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家熙:一位爱戏如生命的学者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25]
《上海采风》记者秦岭采访戏剧研究家王家熙老师,内容丰富,涉及京剧历史和当前很多值得重视的学术问题,本站特予转载,相信网友读之会得到一些新的启示。



[img]uploadpic/20135/2013052546194869.jpg[/img]

西汶艺术网


2012年王家熙荣获两项大奖


因为我们提出要随文刊登王家熙老师获得两项大奖的照片,所以我到的时候,王老师正穿戴得整整齐齐地坐在轮椅上拍照,怀里抱着“中国戏曲表演学会终身成就奖”的奖杯。助手张斯琦在一旁小心地替他调整着位置,好让画面看起来更自然些。见到我们来,家熙老师显得很高兴。拍完一组,手上的奖杯换成了最近新获得的“第四届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的奖杯。“难得一聚,我是准备好,希望今天老朋友、新朋友一起合个影的!”他笑呵呵地招呼。

后来我才知道,这天为我们掌镜的是范石人的高足、余派名票徐英鹏。家熙老师告诉我:“这些年全国研究余叔岩、马连良、谭富英诸位大名家的朋友,都到我家里来,希望我提供有关的资料。余叔岩的外孙刘真先生、马连良的孙子马龙先生都非常诚恳,多次到我病榻前,我也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资料,有些是海内孤本。刘真先生、马龙先生为余叔岩、马连良出版的诸多著作,我看到很受感动。他们在书刊、图典中对我的答谢和赞扬,我也非常感谢”。

他躺回了床上:“我一般难以久坐,所以大家过来,我躺着说话居多。平时就是这种工作状态。”言辞间颇有些抱歉的意思。事实上,关于王家熙老师身体的情况,文联的张泽纲老师事前已经跟我提过一点。张泽纲和王家熙是上海艺术研究所工作时候的老同事。十二年前,王家熙被查出颈椎髓腔里出现了占位性病变。当时医生说得很严重,催得很急,似乎不马上开刀就不得了。但手术的难度很大,也很危险,就怕也难免碰伤了哪根神经。不想竟不幸而言中。“之前手还能动一点,能自己打打电话。去年脑梗了一次,状况更差了,就完全不能动了,说话也不清楚了。”他解释。我赶忙回答不不不,您讲得很清楚。“这是您在鼓励我呐!”他说着,脸上的笑容非常柔和。

[img]uploadpic/20135/2013052546198321.jpg[/img]

1980年4月,俞振飞与王家熙

这恐怕是我做过的最艰难的一次采访。事先我当然也做了不少功课,包括他对京昆表演艺术微观研究和理论探索,对戏曲文献学、考据学建设的卓著贡献,乃至他那些被俞振飞先生誉为“海上无出其右者”的私人戏曲资料收藏,无论哪一条都值得认真去谈去讲,正如此次“中国戏曲表演学会终身成就奖”的颁奖词中所特别指出的那样,他确乎是“真正神悟我国京昆表演艺术的一位研究家、评论家”。然而当我终于面对面地坐到王家熙老师的病榻边,摊开采访记录本,注视着他的眼睛,开始向他提问的时候,我又觉得之前的那一切关于头衔、荣誉的程式化描述,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我总是忍不住要反问自己:究竟是怎样的精神与毅力支持着被命运禁锢了的他,顽强地完成了那么许多重要的专题?是你你能么?是别人别人能么?

