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看看马金凤,一辈子不生病。”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4]
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马金凤被称为“洛阳牡丹”。在不久前举行的第31届中国牡丹文化节上,91岁的马老登台献艺,台下掌声雷动,虽然青春不再,但她的《穆桂英挂帅》却鲜活地留在许多人的记忆里。

叩开家门,马老从房间缓步走出迎接。穿一身红色外套,笑容纯真灿烂,宛如一朵怒放的红牡丹。当得知来采访的记者是同乡,实习生是同名时,这位德高望重的表演艺术家拉起记者的手,如同与家人唠家常般开始了对话。

忘不了的戏词

关于五大名旦之一、豫剧马派艺术创始人马金凤,在豫西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看看马金凤,一辈子不生病。”在河南,马金凤这三个字,可谓家喻户晓。

可是,“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她也一样。

有着一副“金嗓子”的马金凤,小时候嗓子并不好。有一次在陈留演出《秦英征西》,马金凤只有六句唱词,可她只唱了四句就发不出声了,观众在下面起哄,气得班主一脚把她踢下舞台。从此她落下了“四句撑”和“一脚蹬”的绰号。

马金凤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练好嗓子。

每天凌晨三四点钟,街上寂无一人,在黑暗中她和母亲冒着寒风抬着水罐,来到二里外的荒郊野地里。她趴在水罐上开始高一声低一声地喊嗓子,无论风寒酷暑,从不间断。喊了两年多,她终于喊出了一副细嫩清脆的像泉水一样的声音,而且她的嗓子不受天气环境和时间的影响,是“全天候”的,师兄弟们跟她开玩笑,说她是“野仙”。

因为热爱,所以专注。马金凤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戏曲上。戏,已经融化进了她的血液里,即使是病魔也不能击倒这位铁老太。

2007年底,85岁的她因病住进北京301医院,做了一次大手术,对她的记忆力损害特别大,连自己几个孩子都不认得,可是戏词却一句不忘。

女儿马汎浦告诉记者:“当时我们都担心,她脑子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专门请神经科医生来会诊,大夫问你的戏词还记得不?结果她当场给大夫唱了一段豫剧,一句戏词没落下!”说到这,马金凤笑了:“啥都忘,就戏词不忘。”“我妈就我弟弟这一个儿子,可是当时我弟弟她都不认识了,却不忘台词,你说神奇不神奇?”

在和病魔的抗争中,马金凤又一次创造了奇迹,她不仅顽强地站了起来,而且又一次站在了舞台上。2008年4月20日,马金凤在河南电视台《梨园春》组织的一次公益演出中露面,用她的“金嗓子”抚慰了思念她的观众。

好东西谁都愿意看

马金凤爱学习,她用质朴的话总结了她一直以来践行的准则:“学习无边际,什么都要学。”在她的戏曲生涯中,她曾师从司凤英、梅兰芳等不同剧种、流派的大师,博采众家之长,不断丰富着自己的艺术技法。

“1957年,梅兰芳先生率团,带着移植为京剧的《穆桂英挂帅》,来洛阳征求意见,一位世界闻名的京剧艺术大师,还需要学习,何况我们呢?”马金凤说。

不仅如此,她还锐意改革,对戏曲形式进行大胆尝试。在北京演出《桑榆唱晚》期间,有人对她说,豫剧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但以中老年人为主,建议她想办法争取年轻观众。

马金凤却认为,好东西谁都愿意去看,关键在于演员有没有把观众吸引进去的本领,“演员要有真功夫”。

一次,在中州剧院演出时突然停电了,当时台下一片喧哗,在没有麦克风的情况下,马金凤就让人给她打着手电筒,自己站在舞台中央唱,直到来电,现场鸦雀无声——观众无不为马金凤精湛的艺术功底所折服。“吸引年轻观众,还得在演员身上下工夫。演员下到一定工夫,唱得字正音圆,符合人物,有剧情有故事,真正把人物的思想表现出来了,观众是爱看的。不怕千人看,就怕一人瞧。”

“地方戏曲改革的基础是观众,大量普通观众自觉看戏,自愿欣赏,才能给豫剧带来希望。看一场戏要花两小时,既费时间又要拿钱买票,不是真正的艺术,人家才不看哩!不仅演员要有真功夫,演出形式也要创新。”马金凤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带着这样的理念,马金凤对《穆》剧从内容到形式进行全新改编,把交响乐引入豫剧演出,用80人组成乐队伴奏,5000多小节的交响乐贯穿始终,与戏曲音乐融为一体,制造出令人耳目一新、气势磅礴的交响效果。新版《穆桂英挂帅》共在保利剧院演出8场,场场爆满。有人统计,演出期间平均每场全场鼓掌36次,演出后平均鼓掌10分钟,演员谢幕3次。

91岁再出征

现在,年过九旬的马老一点也闲不住,马汎浦告诉记者:“俺妈现在还在担任着中国戏曲学院的荣誉教授,并且经常亲自去给他们上课哩。”

现在的马老很少外出演出,但来家里学戏的戏迷、学生依然不少。她时常调侃儿女们说:“我和徒弟、戏迷之间的共同语言,比和你们的还多。”

她每天的生活几乎就是唱戏,她的爱好也是唱戏。戏迷们把自己的唱段录成视频,刻成光盘,放给她看,问她嗓子怎么用,身段怎么练,她总是一遍又一遍地从戏词、情节到服装、化妆、台步、水袖等提出意见,一一给他们讲解。

有人说:“您这么大年纪了,也该享享清福了。”

她总是说:“能在艺术方面给他们些指点,帮助他们少走弯路,就是自己最大的福气。”

91岁的马老依然坚守着演出时定下的清规戒律:不吸烟不喝酒,不吃辛辣生冷之物。至今眼不花,耳不聋,腰不酸,腿不疼。

马老爱花草,家里、院角都种满了花草,用马老的话说:“不求结什么果实,只要绿绿的就行。”闲暇时,她会坐在电脑前,挪动鼠标,玩玩年轻人喜欢的“空当接龙”、“水晶连连看”;或者伏在案头给戏迷和学生们回回信,也经常拉着6岁半的重孙女“宝宝”说说戏,比划比划唱腔和架势。

记者拍照时,马老摆出穆桂英的英姿,唱起:“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当年的铁甲我又披上了身,帅字旗,飘入云,斗大的穆字镇乾坤,那上写着,浑那浑天侯,穆氏桂英……”

一句句,一声声,到底是英姿飒爽的穆桂英53岁再出征,还是91岁的马金凤在不断攀登戏剧的高峰,我们已然分不清。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