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如泣如诉悲青衣—纪念师叔董化淸先生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4]
(十二) 渭水河畔珍珠美

为完成拙作,两年前我就有采访师姐卫水珍的愿望。

回想二十九年前,她在西关剧场演出的一折《断桥》小戏,把向往人间美好,执著追求纯真爱情,斗法海、救许仙的白素贞,在舞台上表演得楚楚不凡,光彩照人,使人久久难忘。

多年以前,省市文艺报刊上就介绍过她的表演艺术。卫水珍,西安南柳巷人,曾任白水县剧团党支部书记、团长助理、名誉团长兼艺术指导,工闺门旦、小旦、正旦等。她扮相秀美,嗓音圆润,唱腔细腻,吐字真切,表演洒脱,有声有色,是旦角行当中实力较强的多面手。其行腔发声,颇具久负盛名的秦腔坤伶苏蕊娥、董化清之神韵;是上世纪末一直活跃在陕西秦腔舞台上的著名演员,深得戏迷观众的青睐。

师姐卫水珍之父卫振伯,是三意社乐队的司鼓,在西安秦腔界同行中享有盛名。与我父辈同为梨园弟兄,患难与共。过去两家居住相近,交往甚密。双方父母故去,又先后搬家,来往渐远。我多方打听,才知她已退休,是在白水居住,还是返回西安?不得而知。后从建权弟处知晓信息,才与其通了电话。因她在西安住地甚远,便相约在师姐王秀云家中一晤。

当我满脸是汗,推开房门,两位师姐热情地端上西瓜请我品尝解渴。师姐卫水珍性格豁达开朗,为人心直口快。同为梨园弟子,多年未见,姐弟相会,高兴不已:“兄弟呀,听说你要写三意社老一辈梨园名流的作品,我双手赞成。”瞬间,她双眼湿润,怅然若失:“兄弟啊,每当我路经骡马市时,尽管是鳞次栉比的豪华商厦,人来人往、灯火辉煌的繁华盛景。但内心总有一种时过境迁、失望茫然的感觉。今非昔比,人去街换。谈旧忆往,就更加怀念师伯姚鼎铭、姚裕国,师叔苏育民、董化清,师姐苏蕊娥和父亲卫振伯等前辈。古人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回顾自己一生的艺术道路,无不倾注着恩师董化清的心血。

我是1954年9月进三意社学戏的,启蒙老师为苏蕊娥。她见我童音娇嫩,聪明好学,就教学其拿手好戏《河湾洗衣》中的田赛花,《柜中缘》中的许翠莲的全部唱段。

新社会,剧社一改过去梨园戏班相互称谓关系,对前辈演员都叫老师或担任的职务。有一天,在老剧场旁边窄道,面对面与师伯姚鼎铭相遇,‘姚导演,您好。’师伯为人一贯谨慎,看身旁无他人,‘猪娃呀(师姐的乳名),以后人多时就叫姚导演,没人时还叫大姚伯好了。’我回家把此事告诉父亲,他十分生气地说:‘胡乱叫啥呢?你要叫你姚伯姚导演的话,那就得把我叫卫老师了。不管那一套,你该咋叫还咋叫,简直胡闹!’母亲也在旁边说:‘你爸和姚家弟兄都是梨园兄弟,旧社会三意社走江湖到外县搭台演出,你姚大妈跟我整天给学生娃们做饭,把可怜可受匝了。不敢乱叫,听你爸的,没错。’

1956年3月,师叔苏育民考虑我是父亲长女,且兄弟尚小,支援组建白水县剧团人员名单上根本没有我。当时我才13岁,满脑子的革命热情,争着闹着要去,父亲也只好同意。随后,我们六十八人在恩师董化清团长、党支部书记邢思文带领下,满怀激情地奔向那绵延起伏的渭北高原。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白水县穷山僻壤,贫困落后。到了夜晚,县城漆黑一片,演员宿舍都点着蜡烛和煤油灯,女学员嫌害怕都不敢上厕所。董老师经常拿着手电筒带我们去厕所,返回后看我们吹灭蜡烛,关好房门,他才离去。恩师董化清一生没有亲生儿女,待我如同再生父母一样,生活上关怀倍至,艺术上精心传授,恩重如山,终生难忘。他和父亲是多年的好兄弟,故在女学员中对我特别疼爱。那时,剧团饭菜、饮食较差,他常悄悄带我和秀云姐在街上饭馆美餐一顿,改善伙食。师娘杨凤琴是河北省人,她品貌朴素大方,待人和蔼可亲,特别喜爱剧团女青年演员。1963年初,为了照顾董老师生活起居,毅然带着一双儿女来白水长期居住。到白水后,她从未闲居,除抚养孩子,干好家务外,常给人家缝纫部缝裤边、锁扣眼、钉纽扣,还在县糖酒公司包水果糖。因剧团与她家相距较近,董老师常邀请我们到他家做客。他卷袖子下厨,亲手炒几个拿手好菜,热情招待我们,其中红烧肥肠最好吃。师生关系十分亲密、融洽。

初来乍到白水县城,董老师与其他团领导商议,要想扎下根来赢得观众对我们的喜爱,必须显示演员各类行当实力,演出三意社的经典剧目,在白水县来它个一鸣惊人。他和师伯张朝鉴带领演员、乐队整日忙碌在排练场上,人人刻苦练功,个个生龙活虎;很快就复排了《黑叮本》《铡美案》和多个折子戏。一个月后,全体演职人员满怀激情在县城南门露天剧场舞台上,一连演了七天本戏与折子戏。可以说是好戏连台,引起轰动。大家奔走相告,纷纷结伴进城看戏。

