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如泣如诉悲青衣—纪念师叔董化淸先生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4]
父亲饰演崔秀英下轿为其子喂奶时,他背向观众解衣,浑身颤抖,边唱边喂;要在多种板式里,将长达20句唱词演唱得柔肠寸断,充满离别之情;把疼爱亲生骨肉的慈母演绎得真实感人。每次演到这里,台下必有掌声一片,并伴有女观众的哭泣之声。演完下场到后台,我看他浑身是汗,连内衣都湿透了,不由得泪水夺眶而出。上世纪50年代末,西安东大街长安书店出版的《三上轿》剧本封面上就是父亲饰演崔秀英的精美剧照。”

(九) 《庚娘杀仇》堪称绝
西汶艺术网
“父亲一生演过不少秦腔优秀剧目,《庚娘杀仇》也是其中一绝。其剧情梗概为:尤庚娘随夫逃寇南奔,被富商泼皮无赖王十八骗至黄天荡,将其夫推入水中,仅留庚娘,逼其成婚。入夜,庚娘灌醉王十八,奋刀杀之,以报深仇大恨。

该剧是彰显青衣演员念、唱、做等功底扎实的硬头作品,在舞台上极富表现力。其他演员演到庚娘手持钢刀怒杀王十八后,即提笔蘸血,在墙上写诗。而他饰演的庚娘不依样雷同,每演到此间,庚娘满脸怒容,看到地上躺着血淋淋的尸体,运用多年在舞台上积累的经验,尽心竭力地做缩肩、滞眼、全身纹丝不动的表演。静场二、三十秒,台上台下鸦雀无声。猛然之间,在‘乱砸’打击乐中由慢到快,由弱到强,磨步向前;又在‘雷锤子’打击乐中亮相,用手将头上“稍子”撸于口中,撕破衣襟,卷成笔状,蘸着鲜血,边写边念道:

好汉做事好汉当,

捉刀杀人尤庚娘。

你杀我家人一口,

我杀你家人一双。

他字字珠玑,声声有力,充分体现庚娘杀人是迫于无奈;当真的将仇人杀后,她又后怕,吓得瘫软在地上。他的精彩表演,观众无不击掌喝彩。

我是看着父亲演戏长大的。他一生拿手戏不胜枚举,为人处世在梨园界有口皆碑。父亲母亲含辛茹苦,将我抚养成人,娶妻生子,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每逢农历大年三十晚上,窗外传来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家家户户都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包饺子、上酒菜,团团圆圆喜迎新春。望着父母的遗像,回肠寸断,思念双亲怆然泪下。”

(十) 《杀狗劝妻》泼焦氏

师叔董化清不但擅演以唱功见长的悲情戏,还能表演做功精细像《杀狗劝妻》中泼辣焦氏这样的耍活戏。白水县秦剧团在渭北各地演出,吃住大都在农家小院。他善于观察婆媳关系及她们的言谈举止,像织布、纺线、洗衣、做饭等家长里短也烂熟于胸。表演起来就得心应手,真实可信。因此《杀》剧在广大农民朋友心中也深深地扎下了根。其剧情梗概家喻户晓:春秋时,楚国大夫曹庄辞官归里侍奉母亲。有一天,曹庄上山打柴,其妻焦氏在家虐待婆母。曹庄归来得知其情,好言相劝。焦氏不听,曹庄大怒,杀狗劝妻。焦氏悔悟,愿从善待母,于是全家和好。

1978年10月,师叔董化清平反落实政策后,返回剧团重操旧业。他不顾年迈多病,带领学员苦练基本功,复排了许多古典剧目,使该团精神面貌大为改观,似乎又焕发了艺术青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979年10月,白水剧团重返阔别23年的“娘家”西安,在西关剧场推出本戏《回荆州》《杨八姐盗刀》《囊哉》及折子戏专场,隆重向西安戏迷朋友献上厚礼。担心师叔肺心病复发,建权弟特意请假陪其来西安。他还给骡马市家中送来3张戏票,母亲非常高兴地说:“你化清爸爸十多年都不演戏了,他演《杀狗劝妻》这一折,还能像当年那样露出把式活吗?”正好忠铎兄从部队回家探亲,吃罢晚饭,木铎兄偕我弟兄二人赶往剧场,一睹师叔董化清重登舞台的艺术风采。

