在8年前我就看过你这出好戏呀!’”

第二天,当时的《西京日报》上刊登了我演出王宝钏的剧照。一位记者专门写了观后感评价说:

“董化清年仅二十一岁,就唱响蒲城,名震渭北,斗胆敢闯西安城,且挑大梁领衔主演《五典坡》。他嗓音清亮,扮相俊俏,功底沉稳,一炮走红西安,是位不同凡响的青衣演员。敢问西安名流,日后绝不可小觑……”

这张发黄的报纸,我一直精心收藏着。1963年4月,举家迁往白水时给丢失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三天,为了欺哄父母,我特意在南院门“瑞蚨祥”买了呢子帽戴上,身穿春福呢长褂,脚蹬鹿皮底布鞋,戴一副墨镜,将自己装扮成一个教书先生,还在“稻香村”买了点心、南糖,迈进家门,见了父母便磕头跪拜。

“爹,我回来了。”

“这几年你弄啥去了?”

“儿在河北教书为生。”

“嗯,教书?我怕你是高台教化人,当了戏子吧!”
西汶艺术网
我瞠目结舌:“爹,这你都知道了?”

也许父亲已看到报纸剧照了,他微微颔首:“起来吧,要是唱戏你就好好唱吧,不管哪一行,弄好了,准能弄出个名堂来。”

没想到,我一个地道的河南人,竟然和秦腔结下了不解情缘,这可能都是命里注定的吧!

人常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为了更好地在西安舞台上施展自己的艺术才华,我离开竞化社先后在集义社、尚友社、晓钟社、易俗社、建国社、三意社搭班演出。旧社会走江湖,跑码头的演员挣钱糊口非常艰难,首先自己就得是个“角儿”(名演员)。你要搭班登台,就要献出自己的拿手戏,班主看了满意才给你定“包银”(旧时戏班中给邀约的演员总付的工资)。

那时抗战爆发,国难当头,百姓生活困难,戏班常常关门停演。没有薪水,吃穿都成了问题,我又染上吸食鸦片的恶习,日子恓惶,捉襟见肘。

你师娘杨凤琴一生未育,但我们夫妻恩爱,相濡以沫,不管是在西安城内,还是在泾阳、高陵、三原、武功等地演出,她总是跟着戏班,帮我贴鬓角,包头帕,管理行头。搭班演戏期间,我先后与秦腔正宗李正敏,名角王天民、袁克勤、田德年、苏育民、姚鼎铭、姚裕国、贠安民、杜永泉、焦晓春等取长补短,切磋技艺,长年累月,登台献艺,相互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又先后登台饰演了《白玉楼》“挂画”一折中的白玉楼,《铡美案》中的秦香莲,《抱火斗》中的姜娘娘,《安安送米》中的庞三娘,《游西湖》中的李慧娘等角色,深受西安及关中地区广大观众的热捧。

(四) 天变亮换了人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解放了,穷戏子终于扬眉吐气挺起腰杆做人了。上世纪50年代初期,我仍在建国社搭班演戏。因诸多事由,一气之下就去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找李正敏先生诉说。李听后十分同情地说:“现在院里正旦就我一个,戏重我也背不下来,那你就到我这儿来吧!”

1951年8月,我就开始在省戏曲研究院参加演出。此间,在旧本《游西湖》折子戏“杀生”中饰演李慧娘,念、唱、做、打、舞,均属优秀。特别是“吹火”(秦腔吐火技艺)这一绝活,更深受戏迷朋友的赞美。院领导马健翎等人十分欣赏,让我把吹火技艺传授给青年演员。吹火绝活是我在蒲城学戏时练就的。当时有一个教戏的师傅叫张凤楼,他是汉中人,最初是川剧武旦,后改唱秦腔,吹火技艺绝伦。每天清晨,他将干面面土堆在桌子上,让我扬起脖子一口一口不停点地吹着,他拿着竹板在我的屁股上有节奏地拍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才练就这娴熟老道的吹火功夫。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多次托人在汉中打听,始终没有找到张恩师。我毫无保留地将吹火的技艺传授给青年演员马蓝鱼、李爱琴、王秀云等人。
西汶艺术网
解放后,政府下令禁毒戒烟,我多年身染毒瘾难以戒掉。当时我家住在东关景龙池,派出所治安民警叫董良轩,是我的铁杆票友。他对我说,把你们这伙烟鬼集中到一块,除吃两顿饭外,在景化中学操场上垒砖墙,垒好了推倒再重新垒,直到把烟瘾戒掉。我说这个办法时间太长,晚上还要演戏呢。董说还有一个快办法,他将我关在学校一间房子里锁上门,不给食物,只供饮水。我躺在一块光床板上,毒瘾发作,大呼小叫,董警官毫不理睬,直到我精疲力尽,从口中流出许多黏糊糊的秽物。三天后,他才将早已虚脱的我送回家中,使我彻底戒掉了毒瘾。

1953年3月,杨尚文夫妇不停地向戏曲管理部门反映,执意叫我返回建国社。这个消息很快传到陕西省文化局局长鱼讯同志那里。恰在此时,三意社苏育民、姚裕国、王辅生、严辅中、李夕岚、赵晓岚等名角要随西北五省区赴朝慰问团演出,鱼讯为缓解矛盾,就叫我去三意社参加演出。杨尚文夫妇仍不乐意,千方百计还要我回去。

(五) 赴白水再展宏图

白水县地处渭北高原北端,与黄龙、洛川山区接壤,文化生活极为落后。县上欲成立一秦腔剧团,苦于没有班底,遂派当时的县文化馆馆长赵群到西安说服原籍是白水县鱼家河的鱼讯同志,鱼为了给家乡的父老办件实事,就接受了这一要求。

省文化局为给白水县成立剧团,就在实力雄厚、行当济济的三意社开展了一场“支援山区矿区文化建设”的活动,鼓励演职人员踊跃报名参加。鱼讯局长还亲自找我谈话:“化清同志啊,你在渭北熟,建国社与你的矛盾也没有好办法解决,可先带上一些硬棒演员和学生到白水,等把剧团搞起来能演大戏时,你再回来。”当时人们的思想比较单纯,总认为听党的话到哪里干都成。我二话没说,决定服从组织的安排。

1956年3月29日,由邢思文担任党支部书记,我任业务团长,带领三意社六十八人为编制的一个团支援白水县。其中有导演张朝鉴,武打教练李庆增,老旦演员白玉峰,生角演员张秉民、王辅民、王盛秋、赵景辉、张兴美;净角演员冯裕成、冯盛纪,丑角演员王平华;旦角演员石普琴等。已出科的学员有贠宗翰、卫水珍、王秀云、张凤兰、张建涛、茹焕友、陈建才、文学信、李会英、任兰英、姚振良、王天禄等。乐队、舞美及行政人员有刘万德、贠群祥、王彦西、张玉臣、王根贤、刘学堂、王淑贤、黄福生、左存俭、马立定等。

页码1 2 3 4 5 6 7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