记得有一天晚上是折子戏专场,其中有董化清、冯裕成、石普琴联袂演出的《铡美案》中折戏‘三对面’,张秉民、王辅民演出的《拆书》,王盛秋、李盛杰演出的《断桥》,赵景辉、文学信、王秀云演出的《三岔口》,张建涛、任兰英演出的《刘海砍樵》。台下足有三、四千观众,雷鸣般的掌声此起彼伏。大家异口同声,纷纷赞叹‘省城来的把式到底不一样,戏剧服装精美,乐队伴奏悦耳,演员个顶个都是名角高手。’全团演职人员历尽苦难,共同努力,才将戏根深深地扎在这片广袤肥沃的黄土地上,结出了丰盛的秦腔艺术硕果。

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董老师在秦腔舞台上,一出《五典坡》就一举成名,越发不可收拾。解放后,他的表演水平已达到艺术顶峰。其扮相俊美文雅,唱腔清醇流畅,吐字真切有力,功底扎实沉稳,身段轻盈灵秀。特别是在表演凄凄惨惨的悲情戏中,唱腔充满酸楚,声腔舒展,感人动听。像《游西湖》中饰演李慧娘,娴熟高超的吹火技艺,在秦腔界独步天下,无与伦比。可惜他老人家离我而去,让人十分怀念。众所周知,在董老师得意门生中,他视我为掌上明珠。那时,白水县剧团旦角演员较多,可对我格外偏爱。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与父亲的友情,主要是发现我极具模仿能力,有表演天赋,于是向我亲授他的拿手好戏。

《三娘教子》是董老师久演不衰的折子戏。他耐心讲述剧情,向我说戏‘三娘是位辛勤善良的母亲,盼望其子刻苦读书,长大后能出人头地。其子不肖,发生争吵,她断机扔杼,悲愤万分,经佣人薛保劝说后,仍诚心实意教育儿子。演出时,要细致把握情感变化的分寸,才能渐入角色。’他还不厌其烦地示范三娘面部表情、形体动作等程式化的东西,让我模仿、学会。特别是传授三娘织布的动作时,他坐在椅子上蹬机收腰、一抻一穿的表演,简直与现实生活里织布一般无二,使我真正懂得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之深奥道理。在演唱三娘‘机房教子育儿男’这段唱词时,他让我用饱含深情、充满希冀的慈母之心去唱,要尽力抒发,把心里话真切地吐放出来,只有这样,才能去感染观众,让天下所有母亲、孩子从中受到教育。

有恩师辛勤培育,自己刻苦学艺,完全掌握了他老人家表演戏曲的艺术精髓,因而在舞台上的表演就更加游刃有余,能将各种人物性格、内心世界及舞台程式化的形体动作娴熟地展现给观众。在以后艺术生涯里,我先后演出了董老师的许多拿手本戏,像《铡美案》中秦香莲,《狸猫换太子》中李宸妃,《抱火斗》中姜娘娘,《五典坡》中王宝钏,《玉堂春》中苏三;折子戏如《杀狗劝妻》中焦氏,《宇宙锋》中赵艳娘等,成为白水县剧团的头牌旦角,名震渭北。

当时,剧团下农村、到厂矿演出,住宿条件极差,有时一天连演三场,把人累得不像样子。演员大都在学校教室、生产队会议室、工厂仓库内打地铺,铺着麦草睡觉。戏箱、道具放在牛马车上,所有演职人员都是步行,翻山越岭到演出地。因我担当角色过多,劳累过度、身体虚弱,经常感冒发烧。为了不影响每天演出,董老师双手在我额头挤压,拿针挑出黑血,缓解病情。记得有一次,剧团在仓颉庙会上演出,大家步行七十多里路,全都精疲力尽。当晚演出咱三意社的看家戏《火焰驹》,我饰演主角黄桂英。露天剧场挤满观众多达3千人,把仓颉庙前围了个水泄不通。快开演时,我已化好妆,戴好头饰,刚要穿戏衣,突感头昏心慌,全身冒汗,天旋地转跌倒在地。董老师急忙跑过来,将我头上行头全部卸掉,喊来医生打了一针强心剂,扶我到长椅躺着,观察病情。董老师即到幕前耐心向观众解释:‘各位观众,农民朋友们,今天主角卫水珍同志患了急病,医生正在后台加紧治疗,故演出时间推后,请大家谅解。’那时感觉观众们都很淳朴,台下鸦雀无声,都在耐心等待,秩序相当良好。

经医生治疗,病情好转,我心里却打起了退堂鼓,担心上台把戏演砸了。董老师的教诲至今记忆犹存:‘猪娃呀,你是一个知名演员,心里时刻要有观众,要对观众负责,你的演出才能得到观众的认可和欢迎,才能在舞台上永葆艺术青春。放心吧,有老师在后台给你打气助威,一定能演好,大胆地去吧!’我鼓起勇气,抱病上台演出,观众拍手欢迎。在戏中‘表花’一折中,我与饰演芸香的秀云姐在台上,小姐丫环,一问一和,红花绿叶,相互衬托,且扮相俊俏,表演洒脱。在汽灯的照耀下,显得技艺不凡,楚楚动人,台下观众掌声雷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正是以恩师董化清精湛的艺术表演,高尚的道德品质为楷模,影响了我的艺术人生。我从他手中接过接力棒,曾担任白水县剧团党支部书记兼团长助理。为振兴秦腔,发扬三意社敢打硬拼、演好戏的光荣传统,与剧团领导商议,让美工人员在剧团大门两侧书写对联‘谱写时代新曲  重振三意雄风’。十多年过去了,每逢新春来临,都要用颜料重新描写,让它永远鲜红夺目。
页码1 2 3 4 5 6 7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