这天演出的折子戏专场里,除《杀狗劝妻》外,还有师兄王辅民的《临潼山》、张兴美的《祭灵》、赵景辉的《嘉兴府》,师姐卫水珍的《断桥》。可以说是名角汇集,好戏不断。

《杀狗劝妻》开场不久,台上孝子曹庄闻知其母被焦氏所打,怒气冲冲坐在堂屋椅子上大声呼喊:“焦氏走来!”后台遂传出“来了,来了”的声音,师叔饰演的儿媳焦氏出场。她头包蓝帕、额带红色小巴,左右两鬓分扎素花偏凤,身着淡蓝衣裤,胸扎黑色带花裹兜,腰系黑色绣带;脚穿淡蓝色绣花白缨缨彩鞋,一手持葱,一手拿饼,在“雷锤子”打击乐中洋洋得意地亮相,双眼左右不停地闪动,向两边观众细看。台下观众立刻叫“好”!我们弟兄也兴奋不已拍起手来。

紧接着,她采取舞台虚拟化的表演手法,先一口吃烧饼,再吃一口大葱,反复两次,闭嘴用舌头顶住口内两腮,呈吃饼状。台下又是一片掌声。然后又伶牙俐齿地念道:“你叫怎样说,打了这个老贱辈(指婆母),打得我婆娘又饥又渴,才在厨房烙了个软饼,就(吃的意思)一根葱,正在咥(吃的意思)着呢,嗯,不知道隔壁她二婶,还是对门她三姨,借针呀嘛可借钱呀,借米呀嘛借面呀,待我去看。”

其夫曹庄又喊:“焦氏走来。”焦氏在“小三锣”打击乐中向前走去。曹庄拍桌大喊:“焦氏走来!”焦氏这才闻声大惊,上前一看,脱口而出:“哎呀,我的妈呀!”将葱、饼扔向后台,急急忙忙夹膀扭身,在“一串铃”打击乐中小跑至台前接受曹庄训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据师姐卫水珍回忆:“恩师董化清把握拿捏焦氏张扬外露、刁钻难缠的性格,通过舞台上手、眼、身、法、步等程式化的形体动作,成功地塑造了这一虐待婆母的泼妇形象,将她的种种丑态一览无余地展现在观众面前。难怪台下观众总会连连叫好,掌声不断。他的表演艺术在同行中匠心独运,技高一筹。许多仰慕其精湛表演的演员欲想学之,但却相距甚远,望尘莫及。我是恩师的掌上明珠,在他手把手地传授下,完全继承他老人家表演衣钵,将《杀狗劝妻》这一折好戏,原原本本地传承下来,并且适应时代要求,加以演绎,有所创新。也成了我的拿手好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十一) 甘南草原格桑花

师叔董化清一辈子痴戏如迷,在秦腔正旦、青衣行当中,演技高超,造诣精深。他除担任领导职务兼演员外,还指导了许多剧目,并带出像师兄贠宗翰、王盛秋、赵景辉、张兴美,师姐卫水珍、王秀云、张建涛、董彩文、董秀珍等众多演员。师兄贠宗翰成名后,调入省戏曲研究院,成为国家一级演员。特别是他在现代戏《红灯记》中饰演李玉和,发声技巧科学,行腔韵味新颖,为改革秦腔男声唱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他唱红陕西,名震西北。另外还有先在渭北出名,后被甘南藏、回同胞称为“甘南草原格桑花”的师姐王秀云,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骄阳似火的盛夏,在西安南郊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左隅居所内,师姐王秀云格外热情接受我的采访。环顾房内装饰,典雅别致,洁白的墙壁上挂满了戏曲剧照。她夫妇均是秦腔演员,给人以亲切、温馨的感觉。

“我叫王秀云,现年六十六岁,西安庙后街枣核巷人。1954年9月进三意社学戏,工文武旦、小旦,启蒙老师是李庆增先生。在学员队半年后,因社里新排《铡美案》,担任导演的大姚老师见我长得小巧玲珑,十分可爱,就让我与学员秦世全到大人队,分别饰演秦香莲的一双儿女,即莺哥、冬妹。剧中秦香莲分别由恩师董化清、师姐李夕岚先后饰演,二人均是秦腔名流。在《闯宫》一折戏里,当陈世美不认妻女时,我俩扑上前去拉着父亲的衣襟,痛哭流涕劝父相认,齐声呼叫:‘爹爹呀!一路上把我俩饿坏了,你把我们认下,有吃不了的残羹剩饭,拿来给我们充饥就是了。爹爹,你怎么不说话呢?爹爹,爹爹呀……。’由于演得感情逼真,此时,台下哭声一片,观众无不深受感染。同时也得到社长苏育民、导演大姚老师的赞许。

页码1 2 3 4 5 6 7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