不过对此,家熙老师的回答倒是异常从容而简单:“我能做一点事情,主要是出于,我对戏曲艺术的一点真诚挚爱”

一辈子最崇拜荀慧生

采访王家熙,荀慧生是绝对绕不过去的一个名字。
西汶艺术网
2000年1月初在北京举行的“纪念荀慧生100周年诞辰研讨会”上,王家熙宣读了一篇论文,这篇后来定名为《荀学建构刍议》的文章,被业界视为荀慧生表演艺术研究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而他的另一篇名作《荀慧生早期在沪演剧活动史述》,则以独创的体例、新颖的版块、丰硕的史材,对1917年至1927年荀先生在上海的艺事活动做了多角度的梳理与解析,填补了荀慧生研究的一大空白。2005年,由王家熙担任艺术顾问的《荀慧生老唱片全集》出版,2007年他又主持编写了大型图典《荀慧生》,更是为荀学的进一步建设提供了非常完备的基础素材,而且其中收录的唱片与照片大都来自王家熙本人的收藏。

[img]uploadpic/20135/2013052546200833.jpg[/img]

左起:刘长瑜、宋长荣、王家熙、孙毓敏、李薇华

“《荀慧生》图典上面这‘荀慧生’三个字,是我们从吴昌硕字典里集出来的。吴昌硕给荀慧生题字很多,但是没有荀字”王家熙让助手张斯琦将这部大部头的图典搬到自己的病榻边上,细细指点给我看,“吴昌老非常欣赏荀的艺术,荀慧生也非常尊敬吴昌老。荀先生非常喜欢绘画,他是正式拜吴昌硕为师的,所以我们集吴昌硕的字放在封套和封面,更有意义。”

“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看戏。四大名旦的戏我都看得很多,也都喜欢,但要说我一辈子最崇拜的,那还是荀慧生。”王家熙迷上荀派艺术其实有一个“过程”。他的父母也都爱戏,却独尊梅派,认为最好的就是梅兰芳,但也不反对他看其他三位。他说“尚小云的戏有文有武,比较吸引小孩。尚先生的一些戏,像《汉明妃》,表演非常激烈。所以一开始我看尚的戏比谁的都多”,后来家熙老师又为程砚秋那丰富多彩的唱腔吸引,从尚派转而迷程派,直到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那期间荀慧生在天津演出,我看了很多很多场,感觉很不一般,极被他的唱念做打所鼓舞。当时周围有一些人对荀派有偏见,我因为总为荀先生鸣不平,就成为了朋友们口中的“荀派艺术最忠实的崇拜者。”

王家熙口中的这个“不一般”,指的是比起梅兰芳“发乎情,止乎礼”的儒者式中和,荀慧生将“情感”演绎到了一种令人动容的境地,“实在是把古代少女、少妇的纯真感情表达得太透彻了”。

“当时有一位老太太经常到我们家来玩。她是我父亲的长辈,我叫她孙三奶奶。她就特别喜欢荀慧生的戏,而当时我迷荀正达到极点。她多次向我介绍说荀慧生有一出戏叫《还珠吟》,这出戏写感情写得太深刻了,她说‘以后一定要找一个机会带你去看这出戏’。”

《还珠吟》是王家熙在谈论荀派艺术时最喜欢举的例子之一。故事取自唐代诗人张籍的《节妇吟》,全剧唱词全部是集古人诗句而成,本身就已别开生面。而末一场戏中,荀慧生扮演的乌玉英更是当场吟唱了《节妇吟》原诗,那种真挚而深刻的情感完完全全迸发出来,荀先生唱到“何不相逢未嫁时”,实在动人心弦。这出戏在1930年8月31日首演后,一下子就轰动了北京城,成为青年知识分子最喜爱的一出诗剧。

在王家熙看来,这正是荀慧生的高明之处。他非常成功地用现代审美意识观照古典戏曲的探索,在写意的基础上,巧妙地融入了写实的因素,使程式化表演和生活化表演有机而适度地结合起来。“荀先生的戏有最细腻、最深刻、最动人之处。近年,我越来越感到,随着历史的发展,人们对于荀慧生的评价肯定会越来越高。”

从金少山到景荣庆

聊到花脸这个行当,王家熙提到了两个人:一是当年以擅演楚霸王著称的金少山,另一位则是近年去世的、以演曹操等人物闻名的景荣庆。他由衷地欣赏这两位的艺术,即便桎于病榻,却依然心心念念地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